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宝

爱吃爱玩小可爱

杨梅烧酒(完结)

Sighfly:

叁拾·完结篇












.叁拾.






过年那些天,江城就开始变得冷清,很多在市内工作的人也早就回了家乡,车流行人变得前所未有的稀少,沿途的店面关的关,停的停,最多的也就半拉着铁门,看不清里面的光景。
每个人都在除夕夜里团聚在家中,一桌人围绕在一起,吃着大鱼大肉,再守着杯盘狼籍看没有选择的电视栏目。

那些俗套的节目,网络上流行过的梗逗得一群中年人哈哈大笑,王俊凯忍不住往角落缩了缩脖子,点开五人小群。

“申请不等许河了好不好,我快呆不下去了,你们知道吗,那些过时的段子被小品演员一本正经的念出来,我真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王源感同身受,过年难得去趟爷爷奶奶家里,各色亲戚已经比电视节目更让人不适:“许河你还没吃完饭吗,要不我们先碰面,你家里应付完了再出来。”

黎青渝:“啧啧啧。”
闫灵好:“啧啧啧啧啧啧啧。”
许河:“你们两个敢!”


王俊凯无语,不敢再在群里多话,自从这些人知道自己已经跟颜青一拍两散以后,这种自觉把小团体两极分化的气氛简直要人命。

于是点开王源的私聊窗口,打扰了.jpg
王源,咋了.jpg

王俊凯:“要不然咱俩先出来吧。”
王源:“emmmm……不是说好大家一起的吗,烟花都在许河那里,一会还要去接他。”

王俊凯,凝重.jpg:“你在跟我开玩笑。”
王源:emmm.jpg
王俊凯:emmm你个头.jpg
王源:心肥意冷.jpg

没忍住笑出声,皱了皱眉觉得王源就是故意跟自己装傻装怪相:“我已经出电梯了,马上打车过来,上车了跟你说,你就下楼来等我,知道吗。”
王源乐在其中,继续跟他贫嘴没完没了:“那不太好吧,许河也是我们的小伙伴呢。无辜.jpg。”

然后王俊凯选择开大:“比起小伙伴我更想见对象。”

那边反复出现了好几次的‘对方正在输入’,这六个字和备注昵称反反复复的切换多次,终于停止下来,半晌,来了三秒语音。

“……神经病。”
声音很小,还能听见那边隔得很远的笑闹,于是王源说话的音调就显得格外的柔软温润,鼻音很重,黏糊糊的像酸甜的果汁软糖。

遥遥来了一个打着红牌的空车,由远到近,王俊凯抬手拦住,然后按下语音:“神经病上车啦。”
王源听的耳廓通红,握着手机的掌心发了好多汗,浸的手机壳颜色都一深一浅,把汗湿的手心在牛仔裤上蹭了蹭,快步走到门口去:“我先和朋友出去玩了。”


路程不远,这个时机也不会堵车,所以坐上出租车不过十来分钟的距离。
他不喜欢灯火辉煌,不喜欢车流,王俊凯不喜欢一切看似热闹非凡的装点,他一直觉得这些都只是虚无的假象,那些万家灯火只会让人觉得更加寂寞而已。

可是现在,可是此时此刻,他看着沿途的街灯,看着平地而起的高楼大厦,看着遍布江城的火树银花,往年里那些空荡荡的愁绪啊统统不见踪影。
手机又来了提示音,王源:“我到小区门口了,太冷了。”

王俊凯三两下取了围巾攥在手里,除夕夜的起步价有往上调整,王俊凯有些急,于是掏了一张整钞塞给司机师傅,车还没停稳就拉开了车门,冲着司机笑的见眼不见眼:“新年快乐。”


恨不得三步并做一步,恨不得瞬间移动,恨不得立马跑到远处那个人的身边去。
王俊凯一下车就看到百米之内的某个人,他跑过去,脖颈没有了围巾空荡荡,冷风刮着脸颊也不留情面,却还是带着笑的。

然后王源也走过来,走的越来越快,短短几秒,彼此恰如其分的伫立在对方身前,王源才从室内出来不久,脸上还红扑扑的,像缺氧似的。
王俊凯走过去,把自己的围巾套上对方的脖子,打了一个简单的结,扯了扯掉出来的那一头:“走了。”

王源一蹦一跳的赶到他身边去一同朝外走:“去哪儿玩?”

“南滨路去不去?”



二十二点整。
江城的灯饰工程还是值得赞扬的,各色楼宇挂着五光十色,江水粼粼的荡着,像打翻了的水彩盘,万物柔软成一方风花雪月。
情爱果然让人迷惑,他什么都不想了解,也什么都不想思考,在昏暗的江畔步行道拉着王源的手腕亦步亦趋的往前摇。

他只管掌心里的温度,他只管谈情说爱。

王源抬头看遍了江城的夜色:“我觉得我们好像已经步入了老年生活,江边散步什么的,怪不习惯的。”
王俊凯停下来去看他,看他乌黑的瞳仁除了光晕好存在些什么:“那你喜欢什么。”

王源反手抓住他的小臂,彼此拽着对方厚厚的袖口:“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吧,别刻意的,呃,咱俩就,自然一点吧。”

王俊凯笑着乖乖等他把话说完,他能听得懂,王源在嫌他造作,嫌他不自然。
于是下一秒就恢复本性,拖着对方的腕子拉到了石栏边,顺势抬手握住栏杆两侧,圈出一片空间。

王源说的很对,文质彬彬不适合王俊凯,这个人就是具备着十足十的侵略性,他散发的荷尔蒙气息就像每时每刻都在摇旗呐喊要和谁决一死战。

王俊凯压过来,他才觉得充满了安全感。
就是这个道理嘛,王源勾了勾他的下巴,野狼就别装什么小猫咪了。

然后王俊凯亲他,又闻了闻:“糖醋排骨。”
王源半真半假的踹他:“你什么毛病?”
然后王俊凯又亲了一下:“红烧狮子头。”
王源直翻白眼:“你还韭菜大饺子呢!”

王俊凯又凑过去亲他,王源侧头躲开,亲吻落在了软软的脸颊,随即被擒住了下巴,被迫转回来和人对视,王俊凯如愿以偿的亲到了嘴:“跟你闹着玩呢大饺子。”

王源又气又想笑,牙齿亲亲扣住对方的唇瓣咬了一口,以示威严。


这个光景其实说来也实在冷硬,深冬的夜里,除夕的江畔,耀眼的电子屏幕,一个生硬冷漠的人世间。
这是王源最讨厌的场景,他总是在这样的季节里寝不安席,灵魂肿胀。

而此时此刻,蝼蚁也变成了好景,爱人的亲吻,万物柔软。
于是他回应,比以往都深情,他缴住王俊凯的后领口,指腹轻轻磨蹭他的耳根,他不知倦怠,任由情丝缠绵悱恻。

王俊凯掌心发烫,偷摸的拉开王源羽绒服的拉链,开到腰腹的位置,再偷摸的,隔着里头单薄的T恤握住小孩的腰身。
实在是不受控的,像是孑立在久旱的土地,摸索到沙洲的清泉,他堵的王源近乎难以呼吸,也终于丢弃了屏障,当他的手心抚上小孩嶙峋光滑的后背,他终于退开,看着王源大口的喘息。

王源恶狠狠的看着他,拍了拍还放在自己衣服里的那只手,示意他拿出来:“你是什么饿死鬼。”
王俊凯选择没皮没脸,偏不把手拿出来,还变本加厉的往上摸,被王源抓住手腕:“这是大街上!”

王俊凯为了证明自己有在意地点场合,于是更多的贴着王源,靠着宽大的外衣,遮住夹在两人之间的动作,王源把头埋在他的肩膀,又气又臊。
他倒不是又了什么过分的举动,只是王源觉得实在不合适,抱了没一会,兜里的手机就开始响起来。

王源笨拙的把手机掏出来解锁,群里在叫嚣着该集合了,他准备回一个马上,被王俊凯抢了手机。

王俊凯一脸真诚的看着他:“我有一个想法,你觉得怎么样。”
王源秒懂,咽了咽口水:“我觉得……太快了吧……而且大过年的………”

王俊凯听了这话灵光一闪,更加确定:“大过年的,挺好的。”
王源面露难色:“可是许河他们还在找我们。”

下一秒王源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机关机,再落尽了王俊凯的衣兜里:“没找了。”


走的位置很恰巧,王俊凯用自己手机在美团上一搜,两百米内就有一个四星酒店,他清了清嗓子定了个房间。
一本正经的锁屏,再替王源把衣服扯好,拉上拉链,每一个步骤不急不缓,简直像在做什么学术交流的预备工作一样,严肃的王源一愣一愣的。

情到深处水到渠成和一步一步做好预备工作的两种体验,当然人行道上是没有给他们创造瓜熟蒂落的条件的,于是两个童子军反而有些拘谨了。
一前一后的跟着导航找酒店,并且专心致志的套路了到底哪条路上去比较近。


快到了酒店门口,隔着马路,王源又停了下来:“所以你叫我出来就是?”
王俊凯慌了,天地良心他不是他没有:“这是个意外。”

王源想了想换了个说法:“你带身份证了?”
王俊凯有把身份证放在钱包里的习惯于是避无可避,硬着头皮:“带了。”
王源更加确信王俊凯早有预谋:“出来放个烟花你带身份证?大冬天的到滨江路还能找着个就近的酒店?”

完全是,毫无反驳的理由,于是王俊凯不解释了:“没错,怎么着吧。”



酒店大厅挂着巨大的水晶灯,各面折射的光彩闪的王源眼晕,他低着头站在王俊凯身后等他拿房卡。
看着王俊凯熟门熟路的找到电梯,刷卡按楼层,王源没忍住又嘴贱:“熟能生巧啊?”

王俊凯怕了王源的一语双关了,干脆不回应,只等着电梯停靠,带着人往房间去,关门插房卡开暖气。
王源脱了外套溜达了一圈,把窗帘大大的拉开,外头就是江城的半岛桥梁,层次错落着的高架,车灯像星光一样盘旋流转,天空突然炸起了烟花,灿烂的闪烁在江城上空,映的黑暗的房间都落下点点光斑。

王俊凯没有开灯,从后面把王源圈在怀里,下巴轻轻放在王源的耳朵边:“你其实一直都很介意。”

他知道王源那些看似不痛不痒的话说了一次又一次,就证明他其实一直看不开,只是努力的自我游说。

王源看不到他,却不想显得自己小气,于是摇头:“有什么可介意的。”
然后拉了拉王俊凯环绕着自己的双臂:“王俊凯。”

“嗯?”

王源被他的气音哼的耳朵发痒,躲了躲,又被王俊凯抓住,蹭了蹭对方的耳骨,王源叹气:“咱俩真的太俗了,俗不可耐。”

满脑子都是胭脂俗梦,巫山楚雨。
满脑子都是声色犬马,爱不爱我爱不爱你。
太俗了。

车速有点快,系好安全带。




链接:https://shimo.im/docs/OI48td1JfoAD4Xbf 点击链接查看「杨梅烧酒」,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九点半
天光大亮,王源半坐起身,掌心压在王俊凯的胸膛,感受到掌心下蓬勃的生命力,王俊凯的手始终虚拖着他的侧腰,指腹在柔软的皮肉上反复摩(……)挲。

肉(…)欲(…)饱足,一夜无眠。
王源只觉得每一根骨节都好像在水里浸泡了十年二十年那么长久,沉甸甸挂满了全身。

王俊凯坐起来,长腿缠着王源的,下巴搁在他的左肩,单手环绕着右肩,抽了抽鼻子:“一身的汗味。”

王源推开那张凑过来的脸,说话声音带着笑:“那你还亲?”
说完掀开被子,赤脚踩在了地板上往浴室去,还顺势反锁了浴室的门。

王俊凯原本是没打算闹他,但是一听到锁门的动静就不行了,也紧跟着下了床,凑到门口去,他还没说话,里面的蓬头就关掉了。
听起来王源好像很无奈:“你干嘛?”
王俊凯门都懒得敲:“开门。”

里面顿了一会:“我要洗澡……”
“我也要洗,我把你手机开机了,微信群里刷了几百条信息,他们催咱两下午碰面呢,都要十点了,收拾完还要吃午饭,该来不急了。”

听起来很有道理,但王源不管:“那我快点,就五分钟。”
隔着磨砂玻璃能清楚的看见王俊凯作势要踹门:“五分钟洗不干净,快点开门。”

还没放寒假时王源住在宿舍,他在夜里听室友绘声绘色的描述过性(…)关系的发展,他握着蓬头的手攥的越来越紧,对床的话好像就讲在耳边。

“你没做过就还好,做过了你就想一次两次三次,这个东西真的,能上瘾的。”

放屁。
王源踹了一脚玻璃门:“滚几把蛋。”


晚饭又是火锅,王源敬谢不敏,两个人坐在后排,群里的质问和抱怨统统由王俊凯招架。
而王俊凯是个嫌麻烦的,在三个人的七嘴八舌里选择性的回答一句:“王源吃不了火锅。”

许河:……
闫灵好:…………
黎青渝:???怎么上面两位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王源一看手机要气死了:“你是不是故意的?”
“口腔溃疡、喉咙发炎,都可以不吃火锅,你激动什么呢。”一脸的明知故问冲着王源直乐。


王源努力使自己坦荡,在几个人揣测的眼光里坐进了养生汤锅的包房。
闫灵好假意做出食之无味的模样用筷子挑了挑葱末:“怎么就吃这玩意啊王大爷,今天是不是酒也喝不得了。”

王俊凯替王源盛汤,不沾油腥干干净净的摆在王源跟前,许河把碗朝着锅边一推撑着下巴看着两个人:“我呢,我也要。”
王俊凯把汤勺递出去:“自力更生。”

许河接过汤勺,一边在锅里荡开油水一边笑:“有情况啊。”扫了王源两眼,也说不出是什么反应。
闫灵好跟个捧哏的似的:“那是,也不看看我们凯哥办事什么效率。”

王源假笑:“要不要给你们两一人一件长大褂?”

本来也没有遮掩的意思,一来二去就被扒了个底朝天,沥青不在状态,实在根正苗红,一时间不晓得该消化哪个消息。
许河怪叫,非招呼着服务员上了几瓶啤酒,朝着王源眨眼,笑说你算是如愿以偿。

王源真想拍他一脸的葱花,神他妈如愿以偿,说的跟自己期待了好久一样,他不想王俊凯得意,也不想显得自己很卑微。

王俊凯像是明白他想什么,夹了一块烫好的虾滑放在王源碗里:“是我倒贴的我倒贴的。”

闫灵好举碗同意:“我作见证,他早就觊觎我们王源儿了,天天的找我打听王源消息。”
说这还把手机拿出来,翻了聊天记录在搜索里输入‘王源’,叼着筷子一巴掌把手机拍在王源跟前:“你自个儿看,全都是你。”

给王源面子和被公开处刑是两个概念,王俊凯不干了,撸袖子准备杀人灭口。
王源原本没在意,伸手在屏幕上一划,一串下去全都王俊凯的头像,也真如闫哥所说的,多数以问号结尾。

还没看的仔细,手机被王俊凯一巴掌给翻了个转,屏幕盖在桌面上:“有什么好看的。”
王源咬着筷子尖笑:“好看啊。”

剩的人沸反盈天的捂着双眼直说要瞎了,热闹的好似炖锅里翻腾的气泡。

他深知从前的王俊凯魂不守舍也好,心不在此也好,他爱不分明,恨不分明也好,都不重要。
就像他可以理解年轻的十六岁以为药房的阿莫西林可以包治百病。
都好。

王俊凯隔着蒸腾的热气对他笑,好像好多欢喜怎么笑也笑不完。
他总是习惯于以遁逃的姿态去对待自身的情爱,他早就做好了接受一切不可能的可能。


十一点十二分
王源拉开浴室的玻璃门,门口的那位举着被子就像要抓一只企图脱逃的兔子,兜头罩下,拦腰抱住,勾着怀里的人连拖带举丢进了床塌。

王源头发还湿着,沾湿了白色的棉被,王俊凯往他被窝里钻,王源觉得痒,笑的喘不过气:“你身上很脏好不好。”
王俊凯就变本加厉的缠上去,像是不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抓住了他生命的印证。

他做过很多选择,所以至今为止,是跋山涉水也是因缘际会。
王源还在他怀里挣扎,露出毛绒绒的发顶,笑的像多年前还没被情思困扰的模样。

他走了些绕远的路,没能幸运的一蹴而就,不过还好,还年轻。
巧妙的共情,王源停下动作不再胡闹,有了一个完整的拥抱,像长久的缺失总算是寻觅到了最贴合的另一半。

江宛还是长久的不回家,那二百多平的房子还是空荡荡,糟心的事情从来没有减少,甚至因为王俊凯而增加了数倍。
可还好不是孤身一人。

“木心说,人体相互接触时,血液中含氧的血红素快速增加,血红素使肉身诸因子均衡持平,病者早康复,健者更毋庸议。”

王俊凯:“嗯?”
短暂的气音。

王源更紧的抱住他:“但亲爱的,拥抱你,我紧紧拥抱你,决不是上述的原因。”

-END-


———————————————-
1、Richard Dawkins 著有《自私的基因》,文里指的书就是这一本。
2、最后一段话,出自木心的《论拥抱》


好啦,《杨梅烧酒》正文结束了,后续秋名山车神要开一个很长的番外。
这个故事大概是有点无聊吧,庸俗的很,但是,有文评还是不要大意的砸向我吧!

评论

热度(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