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宝

爱吃爱玩小可爱

彼黍 11

七月流火:

11

王俊凯的唇瓣冰凉柔软,王源从来不知道这样一种亲密接触是什么感觉,但在触碰到的一刹那,他知道自己一定激动到滚烫。属于另外一个人的气息突然钻进鼻腔,陌生又刺激,刺激的王源突然清醒过来,操!亲了……他就这么荒唐地亲了上去,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说!

后悔已经来不及了,王源的脑子快速飞转,身体已经率先做出了反应——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那个,我有事,先走了!”

在王俊凯反应过来之前,在自己可能挨打之前,王源看都没敢看他一眼,胡诌了一句劣质的借口,骑上车子一溜烟跑了。

王俊凯被孤零零地甩在了原地,他看着王源飞快地消失在街口,才回了神儿,刚刚一瞬间的事,对王俊凯来说是震撼的,他还沉浸在男孩那个满含希望的眼神中,那一瞬的光亮吸引着他想要停留,没想到王源就那么蓦地亲了上来,只是微微触碰,但那滚烫像烟花一样在他的心里忽然炸开,他听到自己沉寂已久的心噼里啪啦地苏醒,灰暗的世界一瞬间被烟花照得绚烂通明。

可烟花未冷,王源已经跑了,王俊凯默默在街角站了许久,直到夜风习习吹散了熏烤了一天的地表热气,感到一丝微凉,他才抬起步子飞快地朝家里走去,车水马龙依旧,他怀疑刚刚那一瞬间的真实。

王源一口气骑回了酒店,连把车子塞进电梯的时候,都是慌张的,被脚蹬子绊到还好及时撑住墙面,脚踝刮破一层皮,却没有感觉到。

锁上门,他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天,他刚刚都做了什么,对一个才认识两星期不到的人,直接亲了,而且还是个男性!并不知道对方的性取向,“啊……啊!!!”王源一下倒在床上,捂着脸释放自己的尴尬。

完了,完蛋了,他和王俊凯的友谊完蛋了,他在这里唯一熟识甚至还算不上亲密的关系,就这么被自己冲动的荷尔蒙毁了。

王俊凯的反应他没来得及看,他也不敢看,不是怕挨打,是怕……哪怕王俊凯用厌恶的眼神看他一眼,说一句“神经病”,王源都害怕,那就尴尬……太他#妈尴尬了!

可就这么跑了……王源又忽然坐了起来,拔#屌#无情,这绝对算拔#屌#无情了!操!他一瞬间又慌张起来,万一王俊凯不讨厌呢,但自己亲完就不负责任地跑了……“啊……”王源又一次倒在了床上。

并不是无情啊。

那双眼睛,不冷漠的时候,像氤氲着雾气,有深情的假象,王源现在缓过神来,真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确定过眼神,你就是对的人”,所以……所以才……

蛊惑,绝对是蛊惑!一个男人,眼睛生得那么漂亮做什么……

王源一夜翻来覆去的,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迷糊着睡去了。

觉得睡了还没一会儿,电话就响了,快递上门,服务很是周到。想也知道是关系终止协议到了,他起身随便洗了把脸就打开了门,没想到看到的不只是一份协议书,整整四大箱子的东西,把快递员都要淹没了。

“您好,王先生,请您检查一下物品,然后麻烦您签个字。”快递员客气地说。

王源一瞬间表情沉重起来,他看着快递员拿小刀一箱一箱地拆封,心头五味杂陈地翻涌。那些限量版的衣服、鞋子,球星签名的篮球,书架上的各种手办,一整套的《火影》《海贼王》漫画……是把他在那个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清理干净了吧。

王源没再看了,直接扯过快递单刷刷两下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快递员惊讶地直起了身,“您还没查看完呢?”

“不用看了,就这样吧。”王源把单子还给了他。

“那……好吧。”快递员看着王源有些奇怪,但没有多问,又把一份牛皮纸装着的袋子递给王源,“这还有一份加密挂号信。”

“加什么密啊!”王源冷笑一声,直接当着快递员的面拆开了,上面密密麻麻一系列情况说明都没看,目光只停留在了最后一行字:自今日起终止抚养关系。

白纸黑字,铁面无私,就这么短短的一行字,十几年的人情竟灰飞烟灭了。王源盯着看了一会儿,几个字渐渐在光晕里模糊了,操!他抬起胳膊在眼前飞快蹭了一把,对快递员说:“笔再借我用一下。”

不同于现在的心情,“王源”两个字签得龙飞凤舞,很是洒脱,最后一个点随手带了一笔拐了个弯向着左下方飞扬跋扈地飘去。食指放在嘴边狠咬了一下,一个红色指纹结结实实地印在了协议上。

“麻烦你原地址寄回去。”王源从钱包里抽出五十块钱一并给了快递员。

快递员虽然不知情,但是也扫到了最后那一行字,眼前这个男孩,不过也就十七八岁吧,他的眼中突然含了怜悯,“这下面还有一封信呢,看一下吧。”

王源犹豫了一下,接过来一目十行地扫过去,无非就是些假惺惺的关心带着一本正经的道貌岸然,“怕你不习惯,所以小时候玩的东西也都一并寄给了你,也算是个童年的回忆吧。——王凌。”

也就几秒中的时间,王源把信随便撕了两下塞给快递员,“麻烦门口找个垃圾桶扔了,谢谢。”

快递员接过信,犹豫了一下,最后说了句,“东方不亮西方亮,日子还是要过呀!”

王源点点头,关了门。

四个箱子把本来就不大的房子挤满了,王源坐在床上看了一会儿,就起身开始搬着它们一个个叠摞在了角落里,只有最后一个长方形的,留在了脚边。那是他的吉他,去年生日的时候,父母特意给他在国外定制的限量版吉他——Roy1108,琴头刻着几个字。王源还记得他们把这把吉他拿给自己时的眼神,那是爱,是父母对孩子的宠爱。

王源迅速抹了一把就要掉下来的泪水,把箱子打开,调了音,就坐在床头对着窗外浓密树荫下电线杆上的几只麻雀轻轻唱了起来。

是一个星期前就想好了一半的旋律。

我害怕回头望,身后遗落下山川和海洋。昏黄路灯的光,照在我背影更加的凄凉。一个人在路上,背起行囊走向前方,被遗忘的过往,遗忘的就让它遗忘……

但是依旧没再继续,王源不知道自己的“继续”在哪里,又该怎样“继续”下去。

吉他放在床上,拿起鱼竿,又向着河边去了。

今天是个阴天,老人没有来,王源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岸边,河面泛着蒙蒙的水气,白色烟雾蒸腾,看着看着意识就不知飘到了哪里。

王源睡着了,就那么抱着膝盖蜷缩着睡了过去。

几只麻雀大胆地从树上飞落在草地上,蹦跳着到了王源的身边,啄着袋子,是今日份的鱼饵。

忽然丝线一沉,鱼竿晃动惊醒了熟睡中的人,王源下意识地抓住鱼竿才没让它滑进河里去,但是溺在水中的线还是牵扯着鱼竿左摇右摆,王源便学着老人的样子,挑起一点鱼竿,并不急着收线,而是随着它的方向晃动。

过了一会儿,扯线的劲儿小了,王源才卯足了劲儿,一把挑起鱼竿开始收线,一条大鱼奋力地在竿尾摆动!越来越近,直到把鱼抓在手里,王源的脸上身上被它甩了一片水渍。

塑料小桶兜了半桶水,摘了鱼钩,王源把鱼放了进去,自此终于松了一口气,心还扑通扑通地跳着,一脸的不可思议,自己竟然能钓到鱼了,还是一条超大超肥的鱼!

看着它在桶里不停地摆动鱼鳍,一会儿,王源脸上的光彩又渐渐暗淡了下去。

钓到鱼了,可是无人分享,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钓的鱼,没有人庆祝。

茫茫雾气已经把河岸推得远之又远,对面墨绿色树林绵延向不知名的远方,灰色的天际下起了蒙蒙细雨,想起了早晨签的那份协议,王源的心头竟也随着这阴雨天变得湿漉漉的了。

他想,能有个人在身边,哪怕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各钓各的鱼也好,各做各的事就好,他想要身旁有人,手里抓着东西,双脚踩着土地。

他想王俊凯了,十分想,想见他,想给他送鱼。

雨越下越大了,王源没有雨具,就那么赤裸裸地淋着雨,车子蹬得飞快,雨水打在肩膀上,水滴溅到挂在车把上的水桶里。终于在王俊凯下班的时候,赶到了咖啡店门口。

湿漉漉的,浑身淌着水,白色T恤贴在身上,暴露了骨骼分明的身躯,刘海贴在额头,一滴滴的水顺着发间流到睫毛,再顺着眼睑滑向眼尾,王源就那么毫无遮掩地站在了王俊凯面前,抬起手腕在眼前擦了一把雨水,他喘着气,哑着声音,对王俊凯说:“凯哥,我钓到了鱼。”

身后的木门咣得一声关上了,王俊凯拿着那把黑色的大伞愣在了门口。

王源是狼狈的,眼睛是红肿的,但他晶亮的眸子满是热忱的期望。他身后白色山地车还滴滴答答地淌着水,红色的塑料小桶晃晃悠悠挂在车把上,鱼竿靠在车梁丝线上结着水珠。

期望什么,也许是得到肯定,也许是接受馈赠,也许……王俊凯闭了闭眼睛,他还记得昨晚这个男孩儿莽撞的亲吻,虽与此时的狼狈不同,但都那样单纯而干净。

王俊凯不习惯笑,不习惯给予温柔的眼神,但他上前了两步,撑开大伞遮住了王源头顶湿漉漉的天空。

“凯……凯哥,你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王源像是得到了肯定,开心起来,“这鱼很肥的,可是我又没地方放,今晚我们……我们吃鱼吧?”开心里有一丝小心翼翼。

王俊凯愣住了,“我们吃鱼”,去哪里吃,是要自己做的,那么就要回他的家,虽然刚刚已经给白歌打了电话,但是王俊凯不确定她会不会突然发病,他还没有做好准备,把自己的一切剖开给别人看。但是眼前这个男孩的身世,这些日子,在自己的眼里,几近透明了。他放肆地哭过,愤怒地发泄过,借酒浇愁宿醉过,所有的一切,都在自己面前毫无保留地展现过,他那么简单,又那么无所畏惧。

“好。”王俊凯点点头,看了一眼他的车子,声音里听不出一丝情绪,“跟我走吧。”

“嗯!”王源却高兴地回头去推了车子。

王俊凯看到了桶里的那条鱼,确实很大,在桶里都转不了身了。

王源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伞,心里一暖,嘴上却对王俊凯说,“不用给我打的,反正我都湿透了,你打你自己的就好了。”

王俊凯手里的伞没有动,依旧遮了王源头顶的整片天空,“等会儿车子要擦干,不然链条容易生锈。”

“呃,好。”王源抬头对着他笑笑。

“先去菜市场吧,要买配料。”

“嗯!”















*你猜对剧情了吗?🙃

*我只能透露,源哥世界第一刚不会变,不会就这么怂了。凯哥冷中带强,现在只是冰山一角。

*我一般吧,就是拿着手机直接在lofter编辑,写完就发,不会刻意卡读者都闲下来的固定的点,也没有存货。所以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刷到了就看,没刷到也许是你错过了那个发的点,真想看来主页也行。🤣






评论

热度(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