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宝

爱吃爱玩小可爱

类似注定 25(上)(向哨)

SilentShoal:

#凯源/向哨/强强/先婚后爱


#闷骚×明撩


#前期学院后期战斗


#食用全文戳tag


关于哨兵向导设定(密码X600)


前文回顾: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11  12-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双王(上)


 


    “三——二——一——”随着机器人机械声音的倒数,神秘的比赛空间终于解开了神秘面纱,王俊凯和王源要面对的场景是——


 


    火山口。


 


    空间开放的一刹那二人都始料未及,火系的怪兽已经出现在上一届的预热赛赛场上,按照他们之前的推断,这次的题目理应是土系。然而比赛当头,二人迅速调整了心态,对视一眼,共同向场地角落的武器装备区跑去。


 


    赛前塔会向选手征求意见,给予他们武器装备选择的权利,选手需从塔的几十项备选中选择五件,塔将会把所有武器装备放置在赛场供选手使用。


 


    王俊凯和王源的长项都是战机驾驶,然而塔的备选名单里并没有战机——价格过于昂贵、需要起飞跑道等多重因素决定了战机的不适性,两人只能退而求其次地选择了直升机,除此之外还选择了三样枪炮和一样炸药。


 


    两人麻利地登上直升机,王俊凯坐在驾驶位熟悉表盘操作,王源则在机舱检查武器状况。怪兽还没出现,火山的下方隐隐有轰隆轰隆的响声,王俊凯瞥了一眼足够飞五小时以上的油表,决定先升空观察,他紧紧握住操纵杆,向前一推——


 


    飞速转动的螺旋桨扬起一片扬尘,小巧的铁鸟缓缓上升。


 


    舷窗视野过于狭窄,为了更好地观察,直升机滞空后王源索性拉开了舱门。强劲的风迎面涌来,王源稳了稳身子,极目远眺。


 


    王俊凯瞥了一眼王源的动静,握着操纵杆的手又紧了紧。


 


    不多时,怪兽终于从火山口里探出了头。王源心下一凉,这是一只熔岩兽,它有着一身堪比混凝土硬度的鳞片,身长二十余米,仅那两人粗的尾巴就占三分之一的长度,直立时大约有三四层楼的高度,翼展二十米有余,专居于活跃的活火山口处,脾气和它生活的地方一样暴躁,可飞行、喷火,听觉极度灵敏,被列为全球十大最危险怪兽之一。


 


    而消灭这只怪兽,是他们的比赛任务。


 


    显然螺旋桨的巨大噪声已经惊扰到了熔岩兽,它急躁地喷了口气,火焰隐约可见。王源深呼吸了一次,逼迫自己冷静,就在这时,王俊凯的信息素适时地包裹住了他,让他心绪稍宁,大脑和五感也清醒了不少。


 


    “换一下。”王俊凯低声说。按照两人训练的预设方案,在王源凭借哨兵敏锐五感基本分析了怪兽的外形数据之后,便轮到王俊凯发挥向导的优势,侵入怪兽的精神领域寻找其弱点。


 


    操纵杆在两双手之间无缝交接,肌肤一触即离。在精神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哨兵本就出色的五感更为灵敏,轻轻摩擦的触感仿佛刻在了精神领域里,一次次放大。


 


    王源飞快地眨了眨眼,重新将精神集中在战斗上。


 


    王俊凯刚从驾驶舱退出身来,就被从敞开的舱门里刮进来的狂风吹了个趔趄。王源着实被惊了一下,赶紧喊道:“舱壁上有应急绳,你系一下。”王俊凯依言取了在腰带上捆了一圈,不料王源却急匆匆地从驾驶舱里冲出来,不由分说地给他拆了重系。


 


    “飞机……”


 


    “自动驾驶,滞空状态,掉不下去。”王源的手指上下翻飞,不一会儿就用高弹性高强度的应急绳给王俊凯的腰间来了个五花大绑。


 


    王俊凯低着头看着那个毛茸茸的头顶在自己腰间忙活,几乎差点伸手去揉,想到场合时又不得不收回了这份心思。看到王源的“杰作”,他不仅微微汗颜,应急绳的标准用法并没有这么复杂,相反地,为了灵活机动,应急绳的捆扎方式应越简单越好,仅起缓冲作用即可,然而王源这密密麻麻快要把几米的绳用完的手法……


 


    王源捆完之后也觉得有点夸张,又不好意思再去拆,于是便装作检查应急绳拴住机舱那一端情况的样子撇开了头,欲盖弥彰地加了一句:“太蠢了,刚才吓死人了,我怕你被风刮下去。”


 


    王俊凯听出他别扭里的关切,不禁笑了一下,也不戳穿:“好。”


 


    王源又一路小跑回驾驶舱,王俊凯无声地看着他的后脑勺消失在隔舱门后,想揉一下的想法又隐隐冒头,结果那个小脑袋突然又探了出来,还是那副别扭的口气:“勒吗?”


 


    “正好。”王俊凯冲他扬起一个笑容。


 


    待小脑袋最后一次消失在舱门后,王俊凯在吹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的风中定了定神,释放出万千精神触丝,终于开始了对怪兽精神领域的探索。


 


    侵入怪兽的精神领域比侵入人的要容易一些,王俊凯很快就寻找到了其精神壁垒的漏洞,一举击穿破入。


 


    怪兽的记忆一片混沌,王俊凯一路摸索,着实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他们想要的。怪兽似乎也察觉到来者不善,越发焦躁,不断地绕着火山口走来走去,呼吸间喷出的火焰更甚。王源一边要保持飞机的平稳,为了配合王俊凯还需要离怪兽近些,一边还要躲开不知会从哪冒出来的火焰,难倒是不难,但是他的掌心也渗出了细密的汗。


 


    也许是因为第一次驾驶的飞机上载着除自己以外的第二人,这个人还是王俊凯。


 


    生怕哪个转弯角度不够漂亮,有零星的火星趁机挤进敞开的舱门,扑向凝神中无暇顾及其他的王俊凯。


 


    “幼年时曾被人类长时间囚禁,所以性格较同类更加暴躁,但由于囚禁期间一直被铁链拴着脖颈,脖颈处的鳞片有点发育不良。”王俊凯的声音通过精神领域传给王源。


 


    “能催眠吗?”王源透过面前的玻璃仔细端详了一下熔岩兽的颈部,那里的鳞片的确在光泽度等方面跟其他地方不太一样。考虑到熔岩兽不那么友好的脾气,若是在神志清醒时被轰几炮,尾巴胡乱一甩,再喷几团火,他和王俊凯怕是连全尸都留不下。


 


    王俊凯感知了一下这只熔岩兽的精神力,下了判断:“一次最多一分钟,但可以多次。”


 


    “你催眠,我打,多轮几次。”王源对王俊凯的估计毫不怀疑,王俊凯不会在他面前保留实力,也不会明知不可而为之,说能做到什么程度就绝对不会多一分少一毫。


 


    两人又交换了位置。擦肩而过时,王俊凯飞快地在王源腰上扎了一个漂亮标准的绳结——还是刚才系在王俊凯腰上的那条应急绳。


 


    “不许摘。”王源正要抬手去掉碍事的束缚,小心思已在刹那间被背对着他操纵飞机的人拆穿,只得悻悻地缩回了手。


 


    “我也会担心。”醇厚的男声猝不及防地钻进了耳朵,一个猛子扎进心底,带起一路痒意,王源逃也似的离开了驾驶舱。


 


    等一下——“也”是什么意思?什么时候他说过担心他了?


 


    自恋狂。王源撇撇嘴,顺手从机舱里拎起一把51-S枪炮,拿在手里掂了掂重量——还算趁手。武器一上手,王源整个人的气场立时就截然不同了。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意,看向熔岩兽的眸子也里多了几分妖冶的杀意。


 


    Ding不知是何时出现的,此时已经悄无声息地蹲在王源脚边,平日里优雅的碧绿色眼眸也化为了凌厉的金银鸳鸯眼。


 


    一人一猫,笔挺地立在大风呼啸的舱口,王源头上柔软的发丝、并着安哥拉猫标志性的绒毛,恣意地在风中张扬着。


 


    Ding纵身一跃,灵巧地在熔岩兽的头顶着陆,轻盈的身形使他并未被熔岩兽察觉,于是Ding低下头,饱满的鼻翼翕动了几下,灵活地爬到熔岩兽颈间的一处卧了下来,远远看去,一双鸳鸯眼熠熠发光,仿佛准星,精准地定位了熔岩兽最薄弱的部位。


 


    王源端起枪炮,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那两点光芒。


 


    王俊凯已经操纵着直升机来到熔岩兽面前,他坦坦荡荡地直视着巨兽可怖的双眼,微微蹙眉,无数无形的触丝瞬间从向导的精神领域爆发,带着呼啸的风声径直冲向熔岩兽,这具硕大的、上一秒还吞吐着灼灼热浪的躯壳,像是被人按了暂停键,一动不动了。


 


    巨兽静止的同时,王俊凯用共感向蓄势待发的王源下了信号:“打!”


 


    一连串炮弹旋转着从枪膛射出,分毫不差地扑向熔岩兽的致命弱点,一时间,Ding几乎被硝烟和爆炸的火光淹没——精神体只会受到精神攻击的伤害,普通的物理攻击伤不了他们分毫。一梭打完,王源飞快地换弹上膛,重新对准那处亮光继续射击。


 


    王俊凯的眼睛死死盯着熔岩兽,被用作武器的触丝也丝毫不敢放松,密切关注着被催眠怪兽的精神波动,一旦其有复苏的迹象——


 


    “收!”


 


    黑洞洞的枪口立时消了声,在滚滚硝烟的掩护下,王俊凯狠狠一拉操纵杆,直升机以一个刁钻的角度直冲云霄,尾翼与熔岩兽因痛觉复苏而愤怒喷出的烈焰擦肩而过。


 


    飞到安全的高度,飞机再一次滞空,两人同时暂时松了一口气。熔岩兽愤怒的咆哮源源不断地从下方传来,震耳欲聋,一股血腥气也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漂亮!”王俊凯脱口而出。和王源共同战斗的快意几乎要把他淹没,宛如双生的默契几乎让他着了迷。即使他已经做了陪王源一起走上战场的决定,却也没有如此真实地体验到过惊险而又踏实的痛快。


 


    而这仅仅才是个开始。


 


    王俊凯看了一眼王源的精神领域,明明也是一副欢腾的模样,可是那人却一点儿动静也没——


 


    一只带着硝烟味的手托起了他的下巴,堵上来的嘴唇微微颤抖,急不可耐地攻破了他的齿关,灵巧的舌头长驱直入,翻搅出令人耳热的啧啧水声。


 


    王俊凯紧握着操纵杆的手一抖,整个机身颠簸了一下,但王源另一只手很快地覆在了他的手上上,将飞机重新带回平稳,又熟练地摸到自动驾驶的按钮按下,解放了王俊凯的双手。


 


    王俊凯看着近在咫尺的王源,一边合着眼忘情地吻着,一边完成了这一连串的动作,本就喷张的血脉立时沸腾起来,也顾不得这个吻的含义,立马单手扣紧了他的腰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另一只手扶住他的后颈,疯狂地反吻了回去。


 


    像是被火球包围,两具身体都滚烫了起来。


 


    最后还是王俊凯先踩了刹车,他退后了一点分开两人的距离,又情难自禁地凑上去在王源嘴角和脸颊蜻蜓点水了两下,强行将神智拉回来:“差不多了,再来一次?”


 


    王源还坐在王俊凯的大腿上,听了这话难免胡思乱想,反应了半天才明白是再打一轮熔岩兽的意思,又羞又闹地在王俊凯胸口轻轻捶了一拳,这才从他身上起来,重新拾起了刚才被他一个激动丢在地上的武器。


 


    第二次进攻两人显得更加游刃有余,王俊凯已经不需要再给王源发信号,王源自己就可以通过王俊凯精神领域的状态判断。


 


    这种打法虽不算快,但两人重在求稳,一会儿功夫也打得差不多了,熔岩兽的气焰不复嚣张,两人也有些累了,一次次的催眠使得王俊凯的精神力消耗巨大,每次催眠的有效时长越来越短,王源扛枪时也觉出了沉重,肩膀被枪支的后坐力震得隐隐发麻,弹药也快见底,似乎一切都快到了极限。但他们知道,就快了,再熬一下,他们想要的胜利就在前方,最多还有两轮就结束了。


 


    王俊凯又一次催动精神触丝侵入熔岩兽的精神领域,王源又一次扣动了扳机。


 


    意外就是在这时发生的。


 


    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地面上已是一片火海,哨兵敏感的五感被蒙了雾,没能在再一次缩短的催眠中反应过来,怪兽渐渐复苏,然而还是有一发多余的炮弹已经出了膛。


 


    狠狠地嵌入了巨兽伤痕累累的皮肤。


 


    一旦濒死生物的求生欲爆发,威力是难以用常理衡量的,本来已经瘫倒在地面多时的熔岩兽突然长啸一声,吐出一团足以吞没整架飞机的烈火,火球势不可当地向着筋疲力竭的二人飞来,同时那根粗长的尾巴也拼尽全力地甩了过来,在空气中劈出了凛冽的啸声,两面加攻,每面都尽是杀意。


 


    王俊凯拼尽了全力,几乎把操纵杆拉断,也只能将大部分机身从火球和尾巴中救回来,尾翼还是被火舌舔过,着起了火。


 


    王源在看到尾巴向飞机扑过来的时候赶紧收了枪滚进里舱,所幸王俊凯反应及时,没有让飞机正面撞上劈空而来的尾巴,然而尾梢还是扫进了机舱,裹挟着风狠狠地甩过王源的左臂和胸口,撕裂的痛楚让他连痛呼都发不出一声。


 


    刚才似乎听到了骨头破碎的声音,胳膊似乎脱节了,看着姿势有些怪异。他尝试着活动胳膊,还能小幅度动,手指也能抓握,就是使不太上劲,他竟稍稍松了口气,还能动就还能用枪,毕竟熔岩兽还没彻底被打倒……


 


    等一下,枪?


 


    王源四下环顾,没看到枪炮的影子。他刚才明明是抱着它的,怕是在刚才的意外中被扫了下去。王源的心无限地沉了下去——那是最后一支带着弹药的枪炮。




TBC


    周更女孩桃酱本酱~以后每周至少一更啦


    战斗真的好难写……我真是作大死……剧情多感情戏少……我知道你们都不怎么喜欢……但是我真的好喜欢并肩作战哦qwq


    虽然我很糊但是还是来求评论小蓝手小红心了qwq

评论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