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宝

爱吃爱玩小可爱

彼黍 9

七月流火:

9



拐出这条路以后,街边渐渐热闹起来,老头老太摇着蒲扇唠嗑歇凉的,赤膊大汉在烧烤摊前吹牛皮的,也有三三两两的高中生下了晚自习骑着车子路过,在街边稍几串烤肉走的……

大概因为这几天太热了,王源觉得晚睡的人特别多,这样他和王俊凯一起跑到烧烤摊前喝酒,也还挺像出事之前三五狐朋狗友聚一起的一顿普通的宵夜。

可王源心里却清楚得很,到底不一样了。

王俊凯对这些并没有太多介意,这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早已熟悉的一草一木,也习惯了慢慢将自己从这热闹的群体中分离出来。他常常想起高中时学的朱自清的那篇《荷塘月色》,不管那荷花多么袅袅婷婷,不管朱自清在忧国忧民什么,但总有一份寞落他们是相同的——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读到这句话的时候,王俊凯总是觉得特别感同身受,像一个人在黑夜中踽踽独行。

他们找了人还算不是太满的地方坐了下来,距旁边几桌还有一些距离。

坐下之后王源忽然想起来,“唉,人少的是不是证明不好吃?”

王俊凯摇摇头,“这里人少是因为路灯被树遮住了,黑。”

王源抬头在四周望了望,果然这里光线不太好,不过这样也挺好,清净。

一会儿服务员来了,钳子夹着一铁盒通红的碳,架在木架上,“小心,小心!”

“你想吃什么点吧,我请你。”王源的声音好像比前几天又哑了几分。

“你点吧,我都行。”王俊凯把一张塑封菜单拿到他面前。

“那行吧。”王源接过来,也不犹豫,几秒钟就点好了,都是一些常吃的,最后又跟服务员说:“来一瓶白酒。”

“就大家常喝的南山行吗?”

“行,随便什么来一瓶就行。”

“好嘞。”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

“要喝白酒?”王俊凯问。

王源点点头,就看着通红的碳火没了声音,空气被焦灼的碳烤得瑟瑟发抖,好像整个世界都隔了一层毛玻璃看不真切,因为中间要放碳火,所以桌子挺宽,王俊凯在他对面,就觉得很远,可就算是这样,王源也还是冒了汗。

“要不你来这边吧,把火再挪远一点。”王源提议。

王俊凯瞄了一眼王源旁边的位置,就站起身挪了过来,又拿钳子把火往对面推了推。

王源往身后的树干上一靠,“这个位置挺好,挺热闹,也够安静。”

王俊凯没有说话,但是他好像明白王源说的热闹与安静——安静地看着这个热闹的世界,独自舔舐自己的伤口,不被孤独所伤,也能有片刻的休息。

服务员一会儿就过来了,端了很多托盘,各式各样的肉,调料,还有一盘朝天椒。都是生的,所以上的很快。还贴心得给两个人各倒了半杯白酒,“慢着喝,这酒上头,好多大汉都能喝倒,我看你俩悠着点。”

王源瞥了他一眼,没回话。一边在铁丝网上摆了一排肉串,一边说,“我发现你们这里的服务员还挺特别的。”

“怎么特别?”

“挺人性化的,规矩没多少,但是都特别真。”王源又想起酒店里的那几个前台好像也是这样,就连搭讪还有八卦,都一脸真实,“不像我们那,每个人都是标准八颗牙,对谁都笑,看多了,就觉得假。”

“小城镇就是这样,东城的事一夜之间就能传到西城去。”王俊凯说。

“嗯,不过也有例外,也有像你这样的服务员,规矩足足的,没那么多事,看着也挺认真,就是表情有点欠。”王源又靠回了树干上,看着他。

王俊凯听王源这么直白地评价他,还有点意外,回头就发现王源也在看着他,两个人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对视过,虽然打架的时候差不多脸贴脸的,但是那时候根本没注意。王俊凯一时有些晃神儿,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和这样一个人,当桌对坐,不,比当桌对坐更近的距离。

“你也挺欠,不光表情欠,嘴也欠。”王俊凯转了身,翻了翻烤架上的肉。

“所以,你一开始看我就不顺眼是吧,就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嗯。”

过了一会儿王源才说:“我吧,家里之前是开公司的,我爸妈是最大的股东,就家里条件还不错,但他们平时还挺忙的,对我不是太苛刻,所以就养成了这么个性子,我舍友说刚上大学那会儿,一天到晚的都想跟我干一架,不过,后来相处久了,就会发现,其实我没表面看起来的那么欠。”

“你对自己的评价还挺客观。”

“嗯,我向来这样。不像你,看不到自己性冷淡。”王源抬手从树干上扯了一根刚出芽的嫩枝在手里把玩。

王俊凯僵了一下,忽然扭头看向王源,“你说什么?”

“我说你性冷淡,怎么样,这外号还挺适合你吧,整天冷着个生人勿近,熟人不理的脸。”

王俊凯像是松了一口气,又转身去烤肉了。他以为王源特别厉害,几次见面就发现了连王慎和白歌都不知道的他深藏着的秘密。

“我也挺奇怪,怎么能跟你坐一起。”

王俊凯把调料在肉架上均匀的撒开,掉在碳火上的粉末噼里啪啦地炸着火星,然后他拿了一支递给王源。

王源也不客气,拿起来就吃了,挺香的。然后他端起酒杯跟王俊凯的碰了一下,“也没想到还坐一起喝酒吧。”

王俊凯端起来抿了一口,火辣辣的感觉席卷整个口腔,纯酿的酒精气味顶得他皱了眉头。

“没喝过白酒?”王源仰头就是一口,“男人喝酒应该这样。”

“没有时间喝酒。”王俊凯不以为意。

“你为什么这么忙?”

“每个人都很忙。”王俊凯说,然后又上下打量了一番王源,“除了你。”

“哎,我放暑假了好吧。”王源说,“那也不是每个人忙到一起吃个饭喝喝酒的时间都没有。”

“这不是吃了,也喝了。”王俊凯又拿了一支递给他,好像要塞住他的嘴巴,让他不要再问了的意思。

“嗯,不想说就算了。”王源专心地吃起肉来,吃了一会儿发现不太对,“王俊凯,这肉有一块儿没烤熟,这边还有点焦……”

不等他说完,王俊凯就夺过去,重新烤了起来。

“你其实也没怎么烤过吧?”王源问。

“嗯,没烤过,要不你来?”

王源摇摇头,“我也没烤过,都是他们烤了我吃。”说完这句话,王源忽然自顾自地有些感慨,刚开始坐到这里的那种感觉又来了,到底是不一样了。虽然,那些朋友还在,但自己毕竟成了无家可归的人,否则也不会在这么个陌生的城市漂着,双脚离地。

他端起酒杯自己喝了一大口,就看着王俊凯重复翻肉串的动作发起了呆。

王俊凯重新递了一支过来,王源麻木地接过。

“这次怎么样?”王俊凯问,过了一会儿,王源没有说话,王俊凯扭头看看他,又拿起一串自己尝了尝。

王源又喝了一口酒。

王俊凯看他突然低落了情绪,也不再跟他讨论烤肉的问题,只是把烤好的,都从烤架上拿了下来,又重新扑了一层上去。

王俊凯也端起酒杯,这次是真的喝了一口,比一开始适应了很多。

“你……挺怕车祸的吧?”他问。

王源好像在神游,却能听得到王俊凯的话。

“嗯,我父母就是出车祸去世的,我赶回去的时候,他们已经躺在了太平间,还没来得及整理遗容,就……全都是血,我也……挺怕血的。”王源说着就皱了眉。

王俊凯看向他左面手肘处的纱布,立刻明白了。“但你刚才……怎么还冲上去。弥补心理吗?车祸那么多,你救不过来的。”

“看到了就救吧,不然我会后悔。”王源重新给自己倒了酒,“王俊凯,你有没有感觉到特别孤独的时候?”

王俊凯看着面前烤架上的肉滋滋地冒着油,一缕缕青烟升上夜空,又消失在昏黄的灯光下。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像这烤架上的肉,翻来覆去地一滴不剩地被生活压榨着,可是他却不知道能怨谁。

“比感受孤独重要的事多了去了。”

“什么事?挣钱吗?”王源问。

“嗯,挣钱。”

王源扔了手里的树枝,双手抱臂靠在后面,冷笑,“钱,都是钱。钱可真他#妈的重要,能搞得一个家四分五裂。他们为了钱连亲姐妹都撕破脸,我一文不值也不过分了。”

“钱不仅能让一个家四分五裂,还能让人家破人亡。”王俊凯说。

王源看着王俊凯又恢复了一脸冷漠的样子,冥冥之中感觉到王俊凯其实并不是在附和他。“你……”

王俊凯叹了口气,“吃肉吧,一会儿凉了。”

“你知道什么是真我吗?”感觉到明显的拒绝,王源换了个问题。

“真……我?”王俊凯似乎在确认王源没有说错。

“嗯。当被利益缠绕诱惑,被荆棘绊住了脚,脱困的办法是保持真我。”王源说。

王俊凯不可思议地上下打量了一番王源。

“是我爸曾经跟我说的。”王源解释到。

王俊凯这才收回了目光,点点头,认真思索起来。

“可是我他#他妈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姓什么也不清楚,我活了十七年,然后突然发现这一切都是假象,突然被扔下了车,掉在荒原上,我要说我是谁我在哪这话听起来好像挺矫情的,可是我他#妈……我他#妈现在就是这么个感受。”王源好像发泄一样说了一通,最后仰头把杯子里的酒喝光了。

也许是酒精发热,也许是碳火烤的,王源脸颊通红,爬上了细密的汗珠,领口也被脖子里的汗水浸湿了,可是他毫不在意,一杯一杯地喝着。

与其说王源想与自己喝酒,不如说他想找个人陪他买醉,王俊凯看着王源此时的神情,自己的心里也产生了一丝钝痛。

“王源,你看。”王俊凯指了指街边的一个岔口,“从那条路过去,一直走,就是原来的一个老车站,特别旧,那里都是些小商小贩,他们白天不敢来,因为有城管。晚上的时候就像成片的蚂蚁军团,密密麻麻地把车站都挤满,一张破布铺在地上,摆了些七零狗碎的小玩意叫卖,卖出去一个也挣不了几毛钱,可他们还是在那喊呀叫呀,恨不得一个个路人过去都能从你身上扒层皮下来。你要是蹲下去一看,那急得他嘴都能瓢了,你不买都觉得自己八辈祖宗都对不起他。”

王源听得入了迷,有些吃惊,“那能挣几个钱?”

“够吃喝拉撒。”王俊凯看着他,“吃喝少,用不了几个钱,一块钱能买四个馒头。”

王源又是一脸惊讶。

“但他们也比旁边的乞丐挣得多。那乞丐,一般都是残疾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缺了胳膊少了腿,也不遮掩,就那么大咧咧地露着已经磨了茧子的断口给你看,越惨得到的同情越多,就挣得越多。虽然他们就那么瘫着坐着或者爬着,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了钱,但谁也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可是钱也不那么好挣,在那一趴半年十个月的,大家习惯了就不同情了,于是他们就得挪地方,换一个新的没有城管的人流量多的地方继续卖惨。有时候也有五六岁七八岁的小毛头,抓着你的裤子不放,你要不给,裤子都能给你扒了,你给吧,他转身就去给了后面的'老大',就是拐卖儿童的那伙儿人。”

王源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他虽然知道人各有各的生活,但是确实不曾接触过这类人这样的人生,他上学的地方和十七年来生活的地方,治安良好一片繁荣生机。但王源不是不知道什么是贫困,他的父母也曾捐款给过希望工程,他们学校也组织过志愿者给山区的孩子捐赠衣物图书,但王源知道的是贫困,而不是怎样在贫困下活着,像王俊凯说的那样,苟且偷生一样的,颠沛流离地以他认为不可能的方式活着。

王俊凯端起酒杯和他碰了碰,把剩下的酒一口气喝完了,顶出的泪花湿了眼眶,但却觉得从未有过的痛快。

“你看,怎样都能活,人们不都是这样活着。蝼蚁尚且啃腐偷生,你怎么就不能过了?”王俊凯这句话是抚慰,但说的又特别狠,好像不是说给王源,反而是警告自己。

王源好像被一撞醒钟敲击,王俊凯的一字一句狠狠地锤在他的心上,锤着他的脊梁。你怎么就不能过了,怎么就不能了?

王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下来王俊凯碰过的那杯酒,仰头喝光了。

“他们的生活,你为什么知道这么清楚?你不是很忙?”

王俊凯扯起了嘴角,难得一笑,却是一抹苦笑,掩在阴影里。

“因为我从小生活在这里。”

“因为……我也那么卖过东西。”

王源猛得转头看他,感到一阵晕眩,也许酒喝多了,也许消息太过震惊,眼前的王俊凯变得不那么真实,他想象不到这样一张俊脸淹没在那个乌烟瘴气嘈杂繁乱的肮脏之下。低头摆摊,抬头叫卖,谄媚的脸,卑躬的身躯。

“怎么可能,就你这性冷淡的臭脾气,哄小孩呢吧!”王源笑着推了他一把,自己却向着街边倒去。

王俊凯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T恤攥在汗湿的手里,王源的肩却继续向下滑去,王俊凯又用了一把力,总算把他拽了回来,嗤啦一声,王源的领口裂了一道口子。

王源却不以为意,坐定了继续看着他。

“那时候我还在上高中,白天要上学,晚上才能出去挣钱。”王俊凯喊了声服务员结账,又对他说,“你要是觉得哄小孩儿的就当是吧。”

服务员过来了,对王俊凯说,“一共一百零七。”

“好。”王俊凯刚要拿钱,王源就一把摁在了他的手上。

“说了我请你喝酒的,你的故事,我的酒,绝配。”说着从裤兜里把钱包掏出来扔给了服务员,“自己拿。”

服务员接过来乐了,“好嘞。”

王俊凯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倒是放心。”

“这又不是黑风寨。”王源一脸不满。

服务员拿出一百一后把钱包还给了王源,“你看好哈,一百一,我去拿三块来找你。”

“不用了,你忙吧,我们走了。”王源站起身拉着王俊凯就要走。

王俊凯赶紧从桌子上拿了钱包给他塞进了裤兜里,叹了口气,这真的是买醉了。

王源有点踉跄,可依旧抓着王俊凯的胳膊,一会儿又大咧咧地搂了他的肩,深一脚浅一脚地带的王俊凯也走不稳。

“你住哪啊?”王俊凯问他。

“咖啡店……嗝……”王源猝不及防地打了个嗝,缓了口气,“对面。”

王俊凯想了想,就明白了,应该是那个酒店里。

“行吧,我也顺路。”

王源忽然停下了,但没站稳,前后摇了摇,王俊凯稳住了他。“咦,我还以为你挺冷漠的,心又硬,看了车祸也没有什么悲悯之心,今天倒变了,你怎么变了?”

王俊凯没有说话,他估计王源醉了有八九分,只差一口没准就倒地或者吐了,他挺怕王源吐在他身上的,可是如果他现在松了手,估计王源得爬着回去。

王俊凯走得快,所以拽着王源三步一踉跄往回赶。明早他还要帮老板娘进货去,保证每天的蔬菜都是新鲜的。王俊凯也不是一点事都没有,他从来没有喝过白酒,喝的不多,可脸上脖子上都已经红了一片,火辣辣的,头也有点晕,但能保持平衡。

过了个十字路口,到了那条街上,王源突然就搂住了一根电线杆说什么也不走了。“太快了,我赶不上,想吐。”他皱着一张脸,干脆又坐在了马路边上。

王俊凯很无语,拽了一下王源脑袋上的小揪,“你不走我就把你扔这了,明天我还得早起上班。”

“你不能走,你走了我就得睡街上。”王源一把拽住了王俊凯的腿,“你让我歇会儿,你别晃了。”

“我没晃,是你自己在晃。”王俊凯推了推他,让王源靠住了那根电线杆,“那你歇会儿吧,我就等你五分钟。”

“王俊凯,你为什么这么冷血,你怎么这么冷血。”王源舌头有点大了,倒还记得抱怨他。

王俊凯干脆也和他并排坐了下来。

冷漠,冷血,性冷淡。这些都是王源给他的词,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老板娘的“见外”,沈心的无所适从,他比谁都清楚,但从来没有人问过他为什么,虽然王源这句是抱怨,在这之前还说他变了,但是就像王源想要打架,想要喝酒,想要倾诉一样,王俊凯也有憋闷的时候,王源问的孤独,他也有。可是要做到对别人狠心,首先就要对自己狠。

王俊凯扭头看看王源,他靠在旁边低着头,应该是酒劲儿上来,真的醉了。

“王源,我从不给予,因为我一穷二白,我也从来不接受,因为那其间掺杂着和情意、信任有关的东西,那些东西容易让人迷失心智,不小心就一头栽进去。我们全家,就是因为这些所谓的情意和信任才变成了现在这样。我只相信等价交换,拿一份钱,出一份力。”王俊凯看着过往的车辆,眼神忽然锋利起来,“所以,我不感激任何人,也不怜悯任何人,我要做到刀枪不入,因为没有任何事能超过亲眼看到自己父亲自杀后的惨状带给我的震撼,也没有任何人能够让我触动到忘记自己现在走的每一步都是踩是父亲的血迹。”

王源向他这边倒了过来,王俊凯以为他听了,以为他醒了要说些什么,但王源没有任何声音,只是倒在了他的肩膀上,也许比电线杆舒服一点儿。

王俊凯又坐了一会儿,王源没有要走的意思,他叹了口气,扶住王源,弯腰将他扛了起来。这个男孩儿很轻,全身上下都是胳人的骨头,比看起来还要瘦弱。

快到酒店的时候,王源忽然被颠醒,他扭着身子一巴掌打在王俊凯的背上,“我他#妈快吐了,快放老子下来!”

王俊凯不耐烦地还了一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他的屁股上,“憋着!你要吐了我把你扔垃圾桶里去,信不信!”

王源脑袋短路,也许真的想了想这个后果,于是咬牙闭了嘴。

王俊凯掏出王源的身份证和门卡在前台核实的时候,前台几个人像打了鸡血似的,好像下一秒就能尖叫起来。王俊凯皱了皱眉,转身扛着王源进了电梯。

一进门,就像扔麻袋似的迫不及待地想要把王源扔在床上,也许是潜意识里感到了危机,王源闭着眼睛急忙抓住了王俊凯的脖子。

“王源,你给我放手!”王俊凯反手拽着他的胳膊,好不容易有了松动,赶紧脱手把王源扔了下去,没想到王源的手指卡在了他的领口,几根手指拽着他一头跟着栽了下去。

“靠!”

王俊凯感觉到嘴唇一阵火辣辣地疼,猛得撑起身子才发现,王源的肩膀也被他的门牙磕得不轻,本来就咧开的领口,露出白皙的肩膀,有明显的牙印迅速红肿了起来,而戳破自己嘴巴的虎牙,也把他的肩膀戳破了,冒出一滴小血珠。

“疼……”被酒精麻痹了的身体反应迟钝了许多,王源只皱着眉发表了一下不满,本来这些日子就急火攻心,喝了酒以后声音更是沙哑,也没了之前的气势,反而有点软有点委屈。

王俊凯一个激灵,眼神里聚了晦涩难懂的光,眼前的景象和耳边的声音,突然像一瓶高强度的酒精灌进了他的大脑。从来没有考虑过怎样去解决的问题,已经被债务压得遗忘在高中的问题,像久旱逢甘露的春笋一样噼里啪啦地在干涸的土地冒了尖!

王俊凯额头也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打开了闸门,紧接着属于王源的气息就扑面而来。虽然还带着烧烤和酒精的味道,甚至出了许多汗,但他就那么明晃晃地毫无防备地躺在王俊凯的身下……

“操!”王俊凯终于在自己的一声咒骂中清醒了一秒,他爬起来就扯了旁边的被子劈头盖脸地呼在了王源的身上。

深吸了几口气,又给他扒拉了一下,露出了脸,然后,王俊凯猛然转身,夺门而逃!










评论

热度(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