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宝

爱吃爱玩小可爱

彼黍 3

七月流火:

3


王俊凯下班以后向着王源来的那条小北街菜市场走去,老板娘还没关店门。

“小凯,以为今天下雨你不来了呢。”一个中年妇女见他进了店里,就拿了袋子给他装菜,笋呀藕呀西蓝花之类的装了一兜给他。

“下雨也要吃饭的。”比起之前在咖啡店,王俊凯的表情总算有了些变化,没那么冷漠,但也说不上多热情。

不过老板娘并不在意,反而看了看外面阴沉沉黑漆漆的天,多了几分惆怅,“唉,你妈最近怎么样?”

王俊凯撑着塑料袋的手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往里装着比较便宜的小白菜油菜之类的,语气平静,“没什么变化。”

“哎,那些小白菜我也给你装了一份的,都有,你拿着!”老板娘把自己装好的两兜菜递到王俊凯面前。

“不用了,就这些吧。”王俊凯拿起往秤上一放,“您这生意也要做的。”

“哎,称什么呀还,就这么点,你拿回去吃吧,又吃不穷我,这兜你也带走。”老板娘说着就直往王俊凯怀里塞。

王俊凯无奈地接过,没再推脱,但是从钱包里抽出了一张二十,一张十块放在了秤上。

“明天早上五点,我准时来。”说着就提上菜转身走了。

老板娘有点急,“你这孩子总是这么见外,帮我们家进了这么久的货,连个菜也不肯吃,你这样倒成了我强买强卖了!”

王俊凯在门口停了一下,脸上带了疏离的微笑,“进货您不也给工资了,就不算帮忙,回见。”

“唉,回见。”老板娘冲他挥了挥手。

王俊凯走得很快,匆忙的脚下带出泥水全都甩在了裤腿上,不过他并不在意。今天上午下雨他就开始不安了,但是却不能随意请假回家去看那个可怜的女人,咖啡店这份工作来之不易,主要是因为目前以他的学历来说工资比其他工作都要高。有很多人冲着他来这个店,也有很多人指名要他点单送单。老板为了留下他,对他只有一个要求,满勤,工资双倍,另外,这个咖啡店还允许收小费。

这样,欠的钱或许可以早点还上,也让那些什么亲戚朋友早日安了心,不会因为他爸没了,就担心借出去的钱打了水漂。

菜市场的后面,七拐八拐了几条胡同,就看到了几个居民楼。近几年拆迁的厉害,全城统共没几座这样破的居民楼了,不过这里的租金便宜,距咖啡店和菜市场都不远,所以当初把家里的房子卖了以后,他们一家人就搬来了这里。

楼道里年久失修的灯,老化的路线,终于在挣扎了一下午后,彻底告别了一生。王俊凯借着手机里的光一步三阶地向着楼上走去。

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就听到了女人来回走动的脚步,和嘴里的絮叨:“下雨了,下雨了,小凯你爸回来没,你去看看他回来没,有水,水大,要淹死人了……”

“妈!我回来了!”王俊凯打开了客厅的灯,在这仅有的几平方米里,那个双鬓斑白,目光涣散的女人无休止地重复着一个动作,从沙发走到门边,又从门边走到沙发。

听到他的声音,白歌顿了一下,摸索着向门边走来,“小凯,下雨了,是下雨了吧,我听到了好大的水声,要淹了,要淹了!你爸呢,他回来没?”

“妈,我爸出差了,你不用担心,我刚给他打过电话,他们那边是晴天,不会下雨,没有水。”王俊凯把白歌搂在怀里,一下一下地给她拍着背,像哄着一个小孩子。

白歌紧紧抓着他的胳膊,情绪却放松下来,“哦,出差了,晴天好,晴天好,晴天安全。”

“没事了,你去沙发上坐会儿,我去做饭。”王俊凯把她扶到小沙发上,又打开了电视,找了她常看的那个电视剧,好歹听个声转移一下注意力。

王俊凯做饭已经很熟练了,算不上美味,但解决一般的温饱没有什么问题。其实早些年白歌的厨艺不错,只是王俊凯爸爸出事以后,白歌一夜之间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白发,视盲,怕水,尤其是大水,平时精神还好,只是一受到水的刺激,就会神志不清。

清炒小菜,小米粥,馒头,清简的晚饭,是他们的常态。

吃过饭白歌早早睡下了,王俊凯替她盖了一层薄被,理了理她额前的凌乱的发丝,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叹了口气。与白发不相映的是那一张风韵犹存的漂亮容颜,不过这几年失了些精神,红润不复,苍白了许多,自古红颜多薄命吧。

前几年,他们家还是一个小康家庭,不算大富大贵,但生活水平也不差,王俊凯那时还在上高中,父母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尤其白歌还是省艺术团的一级演员,能歌善舞人缘也不错,她是江南水乡出来的女子,气质出众,长得也漂亮,王慎一直把她当做宝贝捧在手里,一家人也算是其乐融融。

谁知王慎谨慎了一辈子却被自己一起长大的发小骗了去做高利贷的担保人。那时发小衣锦还乡,声称要拓宽市场急需用钱于是就借了高利贷,还说不出一年资金回炉就能还上,结果一年过去了,发小就人间蒸发了,高利贷的人每天砸门堵截要王慎还钱。白纸黑字,当事人人间蒸发,王慎成了讨债的对象。王俊凯记得,从那时候起,他们家好像就被一只无形地大手推着一步步走向了深渊。

一百多平的房子卖了也只是杯水车薪,每隔几天催债的人就来这个出租屋里乱砍乱砸,王俊凯背上有一道很深很长的疤,就是那时候留下的。王慎跑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把能借的都借了依旧凑不够。王俊凯记得王慎出事的前一天,把给亲戚朋友同事打的所有欠条都塞给了他,说如果有能力,就把大家的钱一点点还上,毕竟谁也不容易,这个节骨眼上,人家能借就该千恩万谢,还说爸爸对不起你和妈妈。王俊凯当时不明白,王慎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个,像交代什么一样。可是第二天,他就知道了王慎的用意,一个水性非常好的人,竟然在城郊外不远的水库失足滑落淹死了,警察让他和白歌一起去认尸体,就是那天,白歌一夜之间白发视盲了。不久,保险公司来了人,王慎生前给全家每个人入的意外保险起了作用,就是这笔用性命换来的钱,帮助他们家从此摆脱了催债人的逼迫。后来,白歌被辞退,王俊凯坚持着上完了高中就没再读书,他就这样走上了茫茫无边的还债之路。

白歌崩溃了,可是他不能倒下,他是这个家唯一的男人,是王慎用性命换来了他们的太平。

王俊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胸口依旧憋闷,几年前他哭过了也发泄过了,他痛恨政#府#政#权#治#安的软弱,痛恨那个借高利贷的团伙,更痛恨那个骗子发小。可是时间久了,痛恨没有用了,解决生活问题才是当务之急。如今,百万的债务压在身上,他也不会再流一滴眼泪了。

白歌翻了个身,睡熟了。王俊凯看了看时间,快要八点了,他收拾书包出了门。

“小凯,今天下雨了,我听到阿姨又发病了,就有点担心她,又怕在外面敲门刺激到她,所以急了半天,也帮不上什么忙,要不你把家里多出来的钥匙给我一把,有事的时候,我也好去照应。”住在对门的沈心拦住了王俊凯。

王俊凯一愣,没想到沈心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啊,你别误会啊,我们邻居几年了,我的为人你也知道,你们家的东西,我不会动的。”沈心连忙解释。

“我不是担心这个,我家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你别管了,我回头给她买个手机,有事的时候,给他打打电话就好了。”王俊凯不打算接受她的好意。

沈心叹了口气,“小凯,你为什么一直拒绝别人的帮助呢,你这样让关心你的人,根本无从……”

“不用担心,我过得挺好。”王俊凯打断了她。

沈心看着他,不知再怎么开口,直接把手里的一个白色药瓶塞进了他的手里,“那你照顾好自己,我先回了。”在王俊凯拒绝之前,她一步跨回了家里,嘭得一声把门关上了。

王俊凯低头看看手里的瓶子,多元维生素分散片。又想起了菜市场老板娘今天给他装的各种蔬菜,他明白她们的意思。王俊凯掏出手机在网上查了一下,又从钱包里抽出一百块钱,叠了一下,塞在了沈心的门缝里。

“钱放门口了啊,记得拿。”他冲里面说了一句,就背着书包下楼了。

沈心打开门,只看到了王俊凯在楼梯拐角处的衬衫一角。一百块钱,就躺在脚下。她捡起来,叹了口气,又关了门。

沈心大王俊凯两岁,是山里出来的孩子,初中毕业就来这里打工了,每个月挣的钱要寄往老家,供弟弟妹妹上学还有一家人的支出,她的父母健在,只不过山里人不过就是那贫瘠的一亩二分地,喂喂鸡,放放羊,也没有多少收入。王俊凯一家搬过来之前,她就住在这里了,所以对门一家人的变故,她再清楚不过。沈心也是唯一一个见过王俊凯痛哭的外人,那时候,王俊凯还不像现在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王慎的突然离世,让他们家几近崩溃,王俊凯又不会做饭,沈心帮着做过几回了,也教了王俊凯。可是没多久,王俊凯就像是换了一个人,突然就长大了似的。

她是真的心疼王俊凯,自己家再穷,至少一家人都还健在,王俊凯算得上是家破人亡了,一个人撑着巨额债务,连工作多年的沈心都会觉得喘不过气来。所以她不在乎王俊凯的态度,只要能帮忙的时候,她还是会帮,哪怕次次都被拒绝。给钱就给钱了,她把那一百块钱攥在手里,打算回头偷偷塞给白歌,反正她看不见。王俊凯自己肯定是舍不得去买维生素的,但是沈心知道王俊凯这两年比上高中的时候憔悴了不少,大约也是营养不良的。

外面的雨渐渐停了,夜晚的空气有了凉意,比白天气温降了许多。吸一口凉气,仿佛就能把胸口的污浊清洗干净。

王俊凯想起了白天大雨中的那起车祸,咖啡店里有个小孩或许因为害怕车祸被揭穿了的羞赧,或许因为自己的冷漠,差点动了手。

真是个没有出过象牙塔的纨绔子弟,不知人间冷暖,不知旦夕祸福。

而他们,不是一类人。

王俊凯知道,自己是一个还债的机器,也是白歌最后的铜墙铁壁。

除此之外呢?

人活着总要有希望,他不想就这样烂在了无休止的债务里。债务已经毁了他的家庭,毁了他的学业,不能再毁了他的人。所以即便再忙再累,那个夜校也要去上,本事也要去学,等真正强大起来的那一天,也许过往全家人的冤屈才能大白天下,至少让王慎死得瞑目。他的冷漠,不是瞧不起任何人,相反,王俊凯站在阳光下的时候,时常觉得自己就是那努力挣扎着的蝼蚁,而别人随便一脚就能将他踩进肮脏的泥泞中。可是蝼蚁有蝼蚁的活法,蝼蚁也不会永远都是蝼蚁。他只是无暇顾及别人的喜怒哀乐,他要向前,他要向上,他不能停下。

夜校里都是一些成年人,有辍学重考的,有在职再教育的,也有单纯想学一门技术的。这些人白天大多都很忙,晚上腾出一点时间去学习都觉得非常宝贵,所以,王俊凯坐在这里的时候,往往是最轻松的,学习,能让他暂时忘记了生活的压力,忘记了人与人之间有差距的焦虑。

十点多王俊凯的课程结束,单肩包挂在身上,依旧走得迅速,明天五点他要准时出发去帮老板娘进货,必须保证充足的睡眠。

没想到走到十字路口,会有一个半夜不睡觉,在街上乱溜达的小屁孩,真的是浪费时间,王俊凯瞥了一眼就与他擦肩而过了。

“王俊凯?”声音沙哑。

王俊凯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他,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王源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叫住他,也许因为这个城市里他能叫上名字来的也就只有这一个人,而这个人此时背着包,倒像是个学生的样子,王源忽然意识到,也许这就是个学生,看样子跟自己年龄也差不多。

可这个人今天才刚刚用轻蔑的眼光回敬了他,所以叫出来之后王源又后悔了。

“你认识我?”王俊凯问他。

操!白天见过晚上就不认得了!王源甚至怀疑他患有什么自闭症或是健忘症之类的病,所以才会对外界事物的感知力不足,只能摆着一副冷漠的样子。不过,真自闭了也不能找到咖啡店的工作吧,也许是装得冷酷,跟这儿演戏呢。生了一股子闷气,王源手插进裤兜里,吹了声响亮的口哨,“装#逼被雷劈知道不?”

王俊凯这才转过身借着路灯的光仔细瞧了瞧,就看到了他黑T上的那个醒目的金属色logo——“kiss me”,还有他脑袋上那个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孩子的小揪,又回忆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这不就是白天咖啡店里的那个纨绔子弟?王俊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眯着眼朝他后面瞄了一下,便了然了。

王俊凯打算走了,跟这种人说话就是浪费口舌,浪费时间。

王源也顺着他的目光往自己身后看了看,原来在这个十字路口,有一家网络会所。也好,正好打发时间,反正也睡不着。王源再转身的时候,王俊凯已经走了,他鲜少见到这样的人,搁以前,就这态度怎么也得理论理论,理论不好就推到墙角打一架。不过现在……估计跟王俊凯这种性冷淡,也打不起来。

其实网吧也没什么好玩的,坐到了这里,也没有以往打游戏的兴致,点开了游戏界面,不等加载完毕就又关闭了,随便上网搜了一个电影,可是电影也没看进去,听着周围连续敲击键盘的声音,点击鼠标的声音,组队打游戏的声音,还有电影里的美式英语,王源对着屏幕发起了呆。想小时候为了偷偷打游戏逃去网吧,被父母派出去的管家提着回来的经历,想小时候跟王艺打架抢东西的经历,想因为成绩不好被打屁股的经历,甚至想起了自己上大学走的时候,养父母一起送机的经历。想着想着,王源就泪眼模糊了,有心酸,有感激,也有一些说不上来的憋屈,他不敢肯定,养父母对他的爱是不是单单出于对儿子这个性别所寄予的希望,也不敢想象当年和王艺打架,还有这么些年来,那些所谓的姐姐每天到底在怎么样地讨厌着他这个平白无故多出来的陌生人。

后来盯着眼前的屏幕想着想着,思绪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眼睛渐渐干涩,才有了困意。

王源起身回去了。值夜班的前台倒是换了一种眼光看他,那样子,就像他刚刚诱拐了什么妙龄少女一样的八卦。

王源觉得他们有点傻,真要诱拐,直接拖酒店来不就完了,还用得着这么晚了孤家寡人地回来吗?

也许就是因为王源多看的这一眼,给了她们八卦的勇气,“帅哥,你女朋友家是这边的吗?”

所以才没有诱拐回来。

王源停下来震惊地看着他们,脑洞不是一般的清奇。这小城市里的风土人情,当真这么随意,工作人员也这么聊天?这猜测,指不定他们闲得讨论了多久才给他下的定论了。

旁边不远就是客户监督台,落了一层灰,王源走过去抽了一本《酒店员工管理制度》隔着几米,嗖地一声甩了出去,册子准确无误地飞在了前台上,啪的一声,成功让几个人闭了嘴。

没有停留,王源打了个哈欠,一边伸着懒腰,一边走向了电梯。

就算老子是孤儿,也不给你们调戏。

没想到电梯门刚刚关上,前台几个小姑娘像是刚回过神儿来一样,看他走了就不再压抑着声音:“啊,刚刚那一下好帅啊!”

操!











评论

热度(799)

  1. Psycho.七月流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