宝儿宝

爱吃爱玩小可爱

彼黍 12

七月流火:


12

王源对这个菜市场还有些印象,来的时候他就经过了这条小街,说来也是感慨,人生真的是很玄妙的一件事,如果当初他没选择这条路走,如果没有选择这家咖啡店,如果王俊凯当时不是离他最近的一个服务员,是不是他也就不会认识这个人了,也不会有人纵容他的任性,无缘无故地打一架,然后再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一起去喝酒。那他又会遇见谁,或者还有哪一个人听他像神经病一样发泄自己的愤懑,也许有,但是王源却没有兴趣再去多想了,就眼前这个人,看起来冷酷无情却让他能在孤独无助的时候想起来的这个人,就足够了。

老板娘还是很热情地和王俊凯打招呼,不管他是不是冷着一张脸,但今天他身边多了一个人,所以便又多了一句:“呦,这个乖娃是你的朋友吗?刚交的朋友啊?这就对了嘛,多交点朋友多些帮衬的。”

王俊凯没有回答,只是礼节性地点头问好,继续低头挑着蔬菜。王源倒是很礼貌地冲老板娘摆了摆手。

老板娘看他模样俊俏,又比王俊凯活泼了不少,忍不住搭起话来:“哎,小朋友怎么淋得这么湿,回去要喝一碗姜水去去寒哪,不然要感冒的!”说着就往王俊凯的袋子里装了一块姜,冲着王源说:“阿姨不要你钱的,这个送的。”

王源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露出了笑,冲着老板娘说了声谢谢。

王俊凯左挑又挑,几样蔬菜还有一些炖鱼的配料齐活了就把一个个小袋子放在了秤上,样式不少,但分量都不多,一顿饭足够了。

老板娘习惯了王俊凯的见外,没再推脱,只是把姜拿出来,给他一样一样地撑着,末了报了一个数,又把姜放了回去:“三十八块五,给我三十八吧。”

王俊凯点点头,从钱包里摸出四十块递给她,“还有姜呢。”

“姜我是送给这个小朋友的,又不是给你的,你这孩子,非得跟阿姨这么见外。”说着找了两块钱塞在了王源手里,“你替他拿着。”

王源尴尬地攥着两块钱,看了看王俊凯。王俊凯瞟了一眼他手里的钱,没有要拿过去的意思,他冲老板娘摆了摆手,“明儿见!”

“哎,明儿见!”老板娘露出了慈祥的笑冲他摆摆手,又特意地冲王源说了声:“再见啊。”

“阿姨再见!”王源乖乖地回答了,然后把两块钱塞进兜里,推了车子,钻进了王俊凯的大伞里。

“老板娘人真好。”王源感叹了一句,“一个陌生人都比我那几个姐姐……算了,不提了。”

“嗯。”王俊凯只是简单的一个字,听不出来情绪。

王源抬头看看他,脸上也是面无表情,显然没有想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王源也知趣地闭了嘴,两个人就这么安安静静地七拐八拐了几条巷子,路越走越窄,越走越荒的时候,终于到了一座破败的居民楼前。

高大的梧桐茂密成荫,树冠的顶端一直延展到了三层楼的位置,挨挨挤挤地贴着斑驳的墙壁,三楼以下都掩映在阴影里,再往旁边望去,还有不少梧桐都长势喜人,强硬地霸占着这里仅有的狭窄空间,仿佛这里是它们的天下,而人只是勉强寄居。

从叶子间滴滴答答频繁掉落的水珠比雨点还要密集,啪啪地打在伞上,更显得这里了无生机,凭添了一份恐怖。

王俊凯轻车熟路地在边沿长满了绿藓的石板小路上走着,王源为了躲开地上偶尔的水坑,时不时地和王俊凯举着伞的右臂挤在一起,在这阴冷的巷子里,火热的触感倒是愈发明显。

“车子你锁在楼道一进口的楼梯下面,没有电梯,你搬不上去的。”王俊凯说着就停在了一个单元的门口,阴雨天没有灯的楼道里光线非常暗。

“嗯。”王源点点头推着车子停在了刚进门口的位置,看王俊凯收了伞,站在第一个台阶前等他。

楼道里和外面的巷子一样狭窄,潮湿,黑暗,王俊凯穿着一件白色休闲衬衫站在那里更显的他与这个环境的不符,他是那样挺拔笔直,气质出众,仿佛并不属于这里。可刚刚的轻车熟路,分明表示他已经在这里居住了很长一段时间。

家道中落,但凤凰终究是凤凰,不会成为山鸡,王源脑子里忽然生了这么一个毫无根源的念头。

见王源迟迟未动,王俊凯忽然想到什么,从兜里拿出手机,点开了手电筒,一道刺眼的光线把王源脚下的水泥地照得通明,王源这才回了神,也看清了四周的环境,他按照王俊凯说的,把车子锁在了楼梯下面。

“走吧。”王俊凯把手电筒照到了楼梯间,自己先一步上了楼,“一会儿看到什么,不要害怕,也别多说话,你不会受伤的。”

虽然王俊凯这句话挺让人吃惊的,王源有许多疑问,但他还是没有多问,只提着那个塑料小桶紧跟着王俊凯一步步朝着楼上走去。

快到顶楼的时候,王源听到一阵凄厉的哭声,还有砸门的声音,一个女生焦急地“白阿姨,白阿姨”地叫着。

他看向王俊凯,只见他紧皱了眉头,拿着手机的那只手轻微地颤抖了一下,脚下步速也加快了。直觉告诉他,这就是王俊凯说得不让他害怕的原因,空气仿佛瞬间稀薄起来,王源也随着王俊凯一步三阶地往楼上赶,桶里的水晃晃悠悠地不知是被颠的,还是被受惊的鱼激烈地挣扎甩了出来,总之有大半都溅在了地上又弹在脚面,冒着些许的鱼腥味。

拐上了顶层,王源看见一个女生果然在用力地砸着门,看到有人上来,欣喜地叫了声“小凯!”

王俊凯顾不得多说什么,只应了声:“没事,我来吧。”就从兜里掏了钥匙飞速地打开了门。

女生也跟着冲了进去,王源提着小桶,只迈进了门坎就呆住了。

屋子里一片狼藉,玻璃杯,茶壶,碎了一地,椅子也东倒西歪地横在小客厅,王俊凯把菜扔在地上,冲向的那个地方,一个双鬓斑白的女人在抱头恸哭,哭声凄惨中带着极度地惊恐。

“妈!妈!是我,小凯!妈,我回来了!”是王俊凯刻意提高了分贝的声音,他单膝跪在地上,一把将女人搂在了自己怀里,一边拍着背一边说:“妈,你听到了吗,是我,我回来了!”

女人这才抬起了头,她双目涣散,整个人都在发抖,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下来,惊恐地叫着,“水,有水!王慎!王慎!你快上来呀!你快上来呀!”

王源看到王俊凯整个人都僵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强自镇定地说:“妈,我爸出差呢,你忘了吗?你在说什么呢!”

女人依旧没有停止哭泣,却不再叫喊了,他紧紧地抓住王俊凯的双臂,哽咽着说: “你快去救他,小凯你快去救他!”

“妈!”王俊凯用了力,捧着女人的脸,强制她冷静下来,“你刚才只是做了个梦!我爸没有落水,他出差呢,在南疆,你忘了?南疆哪有雨啊!几个月都不下一次!”

女人突然震惊地停了下来,只是带了哭声问:“真的?真的只是我做梦吗?可是你爸他,我眼睁睁地看着他沉下去了!”

“只是做梦,你做噩梦了,南疆没有下雨,今天晴,37度,空气良好,注意防暑降温,注意森林防火。我每天都听天气预报,你不信我吗?”王俊凯给她擦着眼泪。

“阿姨,是真的,天气预报我也听了,那边热着呢,是我们这边下雨了,现在还下着呢,您只要不出去,咱们什么事都没有。”女生说着在她的背上轻轻拍了拍。

女人这才冷静下来,“心儿?是沈心儿?”

“嗯,阿姨,是我。”

女人抹着眼泪点了点头,王俊凯和沈心将她扶了起来安置在沙发上。

王源看着眼前的一切,站在门口一动都没动,他不知这个女人,王俊凯的妈,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她嘴里的王慎,又是怎么回事,沈心是谁,也猜不到,他只是傻傻地杵在门口,动都不敢动一下,他怕自己发出丝毫的声响都会影响了面前这个玻璃一样易碎的女人。

但是,桶里的鱼仿佛因为水洒了大半经不住缺水缺氧的窒息,扑腾了两下。清晰的水花的声音传来,几个人才都朝着王源看过来。

王俊凯皱了皱眉,从门口的鞋柜上扯了一个干布过来给他,“你先下去把车子擦一下吧,尤其是变速器和链条。”说着就接过了王源手里的水桶。

“要不,我就……”王源回头看了看门口,要走的意思明显。

“吃了鱼再走吧,外面还下着雨呢。”王俊凯说,“擦车子去,快去快回。”

“嗯!”王源像是得了什么命令,转身向着楼下跑去了。

沈心扶着白歌进了里面的卧室,把她安置在床上,盖好了被子,出来看见王俊凯正扶着客厅里东倒西歪的椅子。

她也蹲下来把碎玻璃一个个捡进垃圾桶里。

“你别管了,我打扫吧。”王俊凯拿走了沈心手下的那块玻璃片,“伤手。”

沈心站起来,犹豫了一下,问他,“那个男孩儿……”

“一个……”王俊凯突然卡住了,他不知道怎样介绍王源,朋友这个词太陌生,而且,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任何朋友闯入他的生活他的世界里。

“他叫王源。”王俊凯这么介绍了他。

“你的朋友?”沈心问。

王俊凯又想了一会儿,“认识没多久。”

沈心不再追问了,“你们要做鱼吗?我帮你做吧!”

王俊凯摇摇头,“不用了,这么晚了,你休息吧,我会做。”

沈心看着他,欲言又止,最终叹了口气,向着门口走去,“好吧,那晚安了。”

“嗯。”王俊凯看着她出了门,愣了一会儿,去厨房拿了扫帚和簸箕一点一点地把碎玻璃渣清理进了垃圾桶。

王源回来的时候,王俊凯扯了一条毛巾扔给他,“把头发擦干。”

“嗯。”王源接过毛巾,抹了一把脸又胡乱地在头发上一顿乱揉。

过了一会儿,王俊凯端了一碗姜汤出来,给他放在茶几上,“喝了。”

“哦。”王源放下毛巾,又端起了姜汤,微烫微辣的水喝下去,不一会儿就冒了汗,身上暖了起来。他忽然想到什么,赶紧往裤兜里摸,掏出来两张湿哒哒的一元钱,给王俊凯,“这个,找你的钱。”

王俊凯正在清理鱼的内脏,扭头看了一眼,眸子冷了一冷,“那是给你的,你拿着吧。”

“这不是找你的钱吗?”王源不解。

“姜是给你的,不是给我的,钱我也不要,我不欠人家东西,你要是不要,一会儿回去还给她。”

王源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把钱在手里抖了抖,“就一块姜,就两块钱,你买东西人家搭块姜也不为过吧,况且,看起来,你们关系还不错……”

王俊凯停下了刮鱼鳞的动作,静了一会儿,说:“接了,就是人情,这种东西,要不起。”

“人情?人情不是挺正常吗?街坊邻里,同学朋友,兄弟姐妹……”说到这里王源突然停了下来,兄弟姐妹……是啊,这种人情,他也要不起。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了,王源干脆搬了个小板凳,坐在厨房门口,看着王俊凯把鱼清理干净了,又切葱,切姜,切笋,切香菜,切菌菇……

而他只是傻傻地坐着,王俊凯不提刚刚的事,他也不敢问,毕竟揭人伤疤这件事,他不太擅长,如果是前些日子,他还义愤填膺或者悲痛万分的时候,王俊凯突然揭他的伤疤,估计他跳起来就能跟人干一架……肯定的!王俊凯没揭,都被他无缘无故地干了一架。

所以王源安如鸡。说来也奇怪,以他点火就着,老子天下最牛的性子,还从来没有这么小心翼翼地对过谁,也许王俊凯的冷漠冷出了天际,是他十七年来遇到的最大Boss,也许是因为生活的变故让他元气大伤,总之王源现在已经没了之前那种与生俱来的优势心理。

他尝到了生活的苦痛,初次的。

王俊凯做的饭比不上饭店里的那种味道,但是看着他一点一点地把生的变成熟的,在刚刚狼狈不堪的客厅里,摆了一桌像模像样的饭,王源还是很赏脸地吃了很多,况且这道硬菜里的鱼还是他亲手钓的。

“我之前从来没有钓到过鱼,今天我知道为什么了,一是因为坐不住,一个小动作水里的鱼都能感觉到,而我今天坐那睡着了,肯定没动。”王源说着就自顾自地笑了起来,“二是因为,之前竿儿一动我就心急,迫不及待地收,结果上钩的鱼挣扎两下就能跑了,劲儿还挺大的。”

王俊凯点点头,“钓鱼是这么个道理。”

王源吃饱了放下筷子,双手交叉拖在脑后,靠在了沙发上。

“刚钓上来那会儿吧,还挺开心的。但是后来……就像你满心欢喜地拿了一个奖,回头却发现和你一起分享喜悦的人都没有。”

“所以你就来找我了?”王俊凯抬起头看他。

“嗯。有那么一瞬间,我就觉得自己跟这条鱼差不多,被命运牵着,再挣扎也无用,脱离了水,被掉在半空中,伸手无人,回头无岸,最后只能认命下锅,人为刀俎。”王源的眼神渐渐没了焦点,看着王俊凯身后的挂钟滴答滴答地跨过一秒又一秒,整整转了两圈。

王俊凯放下了筷子。

“你是钓鱼的人,不是鱼。”

“钓鱼要有耐心,人活着也得有耐心,不管下一秒有没有鱼,是鱼死网破,还是满载而归,或者……搭上了性命,你都得等。生活往左你就往左,生活往右你就往右。避其锋芒,才能一招制敌。”

王源一动不动,似乎在思索王俊凯的话,过了一会儿,他才问:“你是在等吗?”

“什么?”王俊凯没想到王源会反问他。

“蛰伏,等一招制敌的机会。”王源放下了手,往前探了探身子,“凯哥,我从没有见过你这么冷静的人,我觉得你不会一直这样下去,你是能做大事的人。”

王俊凯惊讶地看着王源,对方的眼睛里却没有戏谑的痕迹。他叹了口气,“我们不一样,王源。”

“怎么不一样?因为你妈吗?还是你爸?还是那个沈……沈心?”王源不解,“不管怎样,你身边还有他们,不会孤零零一个人……”说着他的眼光暗淡下来。

王俊凯也低头沉默了很久,他似乎在做一种挣扎,不易被察觉的挣扎。

“你知道银腹蛛吗?”他问。

“蜘蛛的一种?”王源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提到昆虫。

“嗯,它是姬蜂幼虫的宿主,一生都在勤勤恳恳地织网,捕虫,可是收获的营养转化为体液以后,都被寄生在身上的姬蜂幼虫一点点吸食,直到最后再也结不成完整的网,直到被吸得一滴不剩,一具空壳掉落林间,而他的网,也会成为姬蜂幼虫结茧的依托。”

王源皱了眉,他相信王俊凯说的这种生物界的现象,但他不明白王俊凯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是为他人做嫁衣,竹篮打水一场空?”

王俊凯摇摇头,“这就是他的使命,没有怨,来不及怨,他生来就像是还债的,无休无止,直到榨干所有的价值,一滴也不剩。”

“你……”王源看着昏暗的灯下,王俊凯愈渐低沉的脸色,猛然意识到了什么,王俊凯总是藏的太深,太过清冷,或者他的担子太重,重到拎不起来,连表露的力气都没有。“这是你不接受人情的原因吗?”

王俊凯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也许只是因为偶然遇见,也许因为王源有的时候过于洒脱,总给他一种突然忘记了被捆绑着的窒息的感觉。

“我没有资格接受,王源,因为我什么都给不起。钱,人情,信任,我都碰不得。”

“你爸……”

王俊凯朝卧室看了一眼,白歌睡得很熟,他压低了声音说:“我爸死了,为了我们溺水自杀,我妈疯了。留下了巨额债务。刚才那个沈心,只是邻居,住对面。”

王源惊讶地坐直了身子,若不是王俊凯说出来,他从来都没有在这个平静沉默的脸上看到过一点蛛丝马迹,这……要比他惨的多,至少自己了无牵挂,而且想起来几个姐姐还能用失望、委屈、愤恨这样的心情来发泄一番。王俊凯,又该是怎样的心情呢?他怨得吗,恨得吗,那是他的父母。难过的起吗?垮得起,颓得起吗?他的身后有太多等着吸食的人。

这就是王俊凯说的,醒着活。什么都承受,什么都接着,硬生生地仰着一张脸,不管烈日灼烤,风雪催迫,睁着眼,醒着活。

“凯哥……”王源发现自己现在连叫他都变得艰难,他不知道怎样去安慰眼前这个连难过的样子都没有的人,这已超出他听故事的能力范围外。

“我不是跟你比惨的,也不用安慰我。”王俊凯起身开始收拾桌子上的残羹冷炙。

王源也跟着起身,给他搭手帮忙,两个人都沉默着。

直到一切都收拾完毕,王俊凯望了望窗外。

“雨停了,我送你出去吧,我今晚不去上课。”

“嗯。”王源低着头就往外走。

王俊凯依旧打了光,走在王源的前面,在单元口,等着王源推了车子出来。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在巷子里,夜深了,地上的水坑也不甚清晰,王源一脚踩进去,溅了水花又赶紧抬了脚,一把扶在了王俊凯的肩上,王俊凯也扶住了他。

其实自昨晚的亲密接触以后,王源一直不大敢再靠近王俊凯,他甚至庆幸王俊凯没有因为他的莽撞翻脸不认人,但同时,王源也有了更多的疑惑,王俊凯……为什么没有推开他,为什么没有不理他,为什么答应了他可以来家里吃鱼。

走到了路口,王源琢磨了很久,终于还是想要问一问。

“凯哥,钱,人情,信任,你都不要。”王源站定了,直视着他的眼睛,“那……会不会也有例外呢?”

王俊凯愣住了,可他的表情依旧管理的很好,忽明忽暗,摇摇欲坠的路灯下,没有一丝眼神的泄露。

“王源,一个新的人生,你随时可以重头再来的,这就是我说的,我们不一样。”

“我没有问我们一样不一样,我问,你是不要,还是不需要?”

王俊凯的眼光一沉,终于泄露了一丝不自信,不要还是不需要,他好像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他只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从来不问自己需要什么想要什么。

“我需要,是人都会需要。”王源坚定地说,他把兜里的两块钱,塞进了王俊凯的手里。然后他又问:“你会因为昨晚,讨厌我吗?”

讨厌吗?没有。昨晚,王俊凯甚至想都没有想过这个词。他一开始是厌恶王源,因为不了解,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欣赏王源,欣赏他身上自己没有的东西,甚至因为那些东西驻足停留,沉迷向往。

所以,王源,是破了他的例的。

王俊凯没有回答,他想跟王源说再见了,可是王源突然一手拉住了他的手腕。

“你不讨厌吧,我……我其实很想安慰你,但是你……你连个难过的样子都没有,你又那么冷静,看着比我还坚强,我,我他#妈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王源懊恼地说:“我……我可以亲你吗?”













评论

热度(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