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宝

爱吃爱玩小可爱

双谪

著名电视剧女观众:

这是一个一时兴起的故事,本来只打算写三千字结果写着写着收不住了,而且我这个取名废,连名字都是被人帮我想的,感谢帮我想名字的小可爱。


然后这个故事写完我还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有些情节处理的太粗糙了,但我实在不想写了,写了快十个小时的我,现在腰酸背痛,要准备睡了,如果大家有什么要交流的可以在评论告诉我。


再然后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一定要给我小心心和小蓝手,不然我就哭给你们看。


最后希望大家喜欢我这个故事。然后多点喜欢有助于解锁两个主人公的仙名。




“我本是九重天之上三十三天外的一个无忧无虑的小神仙,跟随洪钧老祖在三十三天外的紫霄宫修炼,平日里念经诵佛,随师父一起遨游太虚,倒也逍遥自在,眼看飞升在即,只因师傅告知我在凡尘还有一段未了的情缘,须得下凡间来历练历练,找到那个救命恩人,报答前世恩情,方能修得正果。”一个穿着玄青长袍的少年端坐在四方八仙桌旁,抬头朝一个粗布短衣的小伙计说道。


“你说的这些话我都能够倒背如流了,这就是你到我们店里白吃白喝十余天的理由?”那个伙计一双漂亮斜长的桃花眼微微眯起,盯着面前这个面庞清秀的少年,英挺的眉毛紧紧拧在一起。


“你们招待了我这个神仙,将来是会有大大的福报的。”那个漂亮的少年夹了一口糖醋鲤鱼放进嘴里细细品尝后,摇摇头说道:“这个鱼肉质老了点,吃起来差强人意。凡间的东西果然比不得天上。”


“你说完了没有?说完了赶紧结账走人,我们老板说了,再不把你赶走,明天就是我走了。”那个伙计说着就要端走这位少年面前的菜肴。


“哎!这位小哥!休要冲动!好歹你也算是我游历凡间遇到的第一位凡人,既然大家都是有缘之人,不如我就给你这个机会和我一道寻找我的有缘之人。”那位漂亮的少年拢了拢衣摆对那个伙计说道。


“别别别,你还是赶紧把帐结了离开我们这个小店吧,我们这座破庙容不下你这桩大佛。”那个伙计把肩上搭着的抹布取下,准备擦拭桌子。


“何谓结账?”那个漂亮的少年眨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这位伙计。


“好说,一共是三两纹银。”那个伙计头也不抬地对那个少年说道。


“何谓纹银?”那个漂亮的少年坚持不懈地偏着头追问道。


“就是钱。”那伙计停下手中的活计没好气的回答道:“没见过你这么傻的人。”


“这位小哥!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师傅说我是他收过的徒弟当中资质最高的一个!”那少年仰起头争辩道。


“那你师傅一共收了几个徒弟?”那伙计没好气地问道。


“这三十三天外,我师傅统共就收了我这一个徒弟。”那少年笑眯眯地回答道。


“小凯!掌柜的叫你到后厨去帮忙!”一个人急急地催促道。


“哎!来了!”那伙计忙不迭地答应道,临走时他恶狠狠地对那漂亮的少年警告道:“待会儿我出来的时候,你必须把帐给我付了。”


那个漂亮的少年在他背后冲他扮了一个鬼脸,掏出怀里的桂花糕自顾自地吃起来,心里好不郁闷,他低叹一声:“师父吧师父,为什么他们都不肯相信我是一个神仙呢?”


这位少年的确是九重天上一个游手好闲的小神仙,近年来飞升上神的名额超标了,而他的师傅鸿钧老祖和混鲲祖师打赌又输掉了原本属于他的飞升机会,无奈之下,只好以他七情未开,六欲不通,不能算一个可以体谅世间疾苦的好神仙为由,骗他下凡间去历练一番。


“你原本是我从不周山上捡到的一只玉兔,带回来修炼,吸收了一些天地灵气,竟也成了仙,投在我门下,眼看即将位列仙班,可是你在凡间还有一段恩未报,七百一十五年前年前曾有一个少年把你从猛虎的嘴里救下,俗话说知恩图报,我们做神仙的也应该明白这个事理,所以为师派你下凡间去走一遭,你可愿意?”鸿钧老祖捻着胡须,慢慢悠悠地说道。


“只有一点你须记得,你在凡间不可使用法力,否则会节外生枝,为师送你三支香,你遇到困难,可以朝西北方向焚烧,为师了解了你的难处,定会出手相助。下凡去后你这仙号也不可再用,须得换上一个凡人的名字,‘本源自性天真佛’,为师看你一派天真,不如你就叫源吧,至于姓什么你下凡间去遇到的一个人姓什么你就随他而姓吧!”


这位少年悠哉游哉的在凡间嬉戏,遇到的第一个人是一个头上长着疮还在不停往外冒着脓水的瘌痢头,他看了委实恶心,只好目光一转,看到了那个在客栈门口拉拢客人的英俊小哥,那小哥虽然穿着粗布短衣,但长得委实好看,他听得别人叫他王俊凯,便在心里给自己取了一个王源的名字,王源下凡这些天,哪里也没有去,就赖在王俊凯的客栈白吃白喝,不过他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妥,从来没听过神仙吃东西也要给钱的,他占王俊凯的便宜占的心安理得。


师父的吩咐还历历在目,王源对于他所说的那个前世恩人却一点头绪也没有,不过他也不着急去找,这人间烟火他要细细观赏,也不枉来凡间走上这一遭。


“呜呜呜~”一个小姑娘的哭声吸引了王源的注意。


“小妹妹你怎么啦?”王源蹲下来柔声问道。


“刚刚捉住的漂亮小鸟飞走了。”那小姑娘抽抽答答地回答道。


王源想了一会,从包里掏出来一个珠子对她说:“别哭啦,你看哥哥这里有好看的珠子送给你玩儿,好不好啊?”


“谢谢哥哥。”那小姑娘一只手抹着眼泪,一只手接过了王源递过来的珠子。


“等会儿!”王俊凯冲了过来,拿走了小女孩手里的珠子,递到王源面前问道:“你这东西是哪里来的?”


“这个有什么稀奇?我师傅宫里多的是,我下凡之前看它红红绿绿还会发光煞是好看,装了一袋带下凡来,你要是喜欢也送你一颗好了。”


说着又从包里掏出一颗递给了那个小姑娘。


“这位仙爷!您想吃什么尽管吩咐我,你刚刚说你想找什么人?姓甚名谁?家住何处?如果信得过小人,只管告诉我,我王俊凯就算掘地三尺,也要帮你找到那个救命恩人。”王俊凯得了那个宝贝珠子,一改往日横眉冷对的模样:“我今晚就去把我的房间收拾打扫干净,您这样的仙爷哪里还能再睡在地上呢?我也太不识好歹了。”


其实睡地上对于王源来说倒也无所谓,反正每晚他都趁王俊凯睡熟以后,偷偷爬上他的床,和他同衾同眠。只是王俊凯的态度转变得太快,让王源有些匪夷所思。


凡人太奇怪了,看着王俊凯忙上忙下,王源觉得当凡人也有趣的紧。


“仙爷,仙爷,我要是帮您找到这个恩人,您能不能也带我上那九重天去看一看,回来以后我还能和别人吹吹牛。但是这茫茫人海,上哪里去寻呢?”王俊凯端来一碗蟹粉小汤圆他放在王源面前说到。


“喏!我师父给了我这个戒指,说是遇上那前世恩人,戴上它定会不落不掉,师傅还告诉我若是遇上那有缘之人,一定要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交付给他,这才不枉我来人间走这一遭。”王源一边吃着小汤圆,一边对王俊凯说。


“待我明日在客栈门外,摆一张长桌,叫那来来往往的客人都试上一遭,保管不出三日就能找到仙爷的前世恩人。”王俊凯对王源说道:“只是不知仙爷前世的恩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幼?”


“这个师父倒是没说,只给了我这枚戒指。”王源把那枚戒指举到面前细细打量:“不过有了这枚戒指,料想找到他也不是什么难事。”


第二天一大早,王俊凯就在客栈门外贴出了告示,全城的人们都被告示上的重金酬谢吸引,不管男女老少纷纷到客栈面前,自发排起了长队。可是那些人一带上戒指就滑落,不管他怎么蜷缩手指,努力把戒指留在手指上,那枚戒指都以毫不留恋的姿态快速脱落。


忙活了三四天,依旧毫无收获,王源倒也不着急,日子还长着呢,且再逍遥几天。王源摇着蒲扇,吃着瓜果,好不快活。


“看仙爷这么辛苦,我真希望我就是仙爷要找的那个有缘人呢!”王俊凯一进门就对王源说道:“不过这枚戒指有这么怪异吗?为什么我戴了也没有掉下来呢?”


王俊凯把手伸到王源面前好奇地问道。


王源看到戒指好端端地带在王俊凯手上,立马吐出了嘴里的杏核,瞪大了双眼:“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


王源上下打量着王俊凯:“你会射箭吗?”


“要不明天找个山坡试一试?”王俊凯回答道。


“那个仙爷,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王俊凯小心翼翼地问道。


“什么?”王源反问道。


“你不是说,找到你的前世恩人,就把你最重要的东西给他?”王俊凯指了指王源的衣兜。


“你说这个?”王源把那些珠子掏了出来,拿在手上把玩:“可是这些东西在我们宫里不过是些很平常的玩意,算不得我最珍贵的东西。”


“那您再好好想一想?”王俊凯心有不甘的问道。


“我想起来了!”王源像是想到什么,高兴地喊道:“前些天你带我去看戏,那里面的白蛇也是下凡来报恩,看戏的告诉我报恩是要以身相许的?什么是以身相许?”


“以身相许就是做一对夫妻。”王俊凯随口应道。


“可是神仙和凡人怎么做夫妻?”王源歪着头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


“喂喂喂!我只是随口这么一说,以身相许就不必了吧?”王俊凯悄悄朝后挪了几步,虽然说这个小神仙长得粉团玉琢,惹人喜爱,可是两个男人怎么能相伴到老?


“戏文上说要这样?”王源跳到王俊凯面前,一把抱住了他:“你是我的前世恩人,等我想到了什么是我最珍贵的宝物,我定会双手奉上给你。”


说完王源亲上了王俊凯的脸颊,末了还砸吧砸吧嘴,兴高采烈地跑开了,虽然这个王俊凯有时候看上去傻头傻脑的,可是那次看完戏回来,自己因为贪吃云片糕而撑的肚子疼,是他背着自己走了五里路,一路上萤火虫星星点点环绕在王源周围,王源趴在王俊凯宽厚的肩膀上,想要是自己的恩人也像他这般对自己如此周到就好了,活了这么几千年,王源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从心底腾起的细小而绵密的欣喜。


剩下王俊凯留在原地不知所措,我这是被一个神仙调戏了?虽然他确实好看得不像个凡人,可他怎么看也是个男仙子啊?这是遇上的什么事啊?王俊凯觉得心里有些慌乱,又有些开心,就像小时候吃了娘给自己熬的麦芽糖,黏黏的,甜甜的。


这天王源陪王俊凯去集市上购买食材,他一面吃着王俊凯给他买的糖葫芦,一面用袖子擦着嘴,王俊凯见他吃的满嘴都是糖渣,不由得心里一动,忍不住伸出手为他拂去唇边的渣滓。


“俊凯!”自从王源知道王俊凯是他前世的恩人以后,就不再连名带姓的叫他王俊凯,而是叫他俊凯。


“什么事?”王俊凯问道。


“你近日总是闷闷不乐。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吗?”王源在凡间也有段时日了,人世间的喜怒哀乐他也渐渐能够分辨的清,近日里王俊凯总是唉声叹气,看起来好像有了十分棘手的心事。


王俊凯思忖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源儿可以把那珠子给我几颗吗?”


王源也不要王俊凯再唤他仙爷,这凡间的姓名回到三十三外天就没有人再叫,也怪可惜的,而从王俊凯嘴里叫出来的源儿两个字最好听,所以王源就逼着王俊凯唤自己源儿,虽然王俊凯起初觉得有些不妥,但叫习惯了也渐渐地不觉得有什么难堪,倒是王俊凯看王源一副天真烂漫不谙世事的模样,倒有几分羡慕,越来越欢喜。


“要这珠子本也不难,只是这些天好多人来找我讨要,我竟是一颗也不剩下。”王源把那袋子翻给王俊凯看,发愁的挠挠头。


“我原本也不是那贪财之人,只是我爹生了一场怪病,不能下床走动,寻医问药了好多地方,最后一个江湖郎中告诉我要那极北之地的大茗仙草才能有救,听那郎中说,这仙草极为难得,那郎中也是偶然得了一枝,要五百两黄金才肯卖给我,可是我出身贫寒人家,从哪里去凑这五百两黄金,望仙爷您行行好,赐我几颗珠子,换取那黄金,救我爹爹性命。”


王俊凯说的情深意切差点就要给王源行跪拜之礼。


“让我来想想办法。”王源摸着锦囊里的香,第一炷香因为自己好奇在来到凡间的第一天就被自己白白浪费掉了。现在锦囊里还剩下两柱香,自己在凡间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不测,如果贸贸然烧掉一支香,那么以后再遇上什么危险怎么办?都怪师父的什么狗屁规定,下凡不能使用法术,不然别说随随便便的五百两黄金,就算是要去极寒之地去取那仙草也不算什么难事。


可是王俊凯殷切的目光注视着自己,让王源无法拒绝。


“好!”王源像是下定很大的决心一般,从锦囊里摸出一炷香,对着西北方向虔心焚烧,企盼师父指点迷津。


好一会儿师父才慢慢悠悠在烟雾中现行,王俊凯一见到鸿钧老祖连忙跪拜,王源倒是满不在乎地对着鸿钧老祖说:“喂!老头儿,你叫我寻的前世恩人,我也寻到了,你叫我报恩,我也在努力去做,可是现下有件难事,我的恩人的父亲需要一株仙草,这么吧,老头你去给我弄来。还有你说的我身上最宝贵的东西,我参悟了这么些天也没个头绪,老头你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吧,我报完恩好赶紧上天。”


王源絮絮叨叨说了这么一大堆,那鸿钧老祖倒也不恼,笑眯眯地对他说:“本来这珠仙草,要是你的恩人需要我是可以帮你弄了来,可是这样就成了我替你报恩了,你终究是飞升不了,不过我倒是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助你去那北极之地,帮你去求一求那北极老怪,至于拿不拿的走,就看你的造化了。”


那柱香很快就燃尽了,而鸿钧老祖也渐渐的消失殆尽。


“喂!老头!你还没告诉我怎么去那极北之地,怎么去拿这北茗仙草呢!”王源急得伸出手在烟雾中挥舞。


“此乃天机不可泄漏也,记住那最宝贵的东西,定是要在最不寻常的时候寻到,你若是能够参悟,才算完美度过此番劫难,可你要记住去到了那极北之地拿了北茗仙草就一直向南走,切不可碰其他的仙草灵药,更不可去惹那九头仙鹤,否则后患无穷。”鸿钧老祖在天空郑重地嘱托王源。


话音刚落王源就惊奇的发现他和王俊凯已到了传说中的极北之地。


“老头儿!老头儿!”王源对着天空大声呼唤,可是没有任何回音。


极北之地,天寒地冻,王源有仙气护体,倒不觉得难受,可是王俊凯肉体凡胎渐渐地有些支撑不住,他抱着胳膊,不停地哆嗦:“这个地方怎么这么冷?源儿你看到那大茗仙草没有,就在那山崖边,我们赶紧取来,离开这个地方。”


王源抱住王俊凯颤抖的身体,王俊凯渐渐觉得没有那么难受,两个人挨到山崖边,王俊凯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取了一株大茗仙草,却因为脚下一哆嗦,一个不留心,掉到了山脚下。


王源看到王俊凯掉下山去也急急忙忙地往下跳,好在这个山崖不是很高摔下去也并无大碍。


“你别下来!”王俊凯急忙吼道。


 等到王源也落入香气四溢的蔓藤之中才明白王俊凯为什么叫自己不要下去。虽然这座山并不高,但是山崖下长满了枝枝蔓蔓的青藤,王俊凯一掉下去,就被困在了藤蔓之中,动弹不得,而王源看不清山崖下的境况,也急急忙忙跳下去,现在两个人都缠在藤蔓之中,脸贴着贴,连转身都很困难。


“扑哧!”王源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还笑!”王俊凯身上虽然没有被藤蔓划伤,但是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了一群小鸟,落在王俊凯头上,不停地啄他的头发。王俊凯吹胡子瞪眼睛,也没能把这群鸟赶走。


大约被困了两个时辰,王源渐渐觉得腿有些麻了,而他看看对面的王俊凯,面色苍白,看起来十分虚弱。


王源试着动了动手臂,这藤蔓却越收越紧,王源艰难地把双手从藤蔓中穿过,紧紧抱住王俊凯,把身上的温度过给他,可是王俊凯并没有好转起来。看着王俊凯冻的发白的嘴唇,王源忍不住把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慢慢地把自己的仙气缓缓地注入他体内。


也许是王俊凯冻的有些迷糊了,嘴里突然多了一个柔软甜蜜的东西,也顾不上去分辨什么,他就像一个溺水者,紧紧抱住王源,贪婪地吮吸着王源口中的津液,四周安静地只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戏文上说的缘起情动可是这般感觉?第一次王源的心跳慌乱地像一个初次心动的凡夫俗子,第一次王源明白了别人所说的悦之无因,遂感心疾。第一次王源觉出做一个凡人比神仙更好的滋味。


王源不是没想过再想办法叫他师父来就他们,但他觉得两个人能这样在一起,为什么还要让其他的人出现?


“源.....源儿,你不是神仙吗?想想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吧?”王俊凯的声音把王源拉回了现实,虽然师父告诫过自己在凡间不能使用法术,可是事出有因相信师父也不会责怪自己。


王源偷偷捻了个诀,一瞬间满身的藤蔓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领了王俊凯加紧朝南奔去,师父的坐骑大鹏在菩提树下久候多时,王源急忙把王俊凯扶到大鹏的背上,正待要离开,却看见一只九头怪鸟来势汹汹地朝他们飞来。


王源心中暗叫不妙,那只怪鸟就伸出了爪子朝王源身上扑来,王俊凯这时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王源,那鸟在他身上抓出了几道带血的口子,王源见情势危急,不得不暗暗在手上施法,护着王俊凯趁那只九头怪鸟不注意的时候,催促着大鹏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你这不孝子!毁了仙草,伤了仙鹤,现在北极老怪迁怒于你身边的人,不日你和你的恩人所在的地方会有大祸降临,为师也是无能为力啊!”


王源心中一惊,从梦里醒过来,王俊凯上了药正睡得安稳,他的手还紧紧地握在自己手心,借着窗外淡淡的月光,王源细细的打量着王俊凯的面容,他的鼻子挺翘,睫毛浓密,看上去委实有一副让人心动不已的好皮囊,突然王源看到自己的一颗红心慢慢地从胸膛里跳出来,落在了王俊凯的心上,那一刻王源才明白师父所说的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


最难忘却赤子心,最不屑一顾是相思,痴情儿女有多少?世间最难是真心。


王源悄悄从王俊凯屋子里退了出来,朝着西北方向点燃这最后一柱香,鸿钧老祖这次没有像上次一般笑嘻嘻地望着王源,王源看着鲜见的严肃的师父也不敢再没大没小,低低地唤了一声师父。


“你还知道有我这个师父?我说的话你竟没一句放在心上,现在闯下了弥天大祸,惹恼了北极老怪,我还有什么法子救你?”鸿钧老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当初叫我下凡历劫的是你,说要报恩的还是你,现下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事,更关乎全城老百姓的安危,请师父想个法子救我,助我度过这一劫。”王源俯首恳求。


“罢了罢了,这是你的命数,也是你的劫数,不管怎么躲也逃不开这一劫,早知如此,我就不应该让你下凡历劫。”鸿钧老祖长叹一声。


“可是徒儿并不后悔,若非此番历劫,徒儿又岂能知道,于徒儿而言,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徒儿并不后悔,求师父明鉴,望师父成全。”王源字字铮铮,情辞恳切。


“这也许就是天意吧!你元神并不是不周山上的一只兔子,你以为我老儿痴呆到这个地步,会收一只成了精的兔子做徒弟?你原本是一件镇守四海八荒的宝物,只因在变幻历练的过程中沾惹上了一段凡尘,天庭抹去你的记忆,罚你去不周山重新修炼,说来也是凑巧,和你一起触犯天条的山己上神也阴差阳错随你一并到不周山历练,无意中有救了你一命,你这才顺利修仙,位列仙班。我竟没想到你们二位的姻缘如此之深,千丝万缕的关系逃也逃不开,可是你这番劫难为师只能袖手旁观,不能出手相助,别说是你现在仙力微弱,就算是你在那三十三天外也斗他不赢。”鸿钧老祖慢慢说到。


“没有办法阻止这场天灾吗?祸事因徒儿而起,理当由徒儿一人承担。”王源焦急的问道。


“办法不是没有,只是你已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托付给了那位恩人,你当真能够割舍掉这份情缘?”鸿钧老祖望着王源真切地问道。


“师父此番教徒儿下凡是历劫,既然是历劫定没有圆满的道理,何况师父要教徒儿体会的七情六欲徒儿已经明白的七七八八,徒儿心中已没有什么遗憾。”王源想到还在床上的未曾醒来的王俊凯,心里突然感到一阵酸涩。


“你可是想清楚了?”


“徒儿心中已是明镜。”


“你此番下凡,与他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番劫数?只是他的劫数比你更难度过,你走以后他将守着你的一颗真心,一个人孤零零的度过此生,你可是忍心看他如此?”


“徒儿心中纵有千般不舍,万般不愿,也断不敢拿百姓的性命开玩笑,既是他的劫数,那么也少不得委屈他也承受一番了。”王源句句清明。


可是胸中的情思翻滚,竟难以自持,第一次他明白了为何人间的眷侣会因分别而落泪。


想他第一次随王俊凯去戏院看戏,看到白娘子和许仙分离,旁人落泪时,他还不明白,为何明知是假的,却依然有人落泪。当时王俊凯告诉他,虽然戏文上演的是假的,可是离愁别绪的痛苦却是真实的。


“什么是分别?”彼时的王源还是一个不知愁为何物的逍遥神仙。


“就是两个人不能再相见啊。”王俊凯递给王源一包南瓜子随口说道。


“这有何难!想见就去见啊。”王源很不以为意。


到现在王源才明白王俊凯当时的那声叹息是什么意思,纵然自己是一个神仙,也不能事事顺意,也有无可奈何的时候,也要饱受离别的痛苦。


“你既已想清楚,那么为师再帮你最后一次,服下此粒仙丹,明日子时,你体内的元神就会出窍,到时候你去那极寒之地,打败那北极老怪,降伏那九头仙鹤,为师再来接你回那紫霄宫殿。”


王源握着那粒仙丹,回到王俊凯房中,王俊凯依旧熟睡不行,他怀里还有从师父那里央求来的一粒药,吃下便可抹去这些日子和自己有关的回忆。


东方渐渐发白,王俊凯也揉着眼睛醒了过来,他身上的伤已快痊愈,此时他正温柔地望着王源问:“源儿可是一夜未睡?”


“胡说!本仙子睡得可好了。”王源假意伸了伸懒腰。


“那今日与我同游可好?”王俊凯笑意盈盈的朝王源伸出手。


“那你可要好好服侍本大仙。”王源笑着握着王俊凯的手。


到晚上,王俊凯抱着王源从集市上买来的稀奇玩意儿回到家中。王俊凯却郑重地从怀里掏出了一对同心结,递给王源:“当日源儿说要下凡报恩,我本也当个笑话在听,经历这些事以后才明白你的真心,当日源儿说愿以身相许,不知今日可还作数?”


王源忍住心中的悲痛,笑着从王俊凯手里结过同心结,说:“你当初不是说,你我皆为男子,如何能结为夫妻?”


“想来世上的事,总有一个意外,你我心意相通,就算老天也阻拦不得。”王俊凯端过一只酒杯递给王源:“喝过这杯合卺酒,你我便是生生世世的夫妻了,你就算是跑到那三十三外天去,我也定能把你寻回来。”


王源不做声,默默地喝下这杯合卺酒。偷偷服下了师父给的那粒仙丹。


“后来呢?”一个小男孩急切地问那个说书人。


“小凡!你别打岔,听大叔接着往下说。”另外一个看上去更为沉稳的小男孩拉住那个叫小凡的男生的手说道。


“后来那个神仙回到了三十三外天去了。”那个大叔一面收拾着摊子,一面回答道。


“我是问那个王俊凯后来有没有到三十三外天去寻那叫王源的神仙?”那个叫小凡的男生急急地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喽!世人都说山原镇多亏有了这个神仙才避免了一场浩劫。”


“就算那个王俊凯最后也上到了三十三外天,见到了王源,他们也不会再有交集了,鸿钧老祖的仙药可是很灵的,再说了,我娘说过,神仙是不能有感情的,就算他们位列仙班,也不能再续前缘。”那个沉稳的小男孩拉着那个叫小凡的孩子往家里走去。


“惊羽你胡说,你没听大叔说,王俊凯要上那三十三天去寻那仙子?你也没听那大叔说王源留下了一颗真心在王俊凯心里,他回去找的,他一定回去找的。”那叫小凡的男生,说着就快要哭了出来。


“好了好了,都是假的不是吗?你说的对,你说的都对。”那个叫惊羽的小男生扯着衣袖给小凡抹眼泪。


“我不会忘记惊羽的。”小凡抽抽噎噎冷不防地冒出了这样一句话来:“就算有一天我和惊羽会分开,我也不会忘记惊羽的。”


“傻瓜,我们不会像他们一样分开的。”那个叫惊羽的男生一点一点细心的拭去小凡脸上的泪水拉着他往回走。


 


 


九重天上,一位身着青色长袍的青年,看着面前翻滚的云海,出神地望着远方。突然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小仙此番前来,是要还上神一件至关重要的东西的。”


那个青袍青年慢慢地转过身,正对上一双深情的桃花眼,灼灼其华,蕴藏着无限柔情。


 



评论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