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宝

爱吃爱玩小可爱

彼黍 10

七月流火:

10

宿醉的脑袋有点疼,王源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要去卫生间起猛了头晕的厉害,又倒在了床上。

天花板上的吊灯晃晃悠悠的,但王源这回知道了,不是灯晃,是他的脑子在晃。

昨晚,喝酒了,跟王俊凯。怎么回来的……记不清了,王源确定自己是真的喝到了断片。开心的时候喝酒,不容易醉,即使晕了也能记住事。心情不好的时候,免疫差,酒量浅还想举杯消愁。

关于昨晚的记忆停留在了王俊凯那句,蝼蚁尚且啃腐偷生,你怎么就不能过了。

王源把这句话在心里掰开了揉碎了反复咀嚼。不可否认昨晚的震惊是有的,还有王俊凯说那句话时的狠劲儿,他也还记忆犹新,甚至他自己都知道,痛是可以的,但是一蹶不振就过于矫情了,道理他都懂。

但是胸口,左胸口那里,空荡荡的。

如同突然被拔掉的牙齿,当时的剧痛已经过去,但舌头会不由自主地往那个空荡荡的牙洞里舔,即便有一天不痛了,也不代表就可以无视,因为那个留下的空缺,永远都在,间或想起,酸甜苦辣的味道记忆涌至心头,提醒着他已丢失了那个曾经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再次起身的时候,王源发现昨天的衣服和鞋还都穿在身上,房间里一切都还是出门前的样子。王源确定了昨晚应该是自己回来了,喝断片还能找回来,他有点佩服自己。

三下两下把身上混着汗味酒味的衣服都扒了扔在地上就进了浴室。微烫的水打在身上,还没来得及感觉舒服,王源就龇牙咧嘴地叫唤起来,“我操!操!操!疼!”他一下子从花洒下弹跳开,摸着自己的肩膀朝镜子中看去。

“我去!”王源惊讶地伸出手把镜面上的雾气擦了又擦,他才确定,真的没有看错,几个牙印明晃晃地出现在他的右肩上,肿起来的部分已经消了大半,但是依旧可以看出来,是牙印,还是个有虎牙的牙印,明显高出来的那一点,还凝着一滴血迹。

醉酒,虎牙。

王俊凯。

王源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愣了有两分钟,忽明忽暗的眸子不停闪烁,然后突然冲出浴室就开始翻自己的衣服,T恤,T恤领口扯破了一截,裤子……还好,他又慌忙朝着床上看去,三下两下把被子和床单翻起来彻底查看了一遍,确定什么都没有以后,王源发现自己已经冒了一身汗,脸上也火辣辣地烧着。

再次站在花洒下,他一只手盖住了那片疼痛免受热水的刺激,然后闭上了眼睛,温热的水打在身上,让刚刚突然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下来。

喜欢同性这件事,他还没跟家人说,在学校里被女生狂追的时候,也没有拿这件事做过挡箭牌,他不是怕什么,只是觉得在遇到那个对的人前,没有必要人尽皆知。

所以,看到牙印的时候,他才会多想,才会往别人不会想到的方向去想。

王俊凯……

他长得挺帅的,性子是冷了些,但是王源能够感觉到,其实他是挺善良的一个人。只不过好像心里装着很沉重的东西,让他整个人都透着一种压抑和拘谨。

所以,也许这只是个意外。

洗过澡以后,突然对房间的酒味不适应起来,王源打电话让人来换了一套床单被褥,又打开了窗子通风。今天天气晴朗,难得有微风。向对面咖啡店望去,一眼就找到了那个即使戴着围裙也依旧鹤立鸡群的人。

他正弯腰给客人上咖啡,明亮的光线洒在的他半张侧脸上,轮廓分明。也许因为昨天听王俊凯偶然透露了些他的高中生活,今天再看到他那张依旧冷漠的脸,王源却觉得比以往多了些孤独,或者说是,悲凉。他甚至还记得王俊凯的那双眼睛,眼尾微微下倾,是温柔的形状,怎么能让这样一双眸子变得看起来那样冷漠,王俊凯的人生,一定不同寻常。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王俊凯上完咖啡,抬起头向着酒店这边望了过来。因为刻意地专注,所以王源很快就发现了,他甚至感觉到已经与王俊凯对视了,像偷窥被发现似的忽然心虚起来,王源不由得后退一步,心扑通扑通地跳起来,但是王俊凯看了一会儿就转身走了,好像也并不是刻意要看什么,王源又觉得自己可能看花眼了。

王源今天没有来咖啡店,也许因为宿醉未醒,也许因为今天想吃中餐了,也许……王俊凯不自觉地抬起手指摸了摸自己的嘴角,破了的皮,还有些微微作痛。不会,王源是很洒脱的人,不会与他计较这么一点小小的磕碰。

不来也好。王俊凯莫名地松了一口气。昨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他想了很多要怎样和王源解释自己破了的嘴巴和他肩膀上的牙印,后来突然醒悟,根本就不用解释,他甚至可以理直气壮地斥责王源喝得跟死猪一样不省人事,但是他解释不了自己的慌张。

王俊凯是想要解释给自己听。

那只是一个意外,意外地第一次喝了酒,意外地与一个人近距离触碰,意外地遇到一个不守规矩不看脸色硬要贴上来的小孩儿而已。

所以日子还要照旧,生活经不起波澜。

王源去上次那个河边学钓鱼了,买了鱼竿和鱼饵,学着老人的样子,安安稳稳地端坐在了河边。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坐得这个位置不佳,等了一下午都没感觉到什么异常,等把吊钩拿出来,发现鱼饵早就被鱼吃了。

不是位置不佳,是鱼太狡猾。一定是因为老人天天在这里钓鱼,河里的这群鱼都成精了,遇到他这么个新手,不费吹灰之力就吃了鱼饵然后拍拍屁股走鱼了。

难得的,王源一点也不生气,也没心浮气躁,他又串上了鱼饵,还是扔到刚才那个位置。然后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发呆,就只是发呆,什么都没想,今天出门以后脑袋里变得空空的,吃饭的时候就盯着碗,骑车子的时候就看路,钓鱼的时候就欣赏风景,世界清净的有几次恍惚间他竟然不知道自己身在哪里。

好像自己轻到可以漂浮在眼前闪着光亮的水面,飘浮在天边泛红的夕阳之上。

天擦黑的时候,王源用完了所有的鱼饵,依旧没有钓到什么鱼,但却满足地蹬着车子风一样地离去了。

王俊凯说的那个旧的车站,他想去看看。

这里路灯明显的少了许多,应该是很多都坏掉了,也有不少不知被谁偷了灯泡,只留下了一个灯罩像小丑的帽子突兀地杵在电线杆子上。但这里却不黑,真正要买东西是可以看见的,一根桩子,一个树干就可以私拉一根电线,一个小小的裸露的灯泡挂在半身高的位置照亮一方小小的天地,各家照各家的,没有穿插共用的,也有一些人带了台灯,总之各有各的法子。

王源从人群中挤过,听着各种叫卖讨价还价的声音,闻着小吃摊各种劣质油烟的味道,踩着各色吃过的带着剩菜的纸盒,身上渐渐挤出了细密的汗珠,他低头闻了闻自己的胳膊上,好像也被熏染了味道。

他不敢蹲下来询问的,因为不知道该怎样对待王俊凯说的那种不买八辈祖宗都对不起他的“热情招待”,但他依旧看到有很多人在买东西,那些王源根本看不上眼的东西,被那些并不富有的人从那个当做宝贝来卖的摊主手里,讨价还价半天,终于拿走了,最后摊主以骂骂咧咧的赔钱话结尾。

真赔钱假赔钱大家心知肚明,赔钱干嘛还要卖。

可这就是生活,别人的日常生活。

王源从兜里拿了一些零钱出来,给了趴在路边,端着一个破铝盆的人,没一会儿就有一个眼尖的小孩子跑过来,一手扯了王源的T恤,“哥哥,哥哥,你也给我一个!”王源的T恤被扯得变了型,白色的一角被小孩脏兮兮的手攥着。王源低头看她,一窝头发乱蓬蓬地顶在头顶上,一张小脏脸不知多久没有洗过,但那双眸子却异常坚定,仿佛要钱是理所当然,大概还没学会装可怜,王源在心里感叹一句,把剩下的钱都给了她,小孩一溜烟跑了。而那个端着铝盆的残疾人,继续趴在地上,已经抖着盆子望向下一个路人。

这也是生活,别人的日常生活。

这里不算太大,半个小时,王源终于挤出了那片“蚂蚁军团”,旁边就是一个公厕,日积月累,散发着让人难以忍受的味道,王源望了望,见门口坐着一个老大爷,旁边放着一个手写的硬纸牌子,歪歪扭扭的几个字“五角一次”。

王源转身离开了,不是嫌弃,也不是嘲笑。就像昨天王俊凯说“我也在那里卖过东西”时一样,只是有些不可思议,但比起那时的震惊,今天多了一份淡定。

转上大路的时候,眼前的车水马龙,倪彩虹灯,好像又是另外一个城市了。但谁知道下一秒又有哪个不那么幸运地躺下了车下,而恰好不会再有像王源一样的人去扯开他。王俊凯也说过“你救不完的”。也许明天躺在车下的就是自己了呢。

所以,谁又比谁幸福呢。

世界依旧是那个悲惨世界,但王源不在这世界里了。

你怎么就不能过了?怎么就不能了?王源的耳边只剩下了这句话,他骑着车子飞快地朝着那个网络会所去了。

王俊凯回来的时候,又在昨天的位置看到了王源,他坐在那辆白色的山地车上,一脚踩着地,无所事事地捏了车闸又松开,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王俊凯直接走到了他的面前,不用问,一定是等他的。

看到一双熟悉的鞋出现在视线里,王源抬起了头,这样坐着王俊凯比他高出好大一截,王源第一眼就看到了王俊凯肿着的嘴角,那个虎牙的位置,结了痂。

王源愣了神儿,早晨的那股子慌乱又开始在暗夜的胸口下作祟,甚至肩膀也感到了微微疼痛。他不由自主地抬起手盖上了右肩,不知在想些什么。

王俊凯本来平静的面目突然也有了一丝尴尬,他猛得扭过头,干咳了一声。

“昨天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的。”

王源也回了神,慌忙低头,放下了自己的手。

“嗯,谢谢啊。”

“不用。”王俊凯已经恢复了常态,但他没去看王源的眼睛,只问了一句“你还有事?”

“嗯,对。”王源也平静下来,他又抬起头看向王俊凯,坚定地说了一句,“可以的。”

“什么?”王俊凯皱眉。

“怎么就不能过了?”王源重复了他昨天的那句话,看到王俊凯微动的眸子,就知道他明白了。“王俊凯,我就是想来告诉你,我……能的。”

王俊凯忽然把眼光拉了回来,定在了王源的那张脸上,没有了失意的痛苦和愤慨怨怒,这张俊俏的脸上像是闪了微光,随着夜色霓虹亮了起来。王俊凯好像看到了一种叫做希望的东西,这个已经离他非常遥远了的东西。

盯着他出了神。

可那也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即,是王俊凯不敢触碰的却又为之向往的东西。

这次王源没有再心虚地躲开,他看到了王俊凯的专注,与平时的冷漠大不相同,那眸子中含了雾气,仿佛这才是他该有的样子,对得起那双漂亮的眼睛,这眼睛里,有自己。

王源的心又不听使唤地咚咚地跳动起来。

他想……想要那双漂亮的眼睛,要它难得一见的专注和认真。

王源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扶着车子站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和王俊凯脚尖碰了脚尖,他一抬头就看到了那结了痂的嘴角。

像是受到了什么蛊惑,王源一闭眼就亲了上去。







*我昨晚回来了。浪太久,不知剧情还连不见得上,反正吧,从昨晚一直到现在还瘫在床上,躺着打字,晕晕乎乎。反正亲就亲了吧,源哥就是这么刚,天下第一刚。




评论

热度(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