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宝

爱吃爱玩小可爱

-丑八怪-【40】

流质蛋黄:

分校园&成年 


霸道忠犬凯X清冷天蝎源


学生时期:校霸X学霸


成年时期暂时保密。


强制爱,狗血虐文,算得上强强,会有不少校园成年play,HE,双洁1v1。


前情提要:王源状态很差,王俊凯警告倪忻离开Z市,王源让王俊凯不要这样,王俊凯说不许你受一点委屈。


-----------------------


大抵是王俊凯的安慰起了作用,王源糟糕的精神状态缓和了些许,然而先前上课频繁的失神终究还是在期末的成绩单上有所体现,王源取成绩的那天,还没进教室就被校长拉走,苦口婆心地教育了半个小时,等人回到教室,才后知后觉全班的视线都落定在自己身上,以前他收获这么多的注目基本是因为脸上的印记,此刻这些人目光中的不可思议反倒令他不自在。


 


年级第六于很多人而言是望而却步的名次,但对于一直甩第二名几十分的王源而言,能从第跌到这个名次就有些骇人听闻,王俊凯瞥了眼王源沉静的侧脸,不禁回想起曾经王源拿第一时,眼神中流露出不易察觉却实实在在的自信,而那时的眼神里还存留着让自己怦然心动的光亮。


 


或许此刻王源面上毫无波澜,但王俊凯知道他是在乎的,他悄悄地在课桌下伸手,捏了捏那人泛凉的手心。


 


成绩大幅度下跌的还有倪忻,虽然已经过了一段不短的时间,但还是有人会联想到前段日子王源与她交好,不明真相的人自然往跑偏的方向去想,一些碎嘴传到王俊凯耳朵里,心头难免惹上些阴霾,幸而自己已经给倪忻下了最后通牒,王俊凯望着倪忻的背影,心想只要这女的消失,王源所谓的烦恼应该也会不驱自散。


 


课间,倪忻表情恹恹地拿起手机接了个电话,此时王俊凯还未来得及收回视线,就看见她在静谧的教室角落失态地起立,在发出几声短促的呜咽声后,倪忻紧紧咬住自己的手背,这番堂皇的举措吸引了不少人不解的视线,蓦然,倪忻挂断电话,人像是丢了魂般踉跄着挪开了身前的桌椅,就在出门的刹那,她回头,朝着王俊凯王源座位的方向定定的看去。


 


布满血丝的双眸渗出的泪已然打湿倪忻煞白的脸庞,即便相隔不短的距离,从那双红肿的双目里流淌而下的怨恨和崩溃,王俊凯一瞬也未能错漏。


 


难以言说的预感在心头叫嚣,怔然片刻,王俊凯看向身旁那人,王源的面色比他预想的还要难看,他知道,方才倪忻眼神里浓烈的情感,王源也看得一清二楚。


 


不等王俊凯问出口,王源下一秒便起身冲出教室,王俊凯没能喊住人,只好跟着追了出去王,等到了校门口,两人刚好看到倪忻打车离开,王源准备转身拦车,王俊凯毫不犹疑地将王源拖回自己的车里。


本想提醒王源系安全带,但那人像是虚空了般连同目光也变得呆滞,发白的脸让原本猩红的胎记被反衬地更加显眼,王俊凯心一揪,凑近王源替他将安全带扣好。


 


“我派人跟着了,不会跟丢的。”


“嗯”,王源虚虚地应了声。


 


王俊凯的车很快便跟上了倪忻,伴随着目的地的靠近,王源眉间的纹路烙印地越发深刻。不多时,车停在了一家小医院的门口,倪忻没等车停稳便打开车门冲了出去,直接奔向楼梯间,王俊凯拉着王源紧随其后,直到倪忻的身影消失在某一层,两人冲出楼道便四处寻找倪忻的身影,忽而王俊凯眼尖地瞧见倪忻在走廊的另一端,正一动不动地伫立在一间病房的门口。


 


“哥,你醒醒。”倪忻掀开那具僵硬的躯体上覆盖的白布,用手轻轻推了推倪嚣的肩膀。


“倪嚣,别在这睡,我们回家。”


 


从开始只是几下轻推,到后面几乎可以称得上捶打的力道,倪忻看着那张没有血色的面庞,


嘴里固执地重复着同一个名字。


 


“别喊了!死都死了!”


坐在椅子上的中年男人听她哭了好半天,终是不耐烦地朝着倪忻大吼,


“中了三枪,你喊破嗓子也活不过来。”


 


白布逐渐被接连下落的水珠晕湿了一片,倪忻愣愣地看着出声的男人,又将视线定在倪嚣发青的嘴唇上,下一秒,她终是没有丝毫气力地蜷缩在病床的一角,扯着嗓子,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


 


碎发粘结着泪水在脸前狼狈地垂落,倪忻喘着粗气啜泣着起身,


“谁杀的。”


“我他妈怎么知道!我一开门他就倒在地上,人都发凉了。”倪忻的爸爸抬起脸,胡乱地挠着自己的头发,“


“你哭,我他妈才应该哭,现在他死了,我怎么给我老板交待。”


 


男人焦躁地在房间内踱步,没一会儿便出门去吸烟,倪忻本打算追出去,看到门口的王俊凯和王源,大脑里像是被人扔了个火把,烧得理智全无。


 


“你们来做什么?!”泪水干涸在面颊上,倪忻好看的脸几近扭曲。


王俊凯刚要张口,倪忻便对着他讪笑,


“我知道了,是你做的。怕我们不走,干脆永绝后患一不做二不休把人给弄死。”


“倪忻你发什么疯。”


“难道不是吗?最希望倪嚣死的人不是他吗?”倪忻转头去看一言不发的王源,勾唇道,“他死了,跟你有着一样印记的人死了,没人威胁你了,邹家小少爷,您现在心里痛快了吗?”


“我警告你。”王俊凯横在王源身前,“不要再胡言乱语。”


“你敢说你们跟倪嚣的死没半点干系?”


“没有。”


王俊凯斩钉截铁地回答她,面对倪忻眼神里赤裸的质问,他坦荡地予以回击,然而在王俊凯偏头看向王源的刹那,却发觉他的视线正定格在远处的一个身影,就在王俊凯想要看过去时,那个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伴随的,是王源止不住地颤栗。


 


“你怎么了?”


 


王俊凯死死握住王源的手臂,下一秒,他意料之外地对上王源茫然无措的目光,近乎绝望。


 


倏而,王俊凯的手被甩开,王源一声不吭地朝着刚才看去的方向狂奔,心凉却逐步散漫开来,蔓延地彻头彻尾。他也想做到像王俊凯那样理直气壮地回答倪忻,没有,倪嚣的死跟他没有干系,怎么可能和他有干系?这不是玩笑,不是表演,更不是恶作剧,而是条活生生的人呢命,他又有什么能耐和权利去剥夺?


 


直到他看到一个人的身影。


 


坐上车后,王源朝司机报了目的地,他太久没有回去这个所谓的家,如今连地名从嘴中说出都觉着陌生。


 


先前因为胆怯,因为不敢直面王钊之这样的人竟然是他生父的事实,王源驻足在家门外整整一个下午,最终依旧选择逃避着离开。可现在他意识到,即便一味地将自己关在安全区里,以为自己不去想,不去碰,装作一无所知,这一切就压根不存在的想法是有多么的荒诞可笑。


 


事实不会因为自己的退缩而消亡,为非作歹只会踩踏着自己的毫无作为而变本加厉,他今天看到的那具尸体,便是最为直击的当头棒喝。


 


挂断电话没多久,许久不见的人便出现在自己眼前,王钊之第一反应是诧异的,尤其是这样反常地直冲进自己的书房,全然不见往日的礼貌和分寸。


 


“小源,怎么舍得从学校回来了?”王钊之心有所疑,只得僵硬地笑了笑,“来坐,刚好今天你妈和弟弟都不在,咱父子聊聊你的近况。”


 


“刚好,我有些事想问你。”


 


“真难得?”王钊之倒了杯茶,好似真的很惊喜一般,“怎么,遇着什么难事知道求助爸爸了?”


王源没有接过王钊之递过来的杯子,而是用冷漠异常的眸子与他对视,


“我想知道,是不是你干的。”


王钊之迎上王源的视线,手指死死摁着茶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刚看到小马了,你的助手,就在医院。”王源轻蔑地抬眼,“你没必要惺惺作态。”


听到王源毫不客气的言论,王钊之脸色骤变,“你怎么跟我说话的!”


“还去确认他是不是死透了。”王源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的父亲,“他分明是无辜的替代品,有理由非死不可吗?”


王钊之愣了愣,继而眉毛一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却反问道,


“你知道多少?”


“既然知道这个倪嚣是替代品,你妈应该告诉过你邹家原本的孙子已经死了。”


王钊之眼神锐利地像把锥刀,沉声道,


 


“看来你知道,你是我的亲生儿子了。”


 


注视着王源沉静的宛如死水的眼睛,须臾,他听到王源开口,


 


“我不认人渣做父亲。”


“你…”王钊之茶杯往地上一摔,飞溅的碎片打到了王源的脚踝,磕出一道浅浅的血印,王源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般,他用手抚摸着自己面容上最为丑陋的印记,兀自续道,


 


“我不知道你和我妈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这样,但我不想做杀人犯的儿子。”


“你处心积虑让我替代他人成为邹家的丑孙子,如果我把这块东西去掉去揭发你们,你是不是就可以停止这一切。”


“你敢!”王钊之咆哮道。


“看来你也会怕。”王源轻轻摩挲着脸上的印记,一举一动皆是自以为是的威胁,直到王钊之蓦然一声轻笑。


“你笑什么?”王源蹙眉。


王钊之大笑着坐在沙发椅上,用看小孩似的的目光望向自己幼稚的儿子,突然说了句好似跟一切都无关的话题,“我记得你化学成绩挺好,看来遗传果然不假。”


“你什么意思。”


“我,裴儿,还有你的外公原来都是学化学出身,你的妈妈当年更是在顶尖级的化学研究所学习,而你脸上用的这染色的试剂可是她国外的同学好不容易研发出来的成果,你觉得会这么好祛?”


只觉脚步虚浮,王源重心不稳地往后退了一步。


“而且,你有没有考虑你的妈妈,她牺牲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将来。”王钊之动之以情地劝说,“你一旦揭露自己的身份,你考虑过她的处境吗?”


 


仿佛回到年幼是那个大雨磅礴的深夜,王源依稀看到了那个女人泪流满面地摸着自己稚嫩的脸蛋,那些对话一次,再一次侵入自己的脑海。


“妈妈,你不送我走了是吗?”


“对啊源源,妈妈不送你走了,以后我们会住很大的房子,你会穿上最新的衣服,吃数不尽的山珍海味,有很多很多的玩具,好不好?”


“好啊,妈妈。可是妈妈,你为什么要在我的脸上画画呢?”


女人慌乱地擦拭着从眼眶里接连不断涌出的泪水,在挤出勉强的笑容后,蹲下来紧紧搂住小男孩的头,搂得他密不透风。


“会变好的儿子。”女人哽咽着,被泪水吞没的双目灰蒙不堪。


“一切都会好的。”


 


覆在脸上的手不堪重负地重新垂落回身侧,王源迷惘地盯着地面,紧闭着双眼,他终究妥协了一步,


“我可以不去掉这块印记去揭发你们。但我不想跟你们再有任何瓜葛。”


“你想干什么!”王钊之厉声。


“我要离开这个家。”


“离开?”王钊之好笑道,“我怎么跟邹家解释?说你叛逆期到了?”


“这是你的事情。”王源冷漠道。


“你想清楚了王源,只要你敢这么做,我今后不会再给你一分钱。”


“我不需要。”


就在王源准备踏出房门时,王钊之在开口,传来一声让人不适的轻笑,


“不需要...你没有钱,离开这能去哪儿?”


“王俊凯那儿吗?”


 


王钊之绕到一动不动的王源面前,戏谑道,


 


 “走之前说说,你跟王俊凯是什么关系。”


 


---------------


 


黄昏时分,落日将天边连绵成片的云烧成汪洋火海,太阳遁形于层叠的重障之间,忽隐忽现,王源在邹家没多少东西,一个小行李箱装下了他在邹家不堪回首的11年,他拖着回忆,在蜿蜒的沥青道上走着,等人走出这片小区,走到回头都不再能望见邹家那栋房屋的地方,王源才停下脚步,仰面深吸一口气后,蹲在路边的树丛旁,将头埋进膝盖,紧紧地抱住自己瘦削的身躯。


 


蓄藏数年的勇气被他在几十分钟内消耗干净,排山倒海袭来的疲惫却潜匿着无可言喻的心安,王源终究做出了抉择,从今日开始,他的人生,重新清零。


 


并无所谓上涌的泪水,王源静默地蜷缩着,忽而听到渐近的脚步声传入耳畔,紧接着一只手轻轻覆在自己的头顶,继而往下不客气地揉了几把,


 


“哪里来的流浪小猫?”


 


王源抬头,凝视着那张自己熟悉的,俊朗万分的面容。


 


王俊凯轻笑着也跟着蹲了下来,学着王源抱膝的模样,然后朝对方伸出了自己的手,


 


“我把你捡回家好不好?”


 


手是何时递给那人,又是何时被那人牵起,他被紧握着走了多久的路,连同那人方才的笑脸,王源浑浑噩噩的其实已记不大清,他唯一记得的,是自己抬头的第一眼,看到的那束光,


 


那束耀眼到足以驱逐心中残存晦暗的光。


 


“你和王俊凯是什么关系?”


 


王源侧身,王俊凯落在地面的影子正融着光晕,在身后被残阳拖得老长,骤然,那个先前未


曾给出的回答,在心底已然成形:


 


他是我的光。


 


 


 


 


 


----------------


如此温情的这章留在715写,再适合不过了。


所有人,包括我们凯源,夏秋节快乐。


继续宠爱蛋黄吧谢谢。


之后放假同居吧


 

评论

热度(3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