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宝

爱吃爱玩小可爱

【澜巍】隔岸(十四)突厥王子澜×中原美人巍

离群之雁:

【ooc目录】
卡文卡到现在,我差不多是只废雁了orz
小澜孩不渣不渣不渣!!!阿杀也不会对沈美人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的!只是囚禁而已!!
想看小澜孩英雄救美的还要等等,明人不说暗话其实我还没虐完巍巍蛤蛤蛤蛤蛤
立个flag,隔岸大概还有四五更,大概二十多号左右完结
嗯我差不多要过气了鉴定完毕【允悲】


————————————
第二日,赵云澜就收到了一份请柬。
准确的来说,是一封用血写成的战书。
“今夜酉时,还请赏脸我部,设宴备酒,好好一叙。”署名是烛九。
赵云澜紧紧握着拳,指节已经用力到发白。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一定会把你给抢回来,用尽一生去好好疼你,爱你。
小巍,等着我。


被困在这里已经有两天了,沈巍清醒的时候就一直在寻找机会努力挣脱束缚,但他的身体状况实在太差,更何况体内还有一颗烛九埋下的定时炸弹,让他受了不少苦。
被囚禁的无助,毒发的痛苦,来自烛九的侮辱...这些犹如附骨之蚷一样缠绕着沈巍紧紧不放。绕是再坚强的人也忍受不了如此这般屈辱的生活。
沈巍最初也不是不曾反抗过,可是现在的他弱小得就像一只蝼蚁,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轻易地把他踩死。于是他学会了隐忍,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
随着“吱呀”一声门响,烛九走了进来。沈巍这时正靠着墙壁坐着闭目养神。
“看你的样子精神还不错。”
“.....”沈巍不答。
烛九也不恼,自顾自地说下去:“我已经给赵云澜下了请帖,今晚他就要来我这里做客,你难道就不想见他一面?”
“我可不认为你会给我见到云澜的机会。”
“我早就说过了,只要你乖乖听我话,我就会让你见到你日思夜想的赵云澜。”
“你以为我会屈服于你?”沈巍轻笑一声,“那你可就失算了,我可不是那样的贱骨头。”
烛九的脚步声近了,沈巍本能地紧张起来。
“别紧张,被困了两天的滋味不好受吧?我只是让你重见光明罢了。”
沈巍依旧一言不发,谁知道烛九会不会有新的花样。
烛九把蒙着他眼睛的黑布摘下。
“好了,睁开眼睛吧。”
眼前的世界在沈巍眼中成型,由于两天未能视物,沈巍的眼前还是有一些模糊。
他看清了眼前的烛九。
一头有些骚气的紫发盖住了右眼,一道狰狞的伤疤在发丝的掩盖下若隐若现。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吧?”
“烛九。”
“你处心积虑处处针对云澜到底是为什么?”
烛九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咔嗒”一声就把沈巍右手和双脚的锁链卸了下来。
“你到底要干什么?”
“如果我说还你自由你信吗?”烛九转身就走。
沈巍趁他不注意,从铁床上跳下来,一个手刃就要劈向烛九的后脖颈。
成功了。
“啪”的一声,烛九倒在了地上。
沈巍蹲下从烛九的腰间翻出了地下室的钥匙。
此地不宜久留,必须尽快逃出去和云澜汇合。
沈巍的手刚碰上门上的那把锁,这时异变突生,头脑中毫无征兆的眩晕令他险些瘫倒在地,钥匙“啪啦”一声掉落在地。沈巍一手扶着墙壁,另一手捂着头部,太阳穴处传来的尖锐刺痛刺激着他的神经。
本来昏迷在地的烛九站了起来,看着沈巍痛苦的模样,打了个响指。
“你...你究竟做了什么...”沈巍只觉得一阵剧烈的头痛袭来,他的身体竟有些不听使唤。
“我早就说过,你的身体里还有我的蛊毒,只要我想,它随时都可以要你的命。”
“啊啊啊啊啊啊!”沈巍双手捂着头,痛苦不堪,咕咚一声昏厥在地。
“早这样不就好了吗。”烛九拍了拍沈巍的肩膀,“起来吧。”
沈巍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起,原本清亮的眸子一片死寂,失了生机活力。
“是,主人。”



果然今夜酉时,烛九准时派了两位使者去接赵云澜。
“赵公子,我家主人有请。”
赵云澜点点头,回头比了个手势,大庆即刻会意,化作猫型悄悄尾随着他们。
风沙迷眼,赵云澜不知道在大漠里往那个方向走,走了多远,等风沙平息之后,也就来到了烛九的领地上。
也不知道那死猫跟上来没有。
“赵公子,请吧。”
席间歌舞升平,美酒佳肴应有尽有,可赵云澜的心思都不在这之上。
“赵大公子来了,烛九有失远迎啊。”烛九带着沈巍姗姗来迟。看见那人的瞬间,赵云澜红了眼眶。
“小巍...”
烛九挑了挑眉,“沈巍,还不快给赵公子问好?”
沈巍眼神木然,仿佛一个完全没有感情,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牵线木偶,赵云澜在他身上没有感受到一丝属于活人的生气。
“在下沈巍,见过赵公子。”

评论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