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宝

爱吃爱玩小可爱

彼黍 14

七月流火:

14

王源手肘撑在膝盖上傻呵呵地托着下巴,坐在沙发上看王俊凯把剩下的饭菜一一安置好,碎在地上的盘子清理干净,又把吉他靠在了沙发的角落里。

“凯哥,你真好看。”

王俊凯收拾好一切,走到门边,捏了捏他的脸,“喝多了吧?早点睡,我走了。”

“等等。”王源站起来从墙边挂钩上取下一把钥匙,“骑我车子去吧,别迟到了。”

“我明天走的早,钥匙来不及还你,我走着去吧。”

“我还有备用的呢,这个就放你那吧。”王源硬是把钥匙塞给了王俊凯。

王俊凯犹豫了一下,接下了,“我走了,你早点休息。”

“嗯。”王源听话地点点头,等王俊凯出了门,他也不自觉地跟着走了出去,黏着的目光像长了触手贴着王俊凯的背影不肯放开,“凯哥!”

王俊凯已经下了两个台阶,停下头回头看他,“还有事?”

王源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去,微微前倾弯腰,嘴唇擦过王俊凯的耳畔,在他的侧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得逞一样笑嘻嘻地说,“没事儿,晚安!”

王俊凯也笑了,“嗯,晚安。”

王源一直看着王俊凯走下了一层楼,连衣角都看不见了,才转身回了屋。

这出租房,说实话挺差劲的,王源不是什么矫情公子哥,但也是第一次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淡淡的霉味,带着黄色水渍的墙壁,阳台角落的蜘蛛网,还有硬邦邦的板床,对他来说都无比陌生且充满了挑战性。

王源以为今晚会很难入睡的,直到躺在床上的一刹那,借着月光看着裂了缝的房顶,听着不知哪个角落里传来的蛐蛐的叫声,忽然感觉到了踏实,半个多月来一直空荡荡的心终于被塞满了,没有了宾馆的舒适,但也没了距睡床三米之外就是行色匆匆的陌路旅人,王源觉得自己不再是那些过客中的一员,他有了一个落脚之地,在这个城市里有了一个和他站在一起的人,可以亲吻拥抱,可以互相取暖。

那个人就住在他的楼上。房顶的那些裂了缝的纹路蜿蜿蜒蜒,曲曲折折,渐渐在王源失了焦的眸子中变细变窄,最后消失在黑暗中,一马平川。

王俊凯骑了王源那辆山地车,却不像王源风一样的速度,他从小到大走过无数次的老街,今晚有些许的不同,他听到了路边大人小孩热热闹闹的谈笑,感受到了夏夜凉爽的微风,绝尘而去的汽车呼啸声很吵,尾气也不好闻,第一次正眼瞧了一下每次都主动和他打招呼的同桌,像是一个颇有身份地位的女人,书上写着她的名字——秦岚,原来她叫秦岚。王俊凯忽然间觉得自己有点好笑,这么些年,他好像没有真的活过。

那只生猛小鹿的能量有点大,就那么一个眼神,一张嘴巴,就敲碎了自己密不透风的铜墙铁壁。王俊凯忽然有了不安的感觉,但那种不安又不是怯懦,仔细品尝,似乎还有一丝期待的味道。他攥紧了手中的笔,强迫自己收拾好情绪,既然决定了,就一定守好自己的路,他将注意力投放在讲台上的大屏幕上,政府债券,金融债券,公司债券……

十点多钟回去的时候,王俊凯去便利店和药店买了点东西,把王源的车子锁好,才回了家。白歌今晚没有睡那么早,王俊凯回来的时候,她手里正织着什么东西。

“妈,你怎么还没睡。”王俊凯洗了条热毛巾递给白歌,将她手里的东西拿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小凯,我昨天是不是摔了很多东西?我摸着家里的水杯变了样。”白歌努力保持了正常的语气,但还是能听出一丝自责愧疚。

“没,那套用挺久了,变色了,我就换了一套新的。”王俊凯接过白歌擦完脸之后的毛巾,又去洗了一遍,搭在了绳子上。“咱们药快吃完了,过几天我请个假,又到复查眼睛的时候了。”

白歌没有马上回答,她似乎挣扎了很久,才小心翼翼地说:“小凯,要不就算了吧,我这眼睛估计是好不了了,去医院也是白花那个钱。”

“怎么能是白花钱呢,正午的时候不是能感受到一点光了吗?这说明眼睛在恢复啊,医生说了,重点是要你心情舒畅些,郁积于心会加重病情,不要再考虑什么钱啊债啊的事了,这些事有我就够了。上次不是说了还有个物理疗法,这次我们再去问问,好的话,就买一台治疗仪放在家里用。”

“小凯……”

“妈,您这是织的什么啊?”王俊凯打断了她。

白歌也不再多说了,拿起那个刚刚开始着手的灰色织物,语气温柔,“打算给你织一件毛背心,我看不见了,织得慢,现在开始着手,等秋天了就能穿上身了。这毛线还是沈心儿帮我买回来的呢,你看颜色喜欢吗?”

王俊凯皱了眉,语气却没有什么大的变化,“钱给她了吗?”

“给了,能不给吗。”

王俊凯轻叹了口气,“以后你要买什么就直接跟我说,我帮你买就行了,别去麻烦沈心。”

“小凯,妈知道你不想给别人添麻烦,但是沈心这丫头……挺好的,她也从来没有嫌弃过我们家这种……”

“妈,我们自己趟河,就不要拖别人下水了。”王俊凯给她理了理头发。

白歌眼睛湿润了,她握住了王俊凯的手,“妈知道你在想什么,所以才担心你想的那些事,小凯,是爸妈对不起你,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但是妈妈不想你孤独地过这一生。”

“妈,你怎么又哭了。”王俊凯给她擦了擦眼睛,反握住她的手,“这些事情我自己有分寸,我不是小孩子了,您不用替我考虑这些。”

“唉,是妈妈没用。”白歌暗自神伤了一会儿,又想起王俊凯说今晚没回家吃饭的事,脸色渐渐缓和,“小凯,今晚你和谁一起吃饭啦,是不是交到朋友了?”

“一个男孩儿,搬到我们家楼下了,他……在这里没有其他认识的人,所以请我去吃个饭,就当暖房。”

“嗯,暖房啊,这里的房子潮,他没在这住过不知道,你回头去买了艾叶,给他熏一熏房子去去潮气,压压邪气。”

“我知道,我们家不是一直在用吗,这点常识我明白。”

“回头请他来家里玩吧,你难得肯交一个朋友,妈妈特别开心。”

“他愿意的话会来的,不早了,睡觉吧。”

“好,睡觉。”白歌起身由王俊凯扶着回了卧室。

王俊凯回头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两兜东西,刚刚上楼的时候,他发现五楼的灯都灭了,应该已经睡了吧,不知道他在这种环境里睡不睡得着。

王源早晨在巷口遇到个摊煎饼的,正好解决了他的早饭问题,又带了杯豆浆挂在车把上一边吃一边晃晃悠悠地上了大路,前面有个熟悉的身影,王源使劲儿眨了眨眼睛,没错了。

“凯哥!”他猛骑两下追上去,又来了个急刹车,总算准确无误地停在了王俊凯的身边,豆浆洒出去一些,在车把上荡来荡去的。

“这么急?赶着上班?”王俊凯帮他稳住了套在袋子里的那杯豆浆。

“嗯……”拐了十八道弯的否定,王源吃着煎饼摇着头,“这不是看见你了吗?”

“我帮你推着,先吃完。”王俊凯接过他的车子,把王源从车上拽了下来。

王源被挤到了旁边,和王俊凯并排走着,眼睛开心地眯成一条线,“凯哥,你真好。”

“吃饭已经走路了,就别再说话。”王俊凯看了他一眼,“我发现你特别爱吃马路灰。”

“马路上有你嘛。”王源咬着煎饼挤了挤王俊凯的肩。

王俊凯笑了两声,没再说话,他想等王源吃完。王源好像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一手拿过豆浆,边吃边喝,快到咖啡店的时候结束了战斗。

“晚上几点下班?”王俊凯问他。

“六点,你呢?”

“六点半。这样,我下班以后去你那一趟,给你点东西,我现在没带着。”

“嗯,那我下班以后在这等你吧,一起回去。”

“不用,你们早,回家等着就行。”

“我骑车骑到这也就差不多了,乐器店远。”王源坚持。

“那好吧,你要是饿了,就进来吃东西。”

“嗯,就这么说定了!”

“走吧,骑车慢点,别总跟飞贼似的,又没有人追你。”王俊凯把车子给他。

王源嘿嘿一笑,趁机拉住王俊凯在他手心里捏了一把,“知道啦,凯哥!”

说完就像偷了腥的猫儿,脚下一蹬,风一样飞走了。王俊凯站在咖啡店前看他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才转身推开了木门。

王源中午饭也没正经吃,趁着午休轮班的那点时间把车子推到了对面的修车店。

“哦呦,小哥,你这车可漂亮哪,加个尾架可就没这么拉风了。”店老板惋惜地说。

“没关系,就加吧,加结实点就行。”

“你想好了?再卸可就留了疤了。”

“不卸,以后就这么着了。”王源丝毫没有犹豫,眼睛里反而满满的期待。

店老板忽然冲他眨眨眼睛,“小伙子,带女朋友的吧?来来来,哥教你。”他指着前面的横梁,“坐这,瞧见没,坐这多浪漫啊,还方便你……这一低头,不就……”

王源噗嗤一声笑了,拍着他的肩膀说:“哥你可真逗,谢谢你好意啊,不过我没女朋友可带,带的是爷们,纯爷们。”

“啊,爷们啊,那好吧,那我给你加个结实的!”

“嗯,谢谢你啊哥,加纯黑就行,下午六点我来取。”

“好,你放心吧,肯定能完成。”

王源满意的回去了,除了没吃好,第一天上班收获还不错,不仅卖了吉他,连钢琴都头头是道地给买家介绍地一清二楚,货比三家,没有哪一家能给出这么专业又诚恳的解释,女孩儿崇拜地看着王源期待地问:“你能给我弹一首吗?”

“好啊,没问题。”王源答得干脆,直接在样品前坐定,“你想听什么?”

“你真的会?!”女孩惊奇地睁大眼睛。

“嗯哼。”王源不再问他,自顾自地弹了一首大学迎新晚会上表演过的,那也是他自己谱曲填词的。

一曲完毕又是激动的掌声,有老板的,同事的,女孩的,还有其他顾客的。

“我就要这一台。”女孩转身对父母说。

女孩母亲帮她理了理头发,对王源说:“那就这个吧,还能便宜点吗?”

“这款可以给您打九折,最低了,大概三天能到货,您到前台交一下钱,留个地址,到时候给您送家里去。”

“嗯,价钱倒是可以接受。”女孩父母去了前台,留下她自己在这边围着王源东问西问的。

“小哥哥在上大学吗?”
“小哥哥在哪上啊?”
“小哥哥你家是哪里的啊?”
“小哥哥你有女朋友嘛?”

王源没少被女生缠过,搁以前他烦了就会给一句,“麻烦给让个路行吗?”但现在不同了,这是她的顾客,大概搭讪聊天也算是工作里的一项,顾客是上帝嘛,王源只能陪着他的上帝一直聊到了老板把钱拿到手,那一脸褶子都快笑裂了,聊到女孩父母要走了,才算完。

“可以啊,王源,钢琴都能这么卖出去!”老板又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看怎么顺眼。

“王源,你过来一下!”旁边小飒喊他,“这网上商城就是麻烦,东问西问的,问的问题又刁钻,你给他答了,他也不一定买。”

“来了。”王源放下水杯,又去帮小飒解决网上交易了。

“嘿,你怎么不叫我啊,我也懂啊。”程浩老远地问。

“因为你长得丑!”小飒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

老板看着程浩捂着胸口一副被伤了很深很深的样子直乐。

其实站了一天,讲了一天话还是挺累的,但是王源看到山地车装上尾架的那一刻,又觉得浑身充满了力气,他向着咖啡店骑得飞快。

王俊凯还有十五分钟才下班,王源把车子停在咖啡店外,坐在车座上,撑着一条腿玩手机,嘴角噙着笑,没有一丝的不耐烦。

王俊凯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情景。

“怎么不进来等?”

“我又不是来吃饭的。”王源收了手机。

“不嫌外面热?”

“我就愿意在外面等,这样有没有觉得很浪漫?”王源冲着王俊凯吹了声口哨,“上车。”

王俊凯看了一眼王源新改装的山地车的后尾,摇了摇头,“丑了。”

“人帅就行。”王源丝毫不介意,刻意把语气放得轻浮,像开着什么豪车搭讪的纨绔子弟,“打车吗,帅哥,去哪我都顺路!”

王俊凯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他一手提了王源头顶的小揪,“后面去,我带你。”

“得令!”王源乖乖地竖着脑袋跟着向后挪了挪,坐在了后座上。

王源很轻,王俊凯稍稍用力车子就蹬了出去,他有时候想,这么一个小身板,怎么会有那么巨大的能量,他好像时时都跳脱着,像个小火球似得蹦跶着,即使在阴霾的日子里也像个小刺猬一样直直得竖着背上的刺宣布自己的存在。

王俊凯走着神儿,腰上忽然贴上来两只手,热乎乎的,他心里一颤,还好一直骑得很稳,没有露出什么囧状。

“凯哥,你腰很细。”

“你也不粗。”

“凯哥,你腿好长。”

“你也不短。”

“凯哥,你太瘦了。”

“你更瘦。”

“凯哥,你喜欢我。”

“你……”王俊凯扶着的车把的手还是颤了颤,“你话真多,王源。”

“哈哈哈哈哈哈……”接着就是王源肆溢的大笑。

路过菜市场,王源以最快的速度各样都拿了一些,两大兜菜沉甸甸地挂在车子上。

王俊凯问他:“你想做什么饭?”

“不知道啊,有什么做什么。”

“这什么都有了……够你吃一个星期了……”

“啊……那就一个星期不用买菜了,反正有冰箱,走吧。”王源又跨上了后座。

王俊凯骑着车子在细长的巷子里慢悠悠地走着,人渐渐地少了,王源像个风筝似的舒展了四肢,霸占了整条路,偶尔手指蹭过粗糙的梧桐树,沾上一点水珠。

“小心点儿。”王俊凯提醒他。

“没事儿。”

“今天工作怎么样,挺开心?”

“嗯,卖了一架钢琴。”

“可以啊,看来真的是天妒英才。”

“那是,以后请叫我王英才。”

“咳咳……”王俊凯清了清嗓子,满足了他这个小要求,“王英才先生,昨晚睡得好吗?”

“嗯,还挺好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起了一堆红点儿。”

“在哪?”王俊凯刹车停了下来。

王源没心理准备一下就撞到了他的后背上,把王俊凯抱了个满怀。

“肚子上,还有背上,有点痒才发现的。”

“嗯,一会儿回去我看看。”王俊凯又重新蹬了车子,加快了速度,“要不,你跟我回去吃饭吧。”

“好啊……白阿姨……方便吗?”

“晴天的时候她都没事,昨晚还说让你去。”

“那好啊!”王源很开心,“我有饭吃了!”

“王源。”

“嗯?”

“我有时候觉得你挺聪明的。”

“那是。”

“但是,现在你又特别傻。”

“王天妒,你就是嫉妒我王英才,怪不得你叫王天妒,你天生嫉妒我。”

王俊凯没忍住笑了,王源却是丝毫不收着大笑起来,魔性的笑声回荡在幽深的巷子。

白歌没想到王源这么快就能来,拉着他东问西问,王源没说自己领养又被弃养的事情,这样的不堪他不想更多的人知道,至少现在,他不想提。只是保持着一份热情和白歌聊天,一边看着王俊凯在厨房里忙来忙去。

吃过饭王俊凯拿了昨晚买的东西,又从床头柜翻出一管药膏,跟白歌说了一声就出随着王源下楼了。

“哇,这里面都是什么?”王源好奇地凑过来,看着王俊凯把袋子里的东西都拿出来。

“这给你的,现在就含上吧。”王俊凯拿出一板药抠出一粒递给王源,“你知道为什么你的嗓子总好不了吗?”

“为什么?”王源听话地含进了嘴里,冰冰凉凉,甜丝丝的。

“因为你过不了那个坎儿。”王俊凯点点他的胸口,“郁结于心,嗓子不是费坏的,是结了火。王源,无所谓不是从脸上表现的,得在你的心里过去,它发生了你改变不了,但是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放过自己。不是重新开始了吗?就不要带着过去的包袱。”

王源不再笑了,既然王俊凯都知道,那也没有必要在他面前时时刻刻保持微笑了。“凯哥,我……”

“有些难,我知道,但是你能做到。试着感激他们,曾经给了你一份平静的生活。没有谁规定一定要对一个陌生人好的,都是凡人。”

“凯哥,你有没有过不去的坎儿?”王源问。

王俊凯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没有回答有或没有,“钓鱼,知道吧,放长线,钓大鱼。”

“嗯。”王源点点头,嘴里含着的那颗药像冰凉的甘泉流过他干涩的喉咙,润湿心底。

王俊凯总是这样,话不多,表情也不多,但他说出来的每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像苍茫大海上的一座灯塔,成为王源走下去的底气。

“好了,这些都是给你的。”王俊凯指了指桌子上的东西,“驱蚊虫的,被叮咬之后消炎的。”

“最重要的,是这个。”王俊凯从另一个袋子里拿出几条卷在一起压缩提纯后的药草,拿打火机一起点燃,缕缕青烟冒出,淡淡的中药味在屋子里飘散开。

“这是什么?”王源刻意吸吸鼻子闻了闻。

“你属狗吗?”王俊凯后退一步拿远了些,“当心呛着。”

“为什么点这个?”

王俊凯拿着药草沿着屋子的墙壁慢慢地走着,清烟袅袅沿着墙壁向上爬,到了房顶回个旋儿在上空铺展开。

“这是几味中草药,除湿驱虫,这房子很久没有人住,又是楼头,肯定潮啊。”

“你还懂这个?”

“这是这个城市里的生活常识。”

末了王俊凯又把剩下的几条分别点燃插在了墙角,“灰你就先留着别扫,吸湿。”

“嗯,好。”王源听话地点点头。

“让我看看你身上起的红点子,严不严重。”王俊凯说着就去洗手间洗了手。

“不太严重,有一点点痒而已。”王源直接脱了T恤。

王俊凯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王源赤裸着上半身,大大咧咧地站在卧室的灯下。

“你看,就这儿。”王源指着自己的胸口和肚子画了个圈,然后又转过身去,“还有后背,不过我有的地方够不到抓,就难受了。”

王俊凯拿着药膏停在了门口。

王源很白,王俊凯有一种错觉,他甚至比白炽灯下的墙壁还要光洁,瘦削的身体看起来皮包骨头,可在每一个节点该有的小肌肉他都有,而且线条匀称,不干不腻。凸起的脊椎在脖颈下方最明显,一粒粒圆润的骨节一直延伸到后背,再往下是漂亮的背沟没在只挂在胯间的牛仔裤里。

王俊凯想说什么,却有一瞬间失了声,他一向自认定力很好,不容易受外界什么事物的干扰,可在这一刻却有些心虚,甚至拿不稳手里的药膏。

“咳。”他清了一下嗓子,把眼神撇开,不去看那个蛊惑人心的脊背,刻意开了个玩笑,“那你就蹭树去。”

“哈!你怎么知道!”王源转过身来,满脸堆笑,“我今天早晨真地蹭门框来着,哈哈!”

这猝不及防的满眼赤裸的胸膛,让王俊凯有一刻怀疑王源是故意的。已经低了眼皮,可那薄薄的一层腹肌依旧恰到好处地入了眼,哪里还有什么红点,王俊凯根本没有精力再去看那些红点。

他压着分贝深吸了一口气,指了指床,“你趴这吧,我先给你擦了药,应该是因为太潮了,所以皮肤过敏。”

“嗯,好。”王源两手撑着躬身趴在了床上。

药膏很凉,王俊凯强自镇定地挤出一节在他的背上,两个手指蘸了一点,在每个红色小包上点了一下,又打着圈将白色固体慢慢化开。点一下,王源就会不自觉地抖一下,大概因为药膏冰凉,大概因为手指滚烫,只是,最要命的,那好似在他背上撩拨作乱的手指偏偏是王俊凯的!

王源咬了唇,强自镇定,因为擦药三下两下就被撩激动了,这有点太丢人,况且王俊凯明明还是那副性冷淡的样子,王源此时只想一手捂眼,允悲一秒。

与刚刚视野的冲击又不同,王俊凯手下的皮肤光滑冰凉,随着药膏一点点地晕开,手指划过的地方,白皙的皮肤渐渐泛起一层红#晕,碰到腰腹一带,王俊凯看到王源条件反射般得轻微颤抖着。

一股热流直冲脑门,王俊凯觉得此时自己的眼睛比王源的背还要红,触着光滑肌肤的手突然停住了,王俊凯深吸了一口气。

“要不你……”
“要不我……”

异口同声,又同时停住。王俊凯收回了手,王源站了起来。

“前面的你自己擦吧!”王俊凯说着就把药膏放在了床边,快步走到了门口。

“凯哥!”王源几乎是下意识地叫住了他,然后他转过了身,耳廓红透,鼻尖爬着细密的汗珠。

王俊凯停下来,似乎在潜意识里期待着王源能叫住他,所以瞬间转了身。

“王源儿。”王俊凯站在门口,卷了儿化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我……”王源看着他,脚步踟蹰,满身红点有点丑陋,裸着上半身,不太雅观,他不确定只是这么擦个药理由是不是不够充分,这好像有关面子的问题,可是……去他#妈的,还从来没有在做什么事之前还找个理由,反正王俊凯都在眼前了,反正王俊凯是他的。

王源迈了大步朝着门口走去,然后他看到,王俊凯迎着他张开了双臂。















* 715夏秋快乐!第六个纪念日了,我还在。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每年都要说一遍,能一起喜欢凯源,真是太好了!











评论

热度(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