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宝

爱吃爱玩小可爱

彼黍 17

我就信!

七月流火:

17


终于还是饿着肚子在朦朦胧胧中睡着了。

第二天一睁眼还是饿的要死,王源嘴巴里叼着一根油条出了巷子,王俊凯刚好帮老板娘进货回来,王源愣了愣,抬脚跨上了车子。

刚交接完,王俊凯感觉到有人嗖得一声从身边擦着衣角过去了,车子快得出奇,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他扭头看了一眼,跟老板娘说了再见,才步行着往咖啡店走去。

以往这样碰见,王源总是要坐在后座慢悠悠把早饭吃完的。王俊凯感觉到了他的反常,或者也许是王源故意表现出来的情绪,就像昨晚不回短信一样。

下班的时候王源没有等在咖啡店门口,第一次,王俊凯刻意在咖啡店门口呆了一会儿,又朝着王源来的那个方向望了望,不见踪影。回家路过五楼听到501放了很大声的音响,偶尔夹杂着几句跟唱,嗓音清脆,辨识度很高。他的嗓子好了,比原来的声音还要好听。

再以后王俊凯便没有再等过了,关于王源的情绪,他既没做什么,更没有说什么,依旧正常上班,照旧生活。

没有一天例外,连下班、下课回家的时间都准确无误,王俊凯的脚步没有一丝慌乱。王源站在门里默默地想,他的反常,没有给王俊凯带来任何……影响。他的存在,或许也没有给王俊凯带来过任何影响。

王源开始反思,那么点小事是不是至于,这样又是不是无理取闹,可是渐渐地他又发现,也许只是自己一个人在演戏,王俊凯根本没有参与。

于是吃饭,上班,下班,睡觉。

像是一场持久战,双方阵营都没有打算先一步妥协,手机里更没有彼此的一点消息,走了碰面,王源犟着一张脸就过去了,王俊凯也只是淡淡地看他消失在视线里。

七月末了。

王俊凯跑了几家银行,把笔记本上所有的账号都转了一次账,每一笔都不多,因为账号太多,一个月挣来的钱杯水车薪,何况这个月还给白歌买了一台治疗仪。但每一个账号转账从不间断,这样就证明他还活着,他们家还在,不会赖账。

每个月的这一天,对王俊凯来说都像是一个劫难。被掏空的银行卡,又重新一穷二白,仿佛是一个无限死循环,不断起跑,不断到达终点,终点的尽头不是休息,而是又一次催促的枪响。

笔记本翻过,重新登记一遍最新尾款。怎么叫尾款,这样一个尾巴,比他走过的二十一年的路都要长。王俊凯也有情绪的,只是他藏得太深,强迫自己坚强便先戴上冷漠的面具,这样仿佛就切断了那些对生活,对白歌,对还债,对自己无用的情绪。

出了自助银行,王俊凯拿着本子,也在马路牙子上坐了下来。以往他总是嫌弃王源这样坐着吃灰,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传染了,竟然也觉得就这么一个人坐在这里挺好的。

没有地方可以容纳他那些多余的情绪。

夜校不行,咖啡店不行,家里也不行。

好像就这样一个扬尘四散的街边,才能宽容地接受他奢侈的遐想。

如果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冗长的噩梦,梦醒来的时候,王慎刚刚回家,白歌在厨房里烧着他爱吃的红烧肉,这个午觉睡得时间有点长,周末作业还没有做完,高二的会考,明天就要出成绩了。一切都还停留在王慎那个发小“衣锦还乡”的前一天。

这个偷来的梦,像是意外在跑道边缘发现的,能够让他停下来躲进去喘口气的墙壁的裂缝。

忽然一滴水渍打在脚下,绽开一朵小花,紧接着啪嗒啪嗒的水滴紧急降落,重重叠叠,掩盖了轮廓,地面渐渐湿成了一片,把王俊凯重新扯回了那条起跑线。

哪有什么如果,哪有什么重来,人要醒着活,王俊凯记得自己曾经这么残忍地给过王源一个巴掌,告诉他不要停,站起来,向前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关于生活中的许多考虑,丝丝缕缕,渐渐都与王源牵扯了关系。

王俊凯起身大步向着家里奔去,倾盆来的大雨没有给他片刻停歇的机会,身后的电闪雷鸣像一条条淬了盐水的长鞭前仆后继地向他抽打下来——白歌还独自一个人留在家里,这样一个可怕的雨夜。

这个小城镇的雨总是这样突然,突然地从来不给他一点准备时间,所以他有很多次都没有办法在雨来之前第一时间出现在情绪不稳的白歌面前。

王俊凯整个人都湿透了,雨水顺着裤角滴滴答答把楼道弄湿了一路,衬衫湿漉漉地贴在身上,到了家门口,转动钥匙的那一刻他却犹豫了,没有沈心的砸门,也没有听到白歌歇斯底里的哭声,那是不是白歌状况还好?王俊凯突然间又燃起了一丝希望,会不会病情有所好转?可是自己这样湿漉漉地进去,被她发现的话,又会不会把情况变得糟糕……

怀着各种不确定,他轻轻地打开了门。

还是一片狼藉,王俊凯环视一圈,那点奢侈的妄想被打破了。可是不见白歌的身影,他再往里走,听见卧室里一个熟悉的声音轻笑,清澈干净又温柔,“那他小时候岂不是很皮?”

“是很皮,那时候我拿着扫帚满屋子追着他打,可他跑得很快,人又小,尽钻空子。”

“哈!”王源忍不住笑了一声,又翻过一页相册,“没想到他小时候跟我一样。这张呢,哎?嘿,阿姨,这张是小哭包!”

“是不是端着一盆水果?”

“对,就是这张。”

“他爸爸把那张叫做'孔融不想让梨'。”白歌的声音里满是温柔。

“哈哈,这张看着还小呢。”

“是,特别小,那天还是他的四周岁生日。”

“竟然把寿星给整哭了。”

“嗯。”白歌也笑起来。

王俊凯淌着一身的水站在门口,脚下的地板湿了一片,但他就那么愣愣地站着。他很久没有看到白歌这样笑了,那种没有满目疮痍的幸福的笑。他也没有见过这样温柔的王源,卧室的灯光暖暖地打在那张白净的脸上,一双眸子弯成小桥,丰盈的唇瓣绽开,灿若夏花,像有一层朦胧的光圈映在那个身穿白T的少年身上。

王俊凯似乎感觉不到身上紧绷的布料和冰凉的触感了,刚刚在银行外的疲惫不堪也瞬间消失殆尽,过往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这形形色色的苍茫世界,还有这么一个人,竟然让他发现了有这么一个人,笑得这样干净又纯粹。

有一团火,烘干了王俊凯刚刚沉在了深潭的心。

也许被注视太久,王源终于抬起了头,看到他狼狈的样子,满脸的惊讶。

嘘。没有发出声音,王俊凯在嘴边比了一个手势,就立刻转身出去了。

王源点点头,依旧跟白歌一起看着相册。

虽然不想,可王俊凯还是赶紧回了自己的卧室,来不及换衣服,他从兜里掏出笔记本,甩了甩水,小心翼翼地打开最新一页在桌子上,还好,只是边沿部分浸了水,他撕了一点卫生纸轻轻蘸着一页一页擦拭。

过了一会儿,王源跟白歌说了再见,出了卧室,王俊凯回来了……可以离开了。

路过王俊凯的房间,见他背对着门坐在桌前,不知道在忙什么,衣服也没换。

王源犹豫了一下,还是敲了敲门,“我……先走了。”

王俊凯的手抖了一下,他忽然推开椅子,转身向门口走来。

王源要抬起的右腿又卸了力气,似乎很久不见,很久没有被那双漂亮的眼睛注视,他想冲动地停留两秒钟,就两秒,再转身离开,也……不算太丢人。

可是王俊凯两秒钟也没有留给他,王源只感觉到手臂被很大的力气抓住,一下子整个人就被拽进了卧室,啪嗒一声,身后的门落了锁,王源惊讶微张的嘴巴忽然被一双冰凉的薄唇封住了。

王俊凯的力气很大,唇畔冰凉舌尖却滚烫,肆溢地在他的嘴巴里疯狂驰骋,发泄般的占有。

突如其来的亲密,让王源不知所措,他们不是还在冷战吗,王俊凯不是不在乎吗,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在演戏吗,而他多管闲事地跑上来还没有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

王俊凯一手钳着他的后颈,一手掐着细瘦的腰侧,不管王源是否思绪纷乱,不管那眸子里有多少疑问,从他的嘴巴转辗脸侧再到鼻尖,最后轻轻吻了他的眼睛,弄湿了那微颤的睫毛,逼迫他双目紧闭。

“不是说了,记得闭眼。”吐字含混不清,清冷的声音却充满了诱惑,说完匆忙在那里亲吻两下,又寻到了他的嘴巴。

王源感觉到自己的T恤和牛仔裤都被弄湿了,破洞的膝盖那里沾了冰凉雨水,顺着小腿滑落下去。他的一只手还撑在门上,另一只手抠着白色墙壁,粉末欠进指甲里。

“抱着我,王源。”王俊凯低沉的声音蛊惑。

干涸的河床重新灌注了溪流,奄奄一息的碳火噼里啪啦窜出了火星,抱着我,抱着我,王源的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三个字,去他#妈的面子,去他#妈的忍耐!王源抬手就搂住了王俊凯的腰背,湿滑的舌头像条未经世事的初生小蛇缠着王俊凯横冲直撞,擦过他从未触及的舌根,舔舐那想念许久的锐利虎牙。

感觉到王源的回应,王俊凯更加用力地把他揉进自己怀里,肋骨硌到生疼,手臂青筋暴露,依旧没有松开的意思。

王俊凯今天很不一样,虽然到现在为止只和他说了两句话十三个字,可王源能够感觉到,这些日子,王俊凯并不是台下看戏的观众,他们两个分明站在舞台上钢丝线的两端。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肯先伸出了一只手,可是现在王源又觉得无所谓了,谁先低头,为什么低头,又为什么开始了冷战,什么狗屁的解释,他通通都不想管了。他想王俊凯,特别想,每天一次的背影,淡淡的一个眼神,从四楼到六楼经过的六十三个台阶,每阶一步的声音,都不足够填满他的深不见底的想念。

王源膝盖忽然发力,逼的王俊凯后退了一步,他就上前一步,紧紧拥吻在一起的两个人,几秒钟就挪到了床边。

王俊凯触到床沿的那一刻,嘴角忽然扯出来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他一个转身和王源调换了位置,护着王源的后脑勺扑在了床上。

天旋地转之间王源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就已经躺在王俊凯身下了。

“操!”王源闷哼一声,一句惯常的咒骂脱口而出。

“操什么?”王俊凯撑起手肘看着他,戏谑意味明显,“这不是你想要的?”

王源忽然脸憋了个通红,他也没想是以这样的姿态结束好吗,还……还被调戏!王源猛得用力翻个身终于占据了高地,他就势坐在了王俊凯的腰上,把他湿漉漉的衬衫领口攥在了手里。

“王俊凯!”王源盯着他被雨水打湿后的俊脸失神半天,最后终于憋出一句,“你他#妈怎么这么好看!”

“不然呢?”王俊凯依旧钳着他的腰不肯放手,“怎么不叫哥了?”

王源盯着他看了两秒,忽然趴下来咬了他的下唇,“王俊凯,王俊凯,王俊凯!你为什么总是这么自信,永远都是这么自信,自信得我以为你根本不在乎,可是你刚刚……你明明需要我。”

王俊凯被咬得生痛,他倒吸了一口气,却没有躲开,任王源咬够了放开他,嘴巴火辣辣得疼,他能感觉到下唇迅速肿了起来。

“满意了?”王俊凯盯着王源泛着水光的眼眸。

“不满意。”王源忽然趴在了他的颈窝,闷着声说了一句,“我很想你。”

王俊凯感觉到左胸口处一阵揪心的痛,是他许久没有过的陌生情绪。王俊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吐出,仿佛即将要说的话,会将他打入深不见底的牢笼,可他想说给王源听了。

“我也想你。”他扣着他的脖颈安抚地摩挲着,“你说对了,王源,我需要你,我想要你,可是我怎么要的起。”

“怎么要不起?”王源闷闷地说,“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你为什么要不起?”

王俊凯捏了捏他的脖子,“你给的太多了王源,我不只是说那一万块钱,你明白吗?”

“就因为这个,所以你一直不理我?”

“我没有不理你,是你不理我。”王俊凯淡淡地说,就像他每天淡淡地看着王源风一样地离去。

“那是因为……”王源抬起头,直视着王俊凯的眼睛,看到那双眼睛里重新恢复的淡然,他忽然没了理直气壮的勇气,解释已没有意义,他问,“不能要,也不能给,是吗,哥。”

王俊凯没有回答,他只是抬起头,又吻了一下王源的嘴角。

“你这样,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了。”王源有点委屈。

“你什么都不用担心,王源,喜欢你的喜欢,牵你想牵的手,吻你想吻的人,你什么时候想要一个拥抱,我就在你身后等着。”

王源眼睛忽然有一点湿润,他很佩服王俊凯,这种淡然表情,却能说出这么一堆感人的话,他差点就缴械投降了,可是,他觉得不够,只是这样还不够。

“所以,你只给我你的人是吗?”

王俊凯摇摇头,“还有我的心,都给你。”

“那人情,信任……”

“傻瓜。”王俊凯揉了一把他的脑袋,“我什么时候说过你不能拿。只是有一点,上次的事,下不为例,你以后也不可以随便跟任何一个人分享自己的财产积蓄和你无条件的信任。”

王源皱了眉,好像绕了半天又绕回了那个圈子里,他总觉得哪里有问题,可是一时半会却找不出症结所在。

最后犹豫着问了王俊凯一句,“你是要我……什么都不给你,也不要信你?”

“是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

王源好像生气了,因为王俊凯的衬衫领口又被揪了起来。

“王俊凯,说你喜欢我!”清澈的声线,霸道,不容置疑。

“我喜欢你。”王俊凯无奈地捏了捏他的脸颊,却也说的认真,这是他第一次亲口说,喜欢一个人。

“我就信!”王源拽着他的领子就吻了下去。












*每天都壮着胆子把自己写到穷途末路🌚




评论

热度(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