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宝

爱吃爱玩小可爱

-丑八怪-【46】

流质蛋黄:

 


分校园&成年 


霸道忠犬凯X清冷天蝎源


学生时期:校霸X学霸


成年时期暂时保密。


强制爱,狗血虐文,算得上强强,会有不少校园成年play,HE,双洁1v1。


前情提要:郑铮尤天进展,王源睡梦中软化,任凌岑也在工作室,王俊凯车上发飙,强硬和好!


--------------------


 


何为爱?


 


轰烈是爱,平淡是爱,莽撞是爱,沉稳是爱,被装入礼花筒随着烈焰喷薄而出如朝阳般绚烂了整个星际的是爱,被隐在心田就着甜蜜的养分悄摸开出无边花海在习习微风中摇曳动人的亦是爱。


 


悸动了,思念了,折磨了,心贪了。


 


一点一滴,都是爱情。


 


凝望夜深下王俊凯俊秀的眉眼,忽而间,王源自觉那份他脱口而出的贪心已然被他认下。不管是错的险的也罢,无人看好甚至徒步走向绝境也罢,他抗拒不了被牵制住的情动,也不曾料想自己甚至到了蠢蠢欲动地愿想亲手奏响这场撩拨心弦的合鸣,


 


与身边熟睡的人,那个名叫王俊凯的人一起。


 


-我想要的从来都不多,所以可以允许我多要一点吗?


 


王源缄默着,纤长的手指轻轻擦拭过王俊凯的皮肤,在不知何处冒出的青春痘上压了一压,继而望着那人沉在梦中,紧闭着眼皱眉,无意识地勾扯住他的手指拉进怀里,强逼着王源安分守己,却在不经意间让不知所起却感同身受的四个字牢牢霸满王源整个脑海:


 


 


热恋如歌。


 


 


冷战结束令王俊凯久违地睡得心安,醒来时王源已买好早餐,等王俊凯睡眼惺松地挪到餐厅,正巧撞上王源使力将一根油条扯断的粗暴画面,一时间昨晚还心满意足的大兄弟发着丝丝的凉,连同那挥之不去的睡意瞬间消散了个干净。


 


“咳咳,就快开学了。”王俊凯叼着剩下半根含糊道,“你还去那工作室呢。”


“做到周五。”


一想到任凌岑那张脸,王俊凯立马提议,“那这几天我陪你去。”


“你不用帮你爷爷的忙?”


“乔耀给我放假了,而且爷爷这几天回来坐镇也用不到我。”王俊凯兴致寥寥,“但我爷爷希望我搬回去陪他待几天。”


 


手中动作一愣,王源抬头默默注视着王俊凯一言不发。


“看着我干嘛?不想我回去?”


王俊凯趁机贴在王源身侧,眼瞳里写着明目张胆的笑意,


 


“只要你说不想我走,我就不回去。”


 


混杂着期待的逗弄好似稀松平常,得不到回复的问题也孤零成习惯,而王俊凯依旧“屡教不改”地用真心实意的玩笑去试探,其实他早就跟乔耀说自己不会去,现在的他不过是想从王源这个硬骨头的嘴中捞到哪怕一秒的松口,让自己略微蓄积些底气的松口,如果非要说他占口舌上的便宜他也认了,毕竟即便再大的便宜他也没漏,王源这人,依旧从没让他踏实片刻。


 


话从口出,王俊凯没兜着多大的期待,忽而,轻飘飘的两个字潜入耳畔,在心室造就无边的回响。


 


“不想。”


 


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恍惚了,那坦然的一声不想致使王俊凯好半天无法回魂,究竟承载了自己多少日子的念想他也盘不清楚,然而错愕还未从王俊凯脸上褪去,只见油条蘸着乳白色的豆浆已然塞进王源半张的小口里,王源面无表情地啃咬着,全然不知自己“祸从口出”,也不知自己“惹祸上身”。


 


实话是祸,欲念是祸,自己酿下的便怪不得旁人,王俊凯蠢蠢欲动,他望着王源,视线瞥到那偷跑到下巴的液体便死盯着不放,也不知联想到什么,眼神骤然晦暗得吓人,


 


“这样好吃吗?”


“还行吧。”


“我尝尝。”


 


没等王源接茬,王俊凯便低下头,不由分说地轻咬住王源的下巴,舌头灵活地在残渍上吸吮了片刻,便顺着痕迹一路轻舔而上,在那诱人的唇角上嘬了口猛的,末了还不忘点评一句:


 


“一般般,比不得昨晚的腥。”


 


话里颜色烈得浓郁,即便相处这么久,王源对这人不分场合不分地点的“流氓”行径依然无法受之泰然,清冷的面庞一时间跟熟透了般,也不知王俊凯最近又跟那个尤天学了什么不正经的歪门邪道,王源不知所措地拧着额间,抹了把手上的油腥便不想搭理满口荤话的某人。


 


“哎你走什么,我跟你一块儿去啊!”


 


在ore的最后几天,王俊凯果然一天不落地跟着王源,旁的时候还好,只不过一看到任凌岑,王俊凯便跟脊椎骨被抽走似的黏在王源身边,不等人说两句便出声打断,直到人无语消失才恢复正常。王源心道他幼稚,王俊凯也明白自己跟胡闹似的,奈何主权意识太强硬,理智与情感无法两全,任凌岑作为王俊凯通缉名单榜首,自然不会给人痛快。而那些对着王俊凯犯花痴的工作室学生,在遭受数日的视觉冲击后也都识相地缄口不言,纷纷清心寡欲眼不见为净。


 


在工作室欢送王源的当天,西蒙不出意外地找王源聊天,话里话外的意味和任凌岑一周前的闲谈不谋而合,王源笑着婉拒西蒙的好意。


 


“别急着拒绝,你才高二,还有一年的时间考虑。”


 


再多推拒的话只会显得不近人情,王源颔首,两人出门时对上候在门口的王俊凯,王源看到西蒙看向自己原本带着惋惜的眼神,在面对王俊凯的刹那,竟多出几分解脱的意味。


 


岁月飞得快,突降大雨一场,轻易洗去夏尾的徘徊,使得初秋得以喘息。


 


炎凉更迭,暑消夜长。


 


分秒不枉过。


 


雨后沁凉,舒适的午睡后王源便准备去学校的行李,王俊凯嫌他收拾早赖在沙发上不肯动,日子过得仿若平淡无奇,直到无人料想的门铃打破了沉静。


 


懒散一秒消失殆尽,王俊凯警觉地起身,看清是王雄坤和乔耀的脸出现在监视器的屏幕上后,他怔愣了几秒,随即才朝半张脸的王源比了手势,示意他不要出来。


 


-爷爷来做什么?


 


强压下心头攒动的疑惑,王俊凯挤出僵硬的笑容开门,王雄坤看了眼王俊凯后便径自走入客厅坐下,紧随其后的乔耀则站在一旁,对上王俊凯不解的视线他也微微摇头,露出同样困惑的神色。


 


“怎么就你一个人,你同学呢?”


“啊?”王俊凯瞳孔不自觉放大,支吾道,“什…什么同学。”


“乔耀说你不肯回家是因为要跟同学一起玩。”


 


王俊凯立即怨念地看了眼哑然失色的乔耀。


幸好王雄坤没看到二人的眼神战,自顾自地续道,


 


“我在想你玩的好的不就那几个,新交的朋友这么要好我怎么都得见见就来了。怎么?小同学怕生?还是又交了一个跟尤天一样的骨子就歪着长的家伙,不敢给我认识?!”


 


见王雄坤神色无异,王俊凯听自家爷爷这语气倒真像是单纯在关心孙子的生活,踌躇片刻后,王俊凯朝走道里喊了一声,


 


“王源,我爷爷来了,你出来下。”随即王俊凯转头向王雄坤解释,


“不是什么狐朋狗友,他跟家里闹了点矛盾我就收留了他,不肯出来只是怕生。”


“王源?”王雄坤若有所思,“这名字有点耳熟,是不是邹家那个…”


“您好。”


 


伴随着脚步声,王源套着不知何时换上的高领薄毛衣,看上去温顺不已,他冷漠却不失恭敬地朝王雄坤打招呼。而王雄坤也不愧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老人,面对王源特殊的样貌,丝毫未表露出情绪上的起伏,反倒让王源挨着自己坐下,随后竟挂上一副可亲的笑脸。


 


“我对你有印象,是不是就是你在帮我们小凯补习。”


 


王源微愕,即刻点了点头。


 


“我就说,他早该多交点你这样的朋友,别整天没个正经像只知道在外面闯祸等我收拾烂摊子。”


“爷爷!”王俊凯没想到爷爷居然在王源面前拂自己面子,一时间尴尬不已,连忙出声制止。


 


“你看看他,还嫌丢人。”


 


王雄坤指着王俊凯大笑了两声,气氛在笑声中竟衍生出令人意外的融洽,只是因为隔得略近,即便王雄坤年岁已高,浑厚的声音如同巨人的脚掌般扎扎实实地在王源忐忑的心间踏出个深坑,给人难以磨灭的压迫感。王源心知只要和王俊凯在一起,他终究躲不过相遇的时刻,面前的这个老人是王俊凯的爷爷,是Z市叱咤风云,独霸一方,令人面露惧色的王雄坤,也是所有人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忘却的,会毫不留情斩灭他和王俊凯这段意外的刽子手。


 


可是现下和睦的氛围让王源产生了一个让自己都觉得异想天开的幻觉,是否,或许,一切不会如众人预想那般,落入到糟糕的局面。


 


直到耳畔再度响起的声音打断他的游离,


 


“总之还得多谢谢你,我猜也是跟你做朋友,我们小凯现在才上进不少。不过小同学,你不热吗?”


戳中心事的关切让王源僵硬了一瞬,他下意识将领子往上扯了扯,匆忙回了声,“还好。”


王雄坤没有多说,转头面对王俊凯,故作严肃地硬声道,“我来呢,也就看看你,一切都好我就放心了。上学期末因为我的缘故又落下不少功课,接下来开学,你好好跟人家学学。”


“知道了。”王俊凯努努嘴。


“我去趟洗手间。”


 


王雄坤起身走向走廊尽头,趁不在这会儿,王俊凯对着乔耀吹鼻子瞪眼睛,


“耀叔你跟我爷爷瞎说什么呢?”


“他还不是看你一个暑假不回来担心你,我拦也拦不住。”


“那你怎么说知道我跟同学住?”王俊凯蹙眉,“你跟踪我?”


“没呢,上次来的时候你这摆了两双鞋,我当你好面子就没问。”


 


“我…”王俊凯自知是自己不够谨慎,目光怯怯地落到对面一言不发的王源身上,此时略显宽大的白毛衣将王源清瘦的身躯包裹,昏黄的光晕在身周一圈,使他看上去温柔又柔软。王俊凯心知,就连自己看到王雄坤到来的刹那,大脑都不禁一片空白,虽然王源看上去表现得镇定自若,内心的惶惶不安谁又能感同身受。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他本无需遭受这些心态上的折磨。王俊凯矛盾地思索着这些有的没的纠葛,都抵挡不住一股不可抗力在心间肆虐,


 


他想去抱一抱王源。


 


“我还有事,先走了,有什么事跟爷爷联系。”


 


王雄坤回到客厅后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眼神越过身前的人落到驻在角落的王源身上,面色看不出异象,所以直到关门的刹那,王雄坤走进电梯时,乔耀都以为他心情甚好,然而还没来得及开口,方才那副和蔼的表情在王雄坤脸上不余痕迹,脸色骤变的同时,只听王雄坤沉声,


 


“乔耀,你知道多少?”


“老大,你指的是…”


“王源。”


“您不都知道了吗?他是邹家的外孙,成绩特好,小凯之前的确是多亏了他成绩才有起色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


突来的厉声让乔耀心口一震,


“我问的是这个男孩子什么时候跟王俊凯搞在一起的。”


乔耀大惊失色,“老爷子我…我没明白。”


“王俊凯是我孙子,他一举一动哪点不对劲我会感觉不到,你见过他看哪个人眼神跟黏上去扒拉不掉似的,何况这天气,谁没事在家套个高领毛衣?”


“而且我刚去洗手间,除了我那个好孙子的卧室以外,其他房间压根就没有人睡过的痕迹?你来说说,都这个年纪的男生了,关系再好,有好到非要睡一张床的吗?”


“说不定不是您想的那样…”


“你别又给我替他说话!”王雄坤毫不留情地呵斥,“是不是我想的那样,找个人查查轻而易举!这个小兔崽子,打群架搞车子也就算了,还搞到男孩子身上去了?”


“老爷子你消消气。”乔耀担忧地望向王雄坤铁青的面色。


“这点破事还不至于我大动肝火。”王雄坤捂着心口不屑地嘴硬,“谁年轻没爱玩过,既然他爱玩就让他玩个够,看那个王源脸上还长了东西,我看小凯不就是图个新鲜,玩够了腻了自然知道分寸,何况要是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也不配做我王雄坤的孙子。不过…”


“您说。”


“我之前还以为他对这些不感兴趣,看来他真到年纪了。”王雄坤转动着拇指上的玉扳指,“正好前两天我随口提的事,可以提上日程帮着物色起来。”


“老爷子…会不会太早”


“乔耀我这身体你应该很清楚,难不成等我死的那天还由着他跟男人不清不楚?”


“老爷子…”


“赶紧按我说的办。”


 


在阳台上确认王雄坤离去的身影,王俊凯回身将准备去换衣服的王源拉住,环在怀里,出声安抚,


“刚才就想这么做了。”


“放开我,热。”


王俊凯忍俊不禁,“热你还穿这样?”


想到昨晚这人在自己身上作弄出的痕迹,王源嗔怪地瞟了他一眼,刚要拨开王俊凯的手,只听耳边传来一声,


“你怕吗?”


身前的人并未回应自己的问题,而是答非所问地回了句,


“你爷爷,不像听说的那样,看起来挺和蔼的。”


“和蔼?”王俊凯像是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笑话般瞪大眼珠,立刻苦不堪言地摇头“当他孙子这么多年,我怎么不知道他和蔼。”


“总会有的,比如你很小的时候。”


“从我记事起,他就和这两个字不沾边,我跟你说,在我还只有几岁的时候,我父母就被仇家杀死,他复仇的时候,把我一个人丢在一家孤儿院的小黑屋锁起来。每天不允许外界和我有任何接触,我差点没在里面得自闭。”


“孤儿院?”


王源对这三个字远比其他来的敏感,王俊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两眼,一时间按捺不下故意滋事的心思,


“不过,我在孤儿院遇上个小朋友,现在我回想起来,他算得上是我那段黑暗时光里唯一的慰藉,后来我被放出来跟他们提到这人,尤天跟我说这就叫白月光,还说我有初恋情结。”


 


“几岁就初恋,你还真早熟。”


 


王源淡淡瞥了王俊凯一眼,干巴巴从嘴角挤出几个字,不料想话音刚落,王俊凯猝不及防地抱住他。


“你不好奇吗?那是个怎样的人。他做了什么。”


“不好奇。”王源不快,这拥抱莫名让他觉着紧的难受,使他急不可耐地想要挣脱。


“我那个时候每天都朝外面喊,喊破嗓子也没人理我,突然有一天,铁门的缝隙里塞进来一张白纸。”


“后来门外一个小孩出声问我,你开不开心,我不客气地怼他,说谁在里面待着会开心。”


“本来我不打算理他,后来我实在无聊得很,问他是不是孤儿,他还生气地回嘴,说他家里一定会来接他的!”


感受到人蓦地僵在自己怀里,王俊凯笑着续道,


“我打开他扔进来的纸,那小孩说那是他画的画,紧接着就得意洋洋地夸自己画画的可好了。


“他还跟我说,”


“那红色的是鲜花,白色的是云朵,黑色的是眼睛,绿色的是青草…”


 


王俊凯俯下身,双手捧住王源的脸,将那人早已掩藏不住的讶异尽收眼底,下一秒,他听见自己出声问道,


 


“王源,你认识我的小朋友么?”


 


王源愣愣地与王俊凯对视,不知过了多久,他朝向王俊凯,嘴角罕见地勾抹出一丝笑意,让人不禁错觉这笑容好似带着几分得意。


 


“认识。”


“而且你运气可真不好王俊凯,他不巧也是个丑八怪。”


  


全然没有预料到王源会有这般反应,此时此刻,不论是狡黠的表情还是语意的调皮都让王俊凯难以自持的心动,他忿忿地捏了捏王源的脸颊,又在捏红的部位温柔性地亲了一下,


 


“不准你偷偷说他坏话。”


“而且你错了!”


 


只见王俊凯目光含笑,却闪烁着真挚,


 


“他分明是我的幸运。”


 


人每日或同上百人擦肩,或同成千人接踵,缘起缘散,谁会念想那转瞬即逝的匆匆一瞥,又回味那无望聚首的曾经沧海,所以王源以为自己从来不信命,可哪想天意弄人,偏为不信命定之人编纂不得不折服的命数,让其甘愿在爱意浓郁的佳酿中沉醉,在柔情泛滥的波澜中沉沦。


 


以至于迟到的回答情难自禁地在心间翩然跃升:


 


你怕吗?


 


我不怕。


 


 


 


-----------


时隔两个星期,希望大家不要忘了丑八怪哈哈,喜欢不要忘了小红心小蓝手支持一下哦!谢谢




还有评论!嘻嘻!

评论

热度(2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