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宝

爱吃爱玩小可爱

【澜巍】爱情的距离 AU (年下/伪骨科)(三十一)

kaka的view:

内容提要:小澜孩套路连连终失策,沈老师回击;双教授课堂交锋,巍巍发现小澜孩蜕变,欣慰不已;办公室play预警


-------------------


“小巍,你就让我跟你去嘛,都五年了,我想再亲眼看看我媳妇在讲台上的风采。”


 


沈巍低头整理桌面上等下要用的教材的时候,赵云澜就贴在他身上,搂着他的腰,一手在他背上不怀好意的游走着,企图用这种软磨硬泡的方式逼沈巍妥协。


 


忍了许久的沈巍被他弄得实在有些招架不住了,终于咬咬牙,使出全身力气推开了赵云澜的身体。红着脸对着他大喝一声:


“我说了,不行!”


然后像逃命似的,抱着一摞教材冲出了自己办公室。


 


出于种种顾虑,沈巍硬是拒绝了胡搅蛮缠的赵云澜跟着他去上课的提议。


原因有二:一是沈巍太了解赵云澜,只要是和自己扯上关系,这人就是个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自爆的不定时炸弹,指不定就因为谁的一句话或是一个举动而大吃飞醋,头脑发热起来。之前的李倩就是个再明显不过的例子了。沈巍等下要上的选修课,现场少说也有上百人,(虽然课程标配只有四十,但巍巍的魅力,大家懂的)万一赵云澜一时冲动整出什么幺蛾子,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向来治学严谨的沈老师当然不愿意冒这样的风险;这二嘛,就关乎沈老师的私心了。虽然说出来有些没面子,可沈老师不得不承认:有赵云澜在,自己会紧张的。即便他安安生生地坐在位置上,但他的气息,他的目光,他的微笑,都可能让沈巍乱了心绪,失了分寸。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他,在那里。


 


被沈巍打了个措手不及的赵云澜望着在原地摆来摆去的办公室门,愣了一会儿。


等他回过神来,脸上已经浮现了一丝腹黑的笑意。


 


沈巍,你不让我去我就不去了?


我告诉你,今天这课,我还就上定了!


 


沈巍抱着教材,一路小跑,一阵风似的到了教室门口。他扶着门框一边喘息,一边回头确认赵云澜有没有跟上来,样子实在有些狼狈。一直等到自己的呼吸完全稳定下来,赵云澜的身影都未曾出现。沈巍悬着的一颗心这才好不容易落了下来,他在门口理了理仪容仪表,深呼吸一口,推门进了教室。


 


阶梯教室座无虚席,沈巍背对着身后乌泱泱的一片学生,握着粉笔的手在面前的黑板上写下一连串苍劲有力的大字----冠状动脉侧支循环。


 


“同学们好,如题,今天我们要讨论的内容是冠状动脉侧支循环形成的机制及评估方法。”


“冠状动脉侧支循环这个概念我们之前在讲冠心病的专题里曾经简单提到过,具体来说,冠状动脉侧支循环常发生于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引起的冠状动脉狭窄或继发血栓形成时的病理。此时,原有的冠状动脉分支间吻合支的管腔可以发生扩张和管壁增厚。充分而有效的侧支循环可使动脉阻塞后局部组织不致遭受供血不足,静脉阻塞后局部组织不致发生淤血。但由于"侧支循环"时侧支血管的高度扩张,管壁比较薄弱,在受到机械性或炎性因素作用下,容易发生破裂出血的病状...”


 


站上讲台的那一刻,沈巍便与前不久还慌乱无状的自己判若两人了。台上的沈巍脸上挂着明朗迷人的笑容,声音洪亮而柔和。他两手扶着桌案,笔挺的站在那里,举手投足间带着游刃有余的自信。正所谓“鹰击长空,鱼翔浅底”,这一方天地仿佛就是为沈巍量身打造的舞台,任由他在无数人面前闪耀着夺目的光彩。


 


在场的人们无论男女都被眼前这个熠熠生辉的男人摄走了魂魄,望着沈巍痴痴地出神,眼中尽是十足的赞叹与迷恋。


这其中也包括赵云澜的身影。不过,和大多数只能单方面犯犯花痴的少男少女们不同,赵云澜痴笑的同时脸上分明多出了几分骄傲和嘚瑟,如果不是五年前就有前车之鉴,赵云澜几乎又要忍不住挑衅全场:都醒醒,擦擦你们的哈喇子吧,你们沈老师那是我的,我媳妇!


 


赵云澜是刚才趁着沈巍背身写板书的时候从教室后门挤进来的。老实说,刚进来的赵云澜着实被眼前这人山人海的火爆场面吓了一跳。即便从前沈巍在龙城大学做助教时也颇受欢迎,但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连靠墙站着的空间都没有啊,这也太夸张了吧。赵云澜本来还担心就这么直接进来吓坏了沈巍,这下倒好,就算沈巍眼神再好,也怕是难以从人头攒动的一群学生里找到自己了。


 


赵云澜好不容易在墙角寻了个位置站好,目光穿过前排人脑袋留出的缝隙牢牢地锁在沈巍身上。


 


“同学们,刚才我已经再次跟大家再次明确了冠状动脉侧支循环的概念,那么有没有哪位同学可以结合我们已掌握的知识推测一下影响动冠状动脉侧支循环形成的因素呢?”


 


沈巍放下手里的粉笔,依旧笑得温和。他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然后面对着在场一干学生徐徐发问,期待着有人能主动站起来回答这个问题。


 


在场的学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具是一片沉寂。说到底,在场的一百多名学生有五分之四都不是临床医学系的学生,大多数对医学知识一窍不通,来旁听这堂课也只是为了老师的美色;而剩下那五分之一虽然是医学系的学生,但年级较低,知识储备较少,沈巍这个问题本就是拔高性的知识,所以也没人敢贸然举手。


 


沈巍静静地等了一会儿,环顾四周,见无人接话,有些尴尬,只好亲自解答。


“好吧,没关系,那我来为大家...”


 


“等一下,这个问题我能回答。”


沈巍一句话还没说完,便有人开口打断了他。


 


沈巍一愣,心中立时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这声音,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啊…


此话一出,在座的所有学生都齐刷刷地扭头寻找声音的来源,想看看是哪位勇士有这个胆量当着一百多人的面丢人现眼。


只见教室最后一排站着的人群中一阵骚动,接着,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皮夹克踩着皮靴的帅气男人走了出来。他向前迈步走到阶梯教室中间的位置站好,然后对着讲台上脸色青一阵紫一阵的沈巍笑道:“沈老师,这个问题我知道。就让我来替您谈谈吧。”


 


赵云澜,果然是你。


沈巍姣好的面容因为这个不速之客的乍然出现而微微抽搐。然而赵云澜不等沈巍阻止已经自觉地开口,他脸上再没了不正经的坏笑,而是清清嗓子,严肃认真地回答了起来。


 


“侧支循环的形成受多种因 素影响,此前有研究表明,冠脉狭窄程度、完全闭塞的存在、右冠脉狭窄、多处严重的冠脉狭窄和病变持续时间均 与冠脉侧支循环的发展密切相关。近年有研究者按良好和不良侧支分组,右冠闭塞较左前降支和左回旋支闭塞更易于形成侧支循环。缺血及缺氧是侧支循环形成的诱发因素,而冠脉狭窄病变程度及其时间可能是冠脉侧支循环形成的决定性因素。先前的研究表明,冠心病中差的侧支化与低度炎症相关,如高敏C反应蛋白水平升高。急性期反应物和炎性细胞因子如:肿瘤坏死因子-和白细胞介素-6,被发现是冠脉侧支不足的预测因子。研究人员还报道了侧支血管发育不良与可溶性粘附分子浓度升高之间的关联。因此,这些数据清楚地表明炎症活动的增加也与侧支化程度较差有关。以上,就是我的回答。”


 


赵云澜行云流水的分析,不容置疑的语气以及强大的气场震得全场鸦雀无声,愣了几秒钟,前几排的医学系学生才最先反应过来,带头使劲鼓起掌来,望着赵云澜的眼睛里也渐渐蒙上了震惊、崇拜的光芒。剩下的非医学专业学生不明觉厉,纷纷跟着鼓起掌来。原本平静的阶梯教室瞬间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掌声。


 


面对如此热烈的反响,赵云澜没有太多回应,他扭头,朝四周的人们略微颔首表示感谢。接着,他重新正视前方,毫不掩饰地将目光投向讲台的方向,在于沈巍四目相对的瞬间,温柔的笑了。


 


沈巍怔怔地望着赵云澜,自他开口答话之时,一股前所未有的异样感觉就逐渐萦绕在沈巍心头,在那人话音落下的瞬间达到最强。


他不一样了,他真的和五年前不一样了。今天的赵云澜再也不是五年前那个拼命追赶我脚步的小弟了,现在的他是那么的出色,那么的耀眼,足以独当一面而不逊色于任何人。


他,是我的骄傲。


 


不知为何,沈巍突然生出了一种想哭的冲动,他的眼睛不受控制地红了。他拼命拼命忍住眼中的泪水,努力回给赵云澜一个微笑。然后,伸出双手,加入了鼓掌的学生们的行列。


 


“同学们,请容我为大家介绍,这位是赵云澜医生,同时也是......”


 


……


 


打破赵云澜脑袋他也想不到,这次课后,被一群女学生蜂拥而上围住的不是沈巍,而是他自己。多亏了沈巍的慷慨推介,在场的学生们在知晓赵云澜是文华大学医学院特聘的客座教授之后,瞬间改换了目标,争抢着和赵云澜套近乎。一脸懵逼的赵云澜拼命推拒学生们的盛情,奈何人群基数太过庞大,赵云澜一时半会儿难以脱身。


被一众“桃花”簇拥着的赵云澜一面心不在焉地应付着叽叽喳喳的学生们,一面透过缝隙查看讲台上沈巍的动向。


只见难得清静的沈老师站在正前方,手上不停地收拾着讲桌和自己的教材,看不到脸上的表情,从头至尾都不曾抬头往赵云澜这里看一眼。


赵云澜发现,自己有点慌了。


 


“小巍?你走这么快干嘛?”


“小巍,你慢点走,你等等我呀。小巍?”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最后一个学生,赵云澜拔腿就去追先他一步离开的沈巍。只不过这一路,沈巍都保持了来时的速度,低头向前,疾步如风,更一句不接赵云澜的话。


赵云澜小碎步追了路沈巍一路,在他耳边喋喋不休着,企图从他脸上捕捉到一丝一毫表情的变化,可是全都失败了。


赵云澜觉得,自己越来越慌了。


 


终于回到了办公室。然而进了门,沈巍还是刚才的态度,一声不吭,直接就走到办公室最里面的书架前摆放自己的教材。


 


 


“小巍,你说句话行不行?啊?你生气了吗?”


赵云澜隔着两步站在沈巍身后,死死地盯着他的背影,握着拳头,表情严峻极了。


 


沈巍继续着自己手上的动作,像是没听见一样,踮起脚尖把最后一本教材塞进书柜最顶上的隔断。




终于,赵云澜丧失了最后的耐心,彻底爆发了。


 赵云澜突然两步并做一步冲上前去,伸手从背后钳住了沈巍正用力向上举着的腕子,在沈巍的惊呼中猛地发力,蛮不讲理地将他180度翻转过来,并用右膝抵在他两腿当中,将沈巍牢牢地卡在自己和书柜的柜门之间。


 


“嘶—疼!赵云澜你干什么!放开我!这是在学校!”


猝不及防就失去了自由的沈巍拼命挣扎着,厉声呵斥赵云澜。他的眼中蹭地冒出怒火,自下课以来第一次直视赵云澜的双目。


 


“你答应不生我气我就放开你。”


赵云澜继续着手上的力道,将沈巍企图挣脱的手死死钉在柜门上。望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


这是自重逢以来赵云澜第一次对沈巍如此强硬。


 


“赵云澜,你...”


沈巍手上被他按的生疼,然而体型的巨大差距让他根本无从挣脱只能被迫承受。他咬着牙狠狠地回望进赵云澜的眼睛,和他目光交战了一会儿。


 


“噗...你...你这个傻瓜...”


噗嗤一声,沈巍终于忍不住,突然从和赵云澜的僵持中败下阵来,抿着嘴笑了起来。


 


眼中还在发狠的赵云澜被沈巍突如其来的笑容刺激地愣了一下,等再度回过神时眼中的怒意已经完全不见了踪迹。


不明所以的赵云澜呆呆地望着沈巍那双带笑的眸子,傻里傻气地发问:


“小巍,你,你这是?”


 


“你这个傻瓜,我和你生的哪门子气,我谢你还来不及啊!”


“谢我?谢我什么?”


 赵云澜还是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傻样。


 


“谢你终于帮我摆脱了学生们的围追堵截啊,你不知道,这么些年来她们弄得我有多头痛,这下好了,她们有了新目标了,我终于可以解脱了。赵教授,这难道还不该谢吗?”


 


“什么?我还以为.....还以为...”


“你还以为什么?”沈巍满腹狐疑地问道。


 


还以为你是因为那群女学生吃我的醋啊...妈的...白激动了一场。


听了沈巍的答案,赵云澜只觉得自己比刚才更恼了。但毕竟是自己自作多情在先,也不好直说,只能默默啐了一口。


 


“等下,你要是不生气那我刚才叫你一路你怎么都不理我?”


赵云澜脑中一闪,又想起了什么。他不甘心,抓住了挽回面子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装的。”


沈巍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对着赵云澜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什么?”


此话一出,赵云澜鼻子都要气歪了。


 


“你之前就是这么诓我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哼。上课之前我才收到孙院长消息,通知我医院给你的住处和车子今天安排好了,让我有空带你去看看。赵云澜,你跟我解释解释,今天才安排好的房子你昨天怎么就能住了?你说,你昨天要走是不是就为了骗我心软!还有那天,你假装脚扭伤,还有...唔...嗯唔...”


 


沈巍嘟着嘴,一一盘点着赵云澜的滔天“罪行”,而且越说越窝火,越说越气,白皙的小脸也渐渐憋红了。赵云澜眼见不好,急中生智,不等沈巍指控完,便一个俯身,赶忙用嘴堵住了他那喋喋不休的双唇,将他所有控诉都封在口中,只化作丝丝shen(空格)吟...


 


真是失策,好歹我媳妇也是个大学教授,高级知识分子啊,我怎么能如此轻敌呢?


看来以后必须改换点新招式了...


 


这是赵云澜在办公室把沈老师剥光cao(空格)哭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TBC---------


嘿嘿嘿,撩完就跑,真刺激


 承诺了甜两章就甜两章,说话绝对算数啊嘞嘞!



评论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