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宝

爱吃爱玩小可爱

彼黍 16

七月流火:

16


王俊凯和医生预约了周三下午带白歌去看眼睛,本来不打算告诉王源,但是想到每天王源六点十五都会准时在咖啡店门口等他,还是决定告诉他,如果王源有别的事做就可以提前安排。




“下午有事请假了,不用等我,自己吃晚饭。”他发了一条信息给王源。




“什么事,一起啊?”王源很快就回了。




“带我妈去医院复查,你上班。”




“那就更要一起了,排个队取个片什么的也快,中午你等我一起啊,我跟老板请个假。”




“我自己带她去就行了。”王俊凯瞬间回了他。




过了不大会儿,王源又发过来一条,“请好了,中午等我,下班一起回去。”




“……”王俊凯直接拨了个电话过去,“王源,下午你不用去,上你的班就好了,别瞎掺和。”




“我都请好了。”




“你上班才几天就请假,造成什么影响知不知道?”




“可是我们老板准了啊,我说我妈要去医院,他马上就同意了,还夸我懂事呢,没啥影响,放心。”




“你说什么?”




“老板准了,没啥影响啊。”




“不是,请假的理由。”




“我……妈要去医院?”




王源听到王俊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空气就凝滞了,他感觉自己贴着电话的一边耳朵都凉嗖嗖的,生怕下一秒就听到王俊凯劈头盖脸的谩骂数落。




“那个……我们老板叫我,先挂了啊,中午见!”王源麻溜地切断了电话。




中午王源准时等在咖啡店门口,太阳热辣辣的,脑门冒着汗珠,他刚掏出手机打算玩一会儿,王俊凯就推门出来了,明晃晃的光线刺地他眯了眼。




王源看不出王俊凯的情绪,只见他走了两步,还没来打个招呼就又回店里了。




再出来的时候,王俊凯手里拿了一顶鸭舌帽,还有咖啡店的标志,抬手就扣在了王源的脑袋上,扎着小揪的地方凸起一块儿。




“丑不?”王源抬手摸了摸。




王俊凯没回他,打掉他的手,又把帽沿往下压了压,把王源的半张脸遮在阴影里,“后边去。”




王源像往常一样挪到了后座上,王俊凯跨上车子脚上一蹬就走了。




低气压,这是王源唯一的感觉。




“那个……哥,我知道撒谎不对,但是我都这么大了,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也不是请着假不务正业去了,所以……”




“差不多。”




“啊?什么差不多。”




“不务正业。”王俊凯简单明了地给他定了性。




“……”王源举起三根手指直指蓝天,“哥我发誓,我绝对不是去跟着玩的!”




“哪个傻子会跟去医院玩儿?”王俊凯又狠蹬了一脚车子,带着王源在柏油路上飞快地穿过。




“哇!哥,你骑车也可以这么快的!”




王俊凯没理他,眯着眼睛,把一丝怅然藏在迎面而来的风里。“王源,你就是个傻子。”




声音不大,王源没听清楚,他也懒得去听清楚了,王俊凯身上有淡淡的咖啡的香味,还有暴露在风里似火骄阳的夏的味道,王源细长的手臂圈着王俊凯的腰,衬衫被他压得褶皱,不知是谁的汗潮湿了那块布料,但王源却觉得这样就刚刚好。




下午王俊凯叫了一辆出租车,两人掺着白歌直奔医院,要说永远人满为患的三大产业,王源觉得,除了银行、餐饮就是医院了。还偏偏有一群人背着破旧的挎包,胸前拿着个纸牌子凑上来问:“挂号吗?代挂专家号,可以插队的,很快的。”




王源摆着手把人从白歌身边推开,去看王俊凯,他好像并没有因为这些不断凑上来的人显得什么不耐烦,熟视无睹的样子。




也是,他还记得那个破旧车站,王俊凯最清楚怎么样在社会的底层过活,谁都逃脱不了命运的安排,也许他们在其他人的眼中,也不知道怎样苟延残喘地带着一个精神失常的盲人过活。




别人的生活永远都是你想象不到的,你也是别人眼中的别人,何况来医院的,还是最可怜的那种。




不同于上次到医院王源急匆匆奔往太平间的寂静,五官科这一层显然热闹了许多,小孩哭喊,老人蹒跚,男人奔波,妇女愁容,整个楼层飘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冷气开的很大,但压制不了来来往往的人的焦虑。




王源之前根本不会把这些如戏人生的细枝末节放在眼里,自从被生活一巴掌狠狠地拍下,从云端坠落,他仿佛一下子掉在了浸染了各种滋味的柴草垛里,时时刻刻被狼狈无措亲密包裹着。坐在等候区的椅子上,他显然没了上午的精神,一手挎着白歌的胳膊,坐得安稳,眼睛却直愣愣地瞄着眼前路过的各种各样的人。




王俊凯看到了他在走神儿,于是掏出钱包,递给王源一张就医卡和一沓钱,给他找点事做。




“去充钱,上次剩得不多了。”




王源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接过东西麻利地站起来,“好的,哥。”




王俊凯看着他瘦削的身影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眼神也暗淡下来。




“小凯,王源这孩子,挺好的吧?”白歌问。




“嗯,是挺好的。”




“你们怎么认识的啊,之前没见你提过。”




“他刚来我们这里没多久,咖啡店认识的。他在这世上……举目无亲了。”王俊凯还记得王源说这句话时的洒脱。哥,我背井离乡,举目无亲了。那时,是他开玩笑的顶嘴而已,但是今天看到王源坐在这里时的那种怅然若失,王俊凯才感受到他隐藏在洒脱下的落寞。




白歌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她说: “小凯,对这孩子好一点儿吧。”




“我知道,妈。”




白歌的眼睛看得很顺利,王源的跑前跑后确实节约了很多时间。医生肯定了在恢复的状态,但就算是完全好了,视力也会大不如从前,这个王俊凯早有心理准备,只要是在恢复就足够他高兴了。




开了一大堆药,最后医生又问,要不要辅助物理治疗,那样效果更佳,然后把物理疗法和原理也解释得清清楚楚。




“医生,我们又不可能天天来医院做治疗,买回去吧,又太贵了,我看还是……”白歌抱歉地说。




“哥,我觉得买吧,既然在恢复了就是一个契机,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我觉得也要试一试。”王源在王俊凯身后小声地说,“虽然说医生肯定自己有提成,但这也算个治病的办法。”




王俊凯低头在他耳边轻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让你去存了钱。”




王源恍然大悟。




然后王俊凯冲医生点了点头,“那就麻烦您了,我一会儿买药的时候直接去取器材吧。”




“嗯,好。”医生笑呵呵地冲着白歌说,“都说养儿防老,我看这话没错啊,虽然您还不老,可这儿子多好啊,我看您啊,就放宽了心,不要乱想乱愁,多晒晒太阳,多活动活动,这眼睛呀,自然就好的快了!”




白歌拉了王俊凯的手:“小凯,这……”




“妈,您好了,我才能安心工作不是吗?”王俊凯安慰她。




白歌叹了口气,点点头。




医生把就医卡还给王俊凯,“像上次一样,已经给你预约了神经科,直接去就行了。精神好了,对眼睛也有帮助,眼睛好了,多接触外面的事物,能促进精神恢复,两者相辅相成,别大意。”




“好,谢谢医生。”




“不谢,赶紧去吧!”




白歌又在神经科做了一个小时的干预治疗,医生将病人和家属隔离开,不允许接触,王俊凯和王源就坐在外面等,王源低头玩手机,王俊凯看他随便点开了个什么网页,乱七八糟的新闻快速地滑过,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干脆扯了他去楼下药房。




“我们先买了药和器材吧,一会儿她出来,咱们就直接回去。”




“嗯。”王源把手机塞进裤兜里,跟着王俊凯下了楼。




数不清的药盒子装满了一个篮筐被配药师从窗口推了出来,最后又搬给他们一个小型治疗仪。




王俊凯把药盒一一装进袋子里,瞄了一眼收据单,打算也塞进袋子里,然后他动作一滞,拿起单子又看了一眼,确定余额那一栏比他刚刚让王源存进去的钱还多,他瞬间停住了脚步,脸上的表情也变了变。




“王源,你想干什么?”语气是王源从未听过的严肃。




“我?……我帮你搬仪器呀。”王源把那个超大的盒子抱在胸前,艰难地回着头看他。




“我说的不是这个!”王俊凯上前一步扯住他的胳膊,“这余额怎么回事?你要干什么?”




王源被扯的胳膊一松,差点把盒子摔了,赶紧抬了一条腿接住,然后轻轻地放在了地上。




“哥,我就是想,我现在一时半会也没什么用钱的地方,就先……”




“救难扶贫啊?”王俊凯渐渐愠怒,“你当自己是红十字会?”




“我只是想帮你分担一些压力和……”




“你能请假来就已经太多了。”王俊凯打断了他,“王源,你是三岁小孩儿?”




“什么意思?”王源皱眉,他听不懂王俊凯在说什么,“什么太多了?”




“你给的太多了。我们才认识多久?你就这么大意地把你仅有的积蓄拿出来了?万一是骗子呢?”




王源松了一口气,笑着说:“你怎么可能是骗子,哥,别逗了,再说了这点钱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不影响我什么的。”




“你很有钱是吧?”王俊凯气不打一出来。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王源皱着眉干着急。




“这钱要还吗?”




王源摇摇头,“我只是希望白阿姨早点康复,这样你就可以……”




王俊凯三步两步逼近他,盛气凌人,眸子里两团怒火,“你想做银腹蛛?”




“我……”




“可是我不想做吸人血的姬蜂,王源。”




感受到明显的拒绝,王源不自觉地后退一步,“哥……”




“存了多少?”




“一万。”




“钱包拿出来。”




王源无奈,乖乖地把钱包掏出来给看他。




王俊凯随便抽出一张银行卡,手机拍了一下,又把卡塞进钱包里还给了他:“回头转账给你,走吧。”




说着王俊凯弯腰提起了那兜药,又搬起了箱子。王源一句话没说,默默地跟在后面。




回去的时候,一路无语,王源把那顶鸭舌帽压得很低,像是要遮挡脸上的情绪,这样还不够,他刻意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转脸看着窗外。




王俊凯偶尔瞄他一眼,却没有主动找他说话,这样一直僵着一起回了家,王源在五楼跟白歌说了再见,就锁了门。




王俊凯听着身后哐当一声门摔得巨响,一手搬着仪器,一手扶着白歌并未停留。




“刚才不是还好好的,闹别扭了?”白歌问他。




“没事儿,小孩子脾气。”王俊凯扶她站定,转身开门。




“不是说了对这孩子好一点儿吗,你不是不知道他的难处,对吧?”




王俊凯扶着她回沙发上坐下,把东西全都放下,回手带上了门,又去倒水。




“就是因为知道他的难处,才不能由着他乱来。”




白歌接过微烫的白开水,“小凯,我瞧着你对他和对别人是不同的,好不容易有个人,能让你……有了一点变化,活得像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不要丢掉他这个朋友,好吗?只要你不孤独,妈妈就开心。”




“妈,他今天本来是该上班的,下午刻意请了假,在医院我让他去充钱,他拿自己的一万块充了进去。”




白歌也愣住了,他没想到王俊凯口里说的刚刚认识的这个小孩儿,愿意为他们家做到这种程度。




“这孩子……”




“是个傻子。”




“你最讨厌别人这样……施舍……帮忙,是吧?”




“不是讨厌……”王俊凯靠在了沙发上,看着对面墙上的钟表发呆,过了一会儿,像是下定了决心,“我不能把他也绑在这张蛛网上,妈,那会毁了他。还有,这么轻易就把自己的钱打到了别人的账户,以后如果哪个人想骗他,就像……”




就像王慎一样,就像他们现在这个破败的家一样。这样的错误,这样的路,他绝不允许王源重蹈覆辙,一丁点的可能性都不行。




王俊凯的眼睛里,渐渐抹净了下午看到王源拉着一张脸时的那丝犹豫和不安。




“那你跟他好好说说,他会不会理解?”白歌问。




王俊凯摇摇头,“你不了解他,他那个性子看着什么都好商量,其实也是个认准了不回头的,请假就已经自作主张了……要是这次由着他来,以后就……”




白歌端起水杯沉默地喝着水,不再问了,王俊凯向来有他自己的打算。




王源回家把钱包往桌子上一扔就赌气躺回了床上。




什么意思,这么不留情面的话,这么强硬地还钱,王源觉得非常委屈,他也是一片好心,他从来没有这样捧着一颗赤子之心送到别人面前过,可是王俊凯好像根本不稀罕。隔阂,距离,前些日子让王源微微感觉到不舒服的东西,现在突然重的像一块大石头压在了他的心上。




王源觉得自己是一张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现在被一掌推出了千里之外,面子也没了。




王俊凯不给人情,不给信任,好,他不要,这个王源认了,可是自己要给他,竟然也被拒绝。




不能要,也不能给,王源现在有点迷糊,他们俩是靠着什么在一起的呢?两个人不应该相濡以沫,互相支持吗,难道自己对喜欢的定位是错误的?




王源觉得自己脑子里被问号和不安塞满了,偏偏王俊凯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地回家了,最后连句话都没有。




正气愤着,手机叮的一声响了,他迫不及待地打开,其实王俊凯现在说些什么的话,也不晚,只是这么一瞬间的猜测,他就已经有点心软了。




“您的借记卡账户0074,收入人民币10000.00元,账户余额……”王源没看完,直接把手机扔在了床上,操!




叮。又来一声。




“上来吃饭。”




王源斜了一眼,现在再说什么也晚了!

















*
等爱的人很多,不预设你会在乎我,难道一生的时间都用来换和你一个误会。谁能真的让谁,幸福到故事的结尾。何必那么的慌张,有时清醒才是错误的开始。我不需要,也不重要,做一个傻子多么好。我不明白,也不需要明白,就让我这样到老。没什么紧要 ,只需要你轻轻一个拥抱,就算不留下什么也无所谓。就算留下了什么也都珍贵,做傻子多么好。
                                                  ——《傻子》




评论

热度(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