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宝

爱吃爱玩小可爱

彼黍 13

七月流火:

13

王俊凯眼睛里的有瞬间的光芒一闪即逝,注视着王源的深潭越发深不见底,他抬起了右手伸向王源的圆润微尖的下巴,王源一手扶车一手拉着他的手腕,昂着头等待一个答案,白皙的脖颈只有喉结滚动暴露了他此时的心绪不平。

触到那略显凉薄的光洁皮肤的瞬间,王俊凯的手猛得一颤既而突然向上由王源的鬓角划过摸上了他的头顶,轻轻揉了一下。

“你都是这么安慰人的吗?小朋友。”王俊凯忽然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情,就是眨眼间,王源以为自己刚刚的紧张是一种错觉。

仿佛认真被当成了玩笑,再次鼓起的勇气被王俊凯一个温柔的摸头化解,他们之间,突然划开了一道深长的鸿沟,是王源跨不过去的距离。

“快回去吧,别一会儿又下雨了。”王俊凯收回了自己的手腕,冲王源摆了摆手,“路上……小心。”

“凯哥!”王源并不打算就此算了,看着王俊凯离去的身影,提高了分贝,“王俊凯!你是喜欢男生的吧!”

深夜破败的小巷静悄悄的,只有风吹叶子哗哗的声响伴着偶尔积存的雨水啪嗒啪嗒地打在石板路上,砸出一个漩涡,又溅起一粒粒水珠。

王源略显沙哑的声音此时像一把利剑划开王俊凯一直刻意深藏的秘密,还有,每每被他那双清澈逼人的眼睛撩起又用了很大的力气去压制的心潮。

“那并不代表什么。”王俊凯停下了脚步,没有看他,声音也不大。

“不,它的意义重大。”已经不用王俊凯说是或者不是,这样,王源就已经了然。

“有什么事比真我更重要吗?我希望你向前走,王源,去寻找你的答案,而不是为无谓的事停留。”王俊凯转身。

鹤立于鸡群,木秀于山野,王源突然明白了,为什么站在这样一个破败的巷子,甚至漆黑的楼道,王俊凯也一直是闪闪发光的样子,颓败的只是他脚下的路,并不是他被残酷炙烤的心。

王源笑了起来,他站在灰暗苍穹的昏黄路灯下,许久不见的自信傲然又重新回到了俊俏的脸庞,像初来这里时的那个小霸王,不容置疑得没有道理。

“凯哥,你太小瞧我了!”

说着王源勾起了嘴角,那坏坏的笑羞了路灯的光,他跨上车子,冲着王俊凯打了一个响指,“走啦,明天见!”风一样的,白色山地车飞上了柏油马路。

王俊凯站在潮湿的巷子里迟迟未动,他想不起来为什么一开始会看这样的王源不顺眼,此时的王源依旧没有什么源头的恰当道理可言,却晃了人的眼。

雨后疯长的竹节,刺透浓雾,划破黑暗,像是要硬生生地扯来一个黎明给他看。

王俊凯双手插在了兜里,慢悠悠地往回走着,心情却比刚刚拒绝了王源时轻快了不少。

第二天王源没有去咖啡店,王俊凯不知道王源说的明天见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自己从哪一刻起,会不自觉地望一眼对面的宾馆,即使明媚的阳光被金属和玻璃折射过来刺了眼,什么都看不见。

王源用了十分钟,成功卖出去了第一把吉他,仅靠着自己分内的知识和一段花式表演,不费吹灰之力。

“怎么样,要不要?”王源把手插在牛仔裤的兜里,转身问乐器店的老板。

“行啊,小伙子,你是……专业出身吧?”

“我还没毕业呢,学的也不是这个专业,玩玩而已。”王源说着随手从墙上取下来一把样品吉他,每个弦轮流过了一遍就调好了音,随手一个民谣,是上次路过这家吉他店里老板放的那首旋律,算是投其所好。

王源嗓子还没痊愈,只哼了副歌部分就扫弦结束了这首曲子,点到为止。

另外两个店员和老板用清脆的掌声肯定了他的这段solo。

“好,明天就来上班,我们签合同。但是考虑到你只是一个暑假的时期,所以不能按照正常员工发工资,你吧,没有基本工资,主要按提成,但给你提成高。”老板伸出三根手指乐呵呵地看着他,“三倍,怎么样?这样你也自由,来一天卖一天,不来了咱就两清,但是要来,就得一天满勤。”

“成交。”王源把吉他挂回了墙上,“那我先走了。”

“好嘞,明天见。”老板冲他摆摆手。

王源蹬了车子转眼就没了人影。

“老板,你偏心哦。”女店员小飒撒着娇半开玩笑地说,“三倍耶。”

老板用食指点了点她的脑门,“学着点吧,丫头,你也给我十分钟卖一个试试?”说着就上了楼。

“你也给我十分钟卖一个试试?”另一个店员程浩学着老板的样子也点了点小飒的脑门。

“去你的!”小飒挥手就拍了他一巴掌,“你也给我炫个技试试?”

“走,我给你吹个笛子。”

“切~不想看!”

王源直接骑车去了王俊凯住的那座居民楼,虽然昨天下着雨,但是他还记得路边梧桐树下的那个广告栏里贴满了小广告,果不其然,“招租”两个字赫赫然地展示在他面前。记下了电话,他就一把撕下了那张广告纸团了团扔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501,这么巧,正合我意。王源开心地吹了一声口哨,惊起了头顶树枝上的几只麻雀,扑棱着翅膀飞去了另一棵树上。

晚上王俊凯刚拐出那条大路,就看到王源提着两大兜东西站在巷口等他。

见他来了,王源开心地迎了上去,“凯哥,暖房,走走走!”

王俊凯愣了一下,下意识接过王源递过来的一个袋子,“暖什么房?”

“祝贺我乔迁新居。”王源得意地说。

“乔迁?你不住宾馆了?迁哪?”

“迁你楼下!”王源开心地蹦了一下,“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王俊凯停下了,疑惑变成了严肃,他上下打量了王源一番,从头上那个黄色小揪,到脚下那双名牌运动鞋,哪哪都透着和这里的违和,王俊凯找不到一丁点痕迹和理由。

“搬这你住的惯?夏天很热,冬天很冷,蚊虫多,治安差。”

“你都住的惯我就住不惯?”王源不以为意。

“我都住几年了,你这……养尊处优的……”

“凯哥,我是个孤儿了。”王源打断了他,“总要习惯的,我不是一时脑热。”

“你……”王俊凯看了一眼他,“你是不是没钱了?”

王源看他紧张的样子,忽然开心地笑了,“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王俊凯意识到自己问多了,尴尬地咳了一声,“别多想,我泥菩萨过江,帮不了你。”

王源看他这样子,实在憋不住,又笑了一会儿,“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哥有钱着呢,生日基金每年一笔,十七年的小金库能用到毕业,只要不乱花,研究生上完都没问题。”

王俊凯恍然大悟,似乎松了一口气,“那就好。”转而又觉得哪里不对,“那你还住这里干嘛?”

“因为我认识的人都住这儿。”

“都?”王俊凯倒是有些好奇,“你交了不少朋友?”

王源边走边说,如数家珍,“你,白阿姨,沈心,还有送我姜的老板娘。”

“噗!”王源越是认真,王俊凯越是忍不住笑了,“合着就昨晚认识的几个啊。”

王源回头瞪了他一眼,故意拉了长音,“不然呢,我背井离乡,举目无亲……”

王俊凯不笑了,他敛了目光,跟在王源的后面,温热的手掌拍了拍他的后脑勺,“以后会好的。”

“嗯,我也觉得会好的。”王源转头看他,“凯哥,你笑起来真好看,以后多笑笑吧。”

王俊凯收回了手,沉默了一会儿,应了句,“好。”

王俊凯先回了趟家,把白歌安置好,才下了楼,王源已经把在饭店打包回来的菜摆了满满一桌。

“我一会儿还去上夜校,不能耽误太久。”王俊凯拎着一兜东西走向了厨房。

“你一会儿骑我车子去,能快点儿。”王源跟在后面,看王俊凯打开了煤气灶,“这是要干嘛?”

“暖房要开火啊,不自己做点怎么暖。”王俊凯把王源新买的小汤锅洗好了,盛了小半锅水,“煮个蔬菜汤吧,我带了点材料,我看你其他东西都买齐了。”

“嗯,好。”然后王源献殷勤般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瓶红酒,“凯哥,看!”

“又喝酒?”王俊凯皱了眉。

“红酒度数低,你骑自行车又不算酒驾。”王源笑嘻嘻的。

“那也不能多喝。”王俊凯说。

“怎么啦?你怕……酒后乱性?”王源故意撞了一下王俊凯的肩膀。

王俊凯猛然就想起来了上次他送王源回酒店的那一幕,轻咳了一声,“别一天到晚没个正形。”

“啧,我就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王源拿了开酒器,嘭地一声抽出了木塞,瓶子放在鼻子边闻了闻,又给王俊凯也闻了闻,“怎么样?香吧,这酒可贵了。”

王俊凯点点头。

“凯哥,你应该正视你喜欢男人这个问题。”

“咳咳!”正拿了汤勺尝味的王俊凯一个不小心就呛了,他推了王源一把,“你还是出去坐着的好,别在这碍眼了。”

王源嘿嘿了两声,就拿了酒和两个杯子出去了。

王俊凯觉得厨房里的空气顿时松快了不少。

菜式倒是很丰富,两个人根本不可能吃完,王源把杯子里倒满了酒,犹豫着问了王俊凯一句,“凯哥,你觉得要不要叫上沈心姐,还有白阿姨。”

“那你还叫不叫送你姜的老板娘啊?”

“啊?那……用吗还?以前在学校吧,凡是什么事沾个边的就都去了,不认识的拐了十八道弯都能凑一块儿去。”

“你们那是一群闲人没事干,老板娘回家看孙子不用叫了,我妈不爱出屋,几年不见外人了,沈心……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要是想跟她交个朋友,回头等我不在,你再请她也行。”

王源的眼睛滴溜溜转了两圈,忽然凑近王俊凯问:“凯哥,沈心姐是不是喜欢你啊?”

王俊凯啧了一声,把王源推开,“你一个小朋友怎么成天尽想些不靠谱的事?”

“我哪小朋友了,这不都很正常吗,我就问问呗,不说拉倒,反正你又不喜欢女的,她没戏。”王源说着就跟王俊凯碰了一下杯子。

“我说不叫她,跟这种事没有关系,我就是不想……”王俊凯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

“我知道,人情,不想碰,不能碰。”王源又给两人倒了两半杯,“我就不喜欢一口一口地抿,原来我爸公司开个酒会什么的,邀请很多同行的来,一个个都装得人模狗样的,以为端了高脚杯就看不出他们狼子野心了,越抿越让人恶心。”

“咱俩这喝法才叫奇葩,这是喝啤酒的节奏。”

“白的红的啤的,我都这么喝,老子爱怎么喝就怎么喝。”

话比较粗鲁,但王俊凯不介意,王源的那股洒脱的劲儿从来都不是装出来的。

“凯哥,我明天就开始上班了,就是咖啡店那条路上的乐器行,今天刚去面试了,老板人挺好。”

“上班?暑假临时打工?”

“嗯,我总不能这么不着调地颓着吧。想想还挺有意思的,我很多同学周末都在打工,我一直还挺想体验一下是什么感觉。”

“卖乐器……你懂行?”

“别的不敢说,吉他和钢琴在这小城市里没什么问题,从小就练的。”

王俊凯看他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欣赏,“你也不是不学无术啊。”

“哈,也就因为喜欢而已,真正的文化课专业课什么的……马马虎虎。”王源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这是一个开始?”

“其实我还没有想那么长远,离毕业还有三年呢。现在吧,我就是想先迈出去一步,肯定不会无功而返。总不能坐吃山空,那也不是我的性子。我之前一直不会钓鱼,是因为我爸看我并不是那种不思进取的人,就算不那么磨性子,另辟蹊径也能优秀,我还挺喜欢挑战自己的,但以前都是想了怎么玩,怎么证明自己比别人牛逼。以后,我要想,怎么活。”

“你现在也学会钓鱼了,还是自学成才。”王俊凯看着他,眼神渐渐地温柔。

“嗯。学会了。”王源低头看着地面,“总要经历什么才能成长吧,我……可能是之前生活得太幸福,老天看不下去了。”

王俊凯看他掩在阴影里越发瘦削的轮廓,心里忽然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他从来不会怜悯任何人,但却突然因为王源的这句话,有一丝陌生的……心疼。

他深吸了一口气,弯起食指轻敲了一下王源的后脑勺,半开玩笑的语气,“别不开心了,也许是天妒英才呢。”

王源抬起头来,微红的眼眶中又换上了仿佛不谙世事的笑,“凯哥,我给你弹一曲吧,我大姐给我把吉他寄了过来,要不是钢琴太重,我猜她连钢琴都不留了。”说着王源就向里屋走去。

王俊凯也跟着起身,去王源的卧室看了看,这间出租房因为好久没有人住,比他们家还要潮湿一些,少了人气,还散着淡淡的霉味,但王源倒是把能收拾的都收拾干净了,床上的被褥想来也是新买的。这么快就学会了自力更生,王俊凯看着他的背影感叹。

王源从墙角拿了吉他,就推着王俊凯回了客厅,他坐在那个老款的电视柜上,高度正好,翘了二郎腿,把吉他放好。

“这首歌还没有写完,只有一半,不过我今天又想起两句,你先听听啊,没准我哪天出名了,你还见证了这首成名曲的诞生呢。”

又是这样毫无道理的自信,或者说是自恋,随口就来的大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王俊凯却不想质疑,王源就是这么直白、勇敢又率性,他好像并没有去想这话如果说出去万一实现不了呢,不就成了吹牛皮,狼来了。可是就是这样不计后果的荒诞设想,却总能给人一种蓬勃向上的感觉,像雨后疯狂拔节的春笋,像披荆斩棘的利剑,横冲直撞地强势敲击着王俊凯紧闭的心门。

“我害怕回头望,身后遗落下山川和海洋,昏黄路灯的光照在我背影更加的凄凉。一个人在路上,背起行囊走向前方。被遗忘的过往,遗忘的就让它遗忘。”王源唱完了之前谱好的前半首,忽而抬起了头,他目光坚定又执着地望向王俊凯,那个坐在对面沙发上,用从未有过的深情目光注视着自己的人,王源笑了,一扫前面的落寞低沉,上扬的嘴角和旋律,像冰雪缓缓融化,“蝴蝶飞过了山岗,去寻找那点微弱的光亮。故事不能停在这第七章,写下去才知道梦有多长……”

王俊凯看痴了,王源手指修长骨节发白,声音微微沙哑却带着无可救药的引力,如果是之前,吉他弹唱并不能足够让王俊凯驻足停留,他总是有更重要的事去做,更重要的人去守护。可是眼前的男孩,他见证了他怎样失魂落魄狼狈不堪地跌倒在泥泞里,怎样像曾经的自己一样不知所措孤独无助,又怎样倔强地起身努力挣脱出那深不见底的恐怖沼泽,他一身狼狈,却不失信心,身处泥泞,却不吝啬给予。他和自己不同,确实不同。根本不是因为昨天的那句提醒,没有任何人,王源也能自己爬起来,重新找回方向,也许从钓到鱼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重新爬了起来,所以才那样勇敢自信地站到了王俊凯的面前。

“凯哥,你太小瞧我了!”王俊凯想起昨天王源的那句话,是啊,他太小瞧这个男孩了,他以为他不能,他以为他还在混沌中。当然,只是一个工作,并不能改变什么,但这却是王源决心爬起来的一个开始,王俊凯知道,王源的路,还长着呢,就像他刚刚唱的,写下去才知道梦有多长。有梦,就会满怀希望。

一曲完毕,随着王源的一个琶音,屋子里渐渐恢复了宁静。

王源直勾勾地盯着王俊凯,仿佛在等一个答复。

这次王俊凯没有再掩盖自己的失神凝望,目光交汇在一起,像触了电的火花啪啪作响。

王源忽然咳嗽了一声,连续弹唱费了不少嗓子,本来沙哑的声音,现在更是干涩紧绷,说不出一句话。

王俊凯站了起来,从桌上端起红酒,走到王源面前,“润一下嗓子。”

“嗯。”王源仰头喝了那杯酒,把杯子放在了旁边,依旧盯着王俊凯。

被红酒浸湿的唇瓣更加殷红,嘴角处,白皙的脸庞染了酒渍也不管,那双晶莹透亮的眸子依旧充满期待地看着王俊凯,那个让他在孤独无助中看到了一丝光亮,荒凉原野中寻到一缕炊烟的人。那个人终于不再冷着一张俊脸,疏远着一双漂亮眼眸了。

想要……要那双漂亮的眼睛,要那双眼睛里独一无二的深情。这样的感觉又一次冲击了王源的大脑,像前几天一样,他不受控制地手提吉他站了起来。

王俊凯的桃色眼睛,王俊凯的英挺鼻梁,王俊凯的微凉薄唇,距他越来越近了,王源忽然间感到腰背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包裹,手上卸了力气,吉他掉在地上啪的一声既而就是弦音合鸣,像临门一脚的信号,忽然泄了闸的情#欲如洪水猛兽奔腾而出,两个人同样炽热的人激烈地拥吻在一起。

既然王源像一头野性未驯的生猛小鹿非要往他的心里横冲直撞,不舍得他的头破血流,王俊凯决定大开了门户放他进来,天上地下任他撒欢奔跑。不再刻意地压制,不再考虑那些捆绑在身的绳索。他紧紧地拥着王源,在从那晚起就肖想的丰盈唇瓣上肆溢索取。

王源欣喜,踢开脚边的吉他就推着王俊凯往沙发上去。碰到桌角的盘子哗啦啦碎了一地,仿佛没有听见,一个用力王俊凯被就推坐在沙发上,王源始终没有放开他的唇,跟着趴了上去。

王俊凯嘴边逸出一抹笑,手掐着他的腰吻得更加用力,发酵的酒精填满了王源的嘴巴,每一处都是甘甜香醇的醉。他任由王源推着挤着疯狂着,只是搂着那瘦削的腰,一手护着那毛茸茸的后脑勺,手指轻柔在那里抚着磨着。撒欢吧,折腾吧。

直到王源脸颊绯红,眼角湿润,喘气声越来越明显,修长的手指挂在了王俊凯的裤腰上,他才轻咬了王源的唇瓣,腰际的手向下滑去,拍了拍生猛小鹿的屁股。

“一会儿去上夜校呢。”王俊凯在他耳边轻轻地说。

王源蓦地僵硬了身体,红了半边耳朵,仿佛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晃神失态。

“呃,那,那你快去。”说着就逃一样地想离开。

“又想跑。”王俊凯一把搂了他的腰按回了自己的怀里,亲了一下他氤氲了水气的眼角,“这次不用跑了,王源,我就在这里。”

王源被他搂着,眼睛盯着前面的墙壁,仿佛刚刚回过味来,王俊凯没有推开他,没有拒绝他这件事,然后,他又忽得想起了什么,紧张起来,小心翼翼的。

“凯哥。”王源声音沙哑又轻柔,“你……不用给我什么,也不用付出什么,你在这里,允许我在你身边,就够了。钱,人情,信任,你都不需要担心,碰不得的东西,就不用碰,我……不要。”

王俊凯深吸了一口气,捏了捏王源的后颈,迎接他的那一刹,就已打算好了一切,王俊凯的路,其实也就只有这么一条。

“傻瓜。”他吻了吻王源的头顶。











评论

热度(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