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宝

爱吃爱玩小可爱

否命题 32

七月流火:

(没事就亲亲🌚)


32


王源曾在月明星稀下闲庭信步,也曾在夜雨淋漓中行色匆匆,但从未有人拉过他的手,向着一个未知的目的狂奔。不是回家,也不是急诊,但是握着他的那只手,坚定而温暖,初冬的凉风吹起他额前的碎发露出光洁的额头。

王源笑了,他不再问什么,只是一心一意地随着王俊凯向前跑,踩着路灯从叶间投下的碎影,听着马路中间车辆的往来,穿过人头攒动的商业中心,终于在广场中间停了下来。

王源气喘吁吁,笑意盈盈地看着王俊凯。

王俊凯随手解下自己的领带,绕到王源的背后,遮住了他的眼睛,将尾端打了一个漂亮的结。

王源乖乖地站定,任由王俊凯摆布着。

王俊凯挑起他的下巴,轻轻一吻。“在这里等我,很快。”

王源点点头。

他听到了王俊凯离开,也听到了广场的嘈杂。心跳渐渐平稳,周围的声音便更加清晰起来。有小孩追逐玩闹,有情侣的调笑嗔怪,有卖糖葫芦的吆喝,有中学生的吐槽,还有不远处警察在进行治安管理。

眼前漆黑一片,王源却觉得他真地扑进了实实在在的生活里。他曾以为的生命鲜活,是心电图仪上的绵延起伏,是流动在皮肤下的青色纹理,是手术结束时透明丝线的缝合结,是填写了密密麻麻的检查报告后的一张出院证明。

是王俊凯,教会了他感受真实的生活,锅碗瓢盆是生活,雨后初虹是生活,绝望中依偎是生活,勇敢地喜欢一个人也是生活。

王源仰起头面向深色夜空,看不到什么,但他依旧提起了嘴角。夜风轻轻擦着他的耳畔,略过他的鼻尖。穿过鳞次栉比的楼宇远道而来的,是山林的气息。

王俊凯以最快的速度进了王源身后不远处的花店,打理好的头发被风吹开,衬衫领口的扣子不知什么时候已脱离,完全没有了总裁的沉着威严。但花店经理依旧客客气气地迎接了他。

“王总,您要的花已经安排好了,明早准时送达,您现在过来,这是……?”

“不用了,我现在就要,拿给我吧。”

“那您可以打个电话通知一声,我们会派人尽快给您送过去的,您何必亲自跑一趟。”

王俊凯笑了:“突发奇想,不等明天了。”

经理马上吩咐人去取,还恭维道:“没想到王总也是个浪漫人。”

王俊凯笑而不语。

一大捧鲜艳欲滴的朱色玫瑰被人小心翼翼地捧出来放在王俊凯面前,挨挨挤挤,饱满娇艳,暗香浮动。王俊凯满意地接过,拇指轻轻滑过一片柔软的花瓣,小巧可爱的水珠便顺势滑下,悄悄藏匿于被层层包裹的花蕊中,留下一点微光闪烁。手指间染上了浓郁的香。一枚乳白色卡片静静躺在纸灰色襁褓中: 一生只爱一人。

王俊凯手捧鲜花走向王源,那单薄的身影乖乖地等在原地,王俊凯看到了他侧着脑袋似乎在听着什么,暗色领带依旧遮着他的眼睛,更显白皙面庞的淡然恬静,英挺鼻梁下嘴角微微带着笑意。王俊凯常常被他这样干净的笑容吸引,忘了世间的嘈杂烦扰。

他像个仙子,无意掉落在这深色苍穹下的凡尘。

“你回来了?”王源偏着脑袋,侧耳倾听。

王俊凯没有回答,靠近王源背后时,托着一大捧玫瑰悄悄放在了王源面前,那竞相开放的点点朱砂若有若无地擦过王源的唇瓣。

“好香。”王源惊喜地接过,这远比他想象的要沉得多,大约价格不菲。

王俊凯这才低头伏在王源的耳畔,“这玫瑰,一生只送一人。你信不信我?”

王源低头闻了闻花香,淡淡一笑。

“你不信?”王俊凯捏着王源的下巴迫使他回头转向自己,一个炽热的吻迎了上去,“明明是你不允许我下车的。”

广场上所有的声音都消逝于耳际,王源只听得到王俊凯的喘息,像淬了情药温温热热地洒在他的鼻翼,他感到王俊凯那强烈的心跳把自己后背烧得滚烫。王源软了腿,后退一步被王俊凯接在怀里。

一声轻笑结束了这个广场中央张扬肆意的吻。

王源红了耳根。

王俊凯解开那个结,领带飘落在地。

重见光明,王源睫毛轻颤。王俊凯又坏心地去吻了那双星辰闪烁的杏眸,才从花束最中间一朵的层层花瓣中,取出一枚戒指,灯光下银白的色泽格外耀眼。

王源惊讶至极。

“一见钟情就是一眼万年,你若不信,就用你的一生来检验,王源,你敢不敢?”言语间似是挑衅威胁,但王俊凯的嘴边却满是温柔的笑意,说着已经单膝微屈。

“我敢!”王源见他是真的要跪,连忙从他手里抢过戒指,迅速戴在自己的中指,又把王俊凯扯起来,红着脸压着声音说道:“你快起来啊!”

“你怕什么?是我不够好,还是怕别人说三道四?你敢?敢做什么?敢和我一起吃饭睡觉?还是敢和我一生一世?”一连串的追问,王俊凯满眼狡黠笑意,脚下步步紧逼。

如果说一开始在大厅广众之下这样的亲密举动确实让王源不好意思,但现在明显的是王俊凯在蹬鼻子上脸,故意逗他了。王医生常年胜券在握,岂容他人打趣,虽说王俊凯有气势压迫,但王源也不是什么柔弱之辈。

他停下后退的脚步,一脚踩住了王俊凯的脚尖迫使他停下,一手捧花,一手抓过王俊凯的皮质腰带用力拉向自己,仰头就吻了上去。

“王俊凯,认识你之前,我好歹也是直男一个。千钧一发,手起刀落,从来没有犹豫过。”王源边吻他,边反击:“我怕什么?怕你吃不消!我敢做什么?没有什么我不敢的!”

从惊讶,到欣赏,王俊凯笑意渐浓。

“很好,但愿一会儿你也有这样的勇气。”说完就拉着王源上了路边的一辆黑色轿车。

王俊凯进去买花后,秘书就开着车停在了这里,等看到他的王总和曾经一起在山区做公益时的外科专家如此相待时,小李的人生观和世界观都被重新洗礼了一遍。

这个外科专家,是条汉子,连大家敬畏的王总都能降住……

但他很聪明,一句话都没有,一脚油门向着王俊凯的别墅驶去。之所以能做王总的秘书,就是能够在关键时刻审时度势,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别墅从一层到三层灯火通明,玄关处凌乱地扔着两双鞋子,外套毛衣衬衫袜子散落在旋转楼梯上,卧室里已泛起氤氲水气。

急切,激情,旖旎。

直到半夜,已经洗完澡的王俊凯围了浴巾又重新推开了浴室的门,隔着玻璃,纤长的身躯若隐若现在朦胧的水雾里。

王源转头就看到发间还滴着水的王俊凯边走边解了浴巾。

“还来?”王源不可思议地问。

“你不行了?”说着眼光故意在王源的胯#间流连,嘴边一丝坏笑,欺身上前。

王源瞪了他一眼,似不服,似挑衅,“你趴好试试就知道了!”

看在王俊凯眼睛里,这个时候,什么钢铁男子汉都变成了风情万种,他低声诱惑:“王源,你这是勾引我……”

王源一听,顺手就掐了他一把,眨眨眼睛,计上心头,“王俊凯,你秘书还在不在?”

“干什么?”

“让他替我跑趟医院,我有一个私人手术刀,就在……”

“王源,还有什么你不敢的?”王俊凯贴着他吻了上来,“怎么,要谋杀亲夫,还是要玩s#m?”

“我说过了,没有什么不敢的。”王源把他推在了墙上,幸灾乐祸:“你没有说上战场不许带武器,对了,还有缝合线。”

“韩齐曾经说你是小烈马。”王俊凯摩挲着王源后脑的发际。

“小烈马?”王源佯装思索了一会儿,一只手伸到后面摸了一把王俊凯的臀#部,“有那么弱?”

王俊凯挑眉,钳了王源的后颈,“果然很烈!”

……

清晨的朝阳刚刚透过窗帘洒向卧室,王俊凯就听到安婕在楼下喊他:“凯哥,凯哥,今天周末,你总该休息了吧,我们去郊外骑马?”

管家担惊受怕地拉着安捷坐到沙发上:“安小姐,稍安勿躁,您先等一等吧。”

“等什么?以前我都住凯哥对面的房间,怎么今天我还不能上楼了?”安婕说着就任性地甩下管家往楼上走去。

王俊凯刚好开门,就撞上了安婕,他揉了揉安婕的脑袋笑道:“小妮子,这么毛毛躁躁怎么给安阳做总监?”

安婕一听就挎住了王俊凯的胳膊:“凯哥,你最近忙什么呢,都不陪我。管家还不让我上来,莫非你金屋藏娇?”说着就不甘心地从门缝向卧室瞧去。

王俊凯叹了口气,终究是要告诉安婕的,不管她能不能接受。于是拍拍她的肩膀说:“下去等我们吧,一会儿一起吃饭。”

安婕捕捉到了那个“我们”,她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顿时一慌,趁机绕过王俊凯笑着推开了卧室的门:“凯哥,我来帮你收拾卧室吧!”

王俊凯没想到她能会这样做,一时没拦住,安婕已经停在了床前。

王源还未醒,被子堪堪盖了腰腹一带,雪白的背和两条长腿都暴露在空气中,隐隐可见几个吻痕。王俊凯快步上前,扯过被子把王源盖了个结实,只剩下了一颗脑袋。

砸下来的被子带着风把王源吵醒,他翻了个身,悠悠醒来。

安婕还没有从眼前的状况中反应过来,就被王俊凯拉了出去。

王源只看到了两个人的背影,等他穿好衣服下楼的时候,就见王俊凯冷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安婕哭哭啼啼地站在他面前,一脸的委屈。

看到他从楼梯上走下来,两个人的目光同时投向了他。

“吵醒你了?”王俊凯起身向他走来,“还好吗?”

王源摇摇头,笑了笑:“没事,这是什么情况……?”他看向安婕。

安婕愤愤地看着他:“你在做什么,凭什么在凯哥的房间里,你有什么资格,凯哥是我的,从小到大都是我的!”

王俊凯忽然惊讶地回头看她。

王源顿时明白了,这不是安婕第一次无礼地闯入他们的卧室,不是第一次这样质问他。不过看王俊凯的样子,是不打算隐瞒什么。还有安婕的心思,恐怕王俊凯也没想到她会突然这样表白,不,也不是表白,是理所当然地占有。

“你喜欢王俊凯吗?”王源忽然发问。

安婕这才意识到自己一气之下的口误,一直以来她太过自信,今天也只不过把心里话说出来而已。

“喜欢又怎么了?凯哥一直对我很好,和我哥哥还是朋友,你又算老几?”安婕一点女孩儿矜持也没了,只剩下了大小姐的优越感和霸道作风。

太没礼貌了,王俊凯皱着眉走到安婕面前,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王源拉住了。

“不准喜欢。”王源对安婕说:“他是我的,他喜欢的是男人,是我。所以你不能喜欢。”

安婕正要继续指责他却突然愣住了,她没想到还有比自己更霸道的人。

王俊凯却一改之前的不快,轻松地抱臂坐回了沙发上,乐滋滋地看着王源。

王源太了解安婕的飞扬跋扈了,第一次在医院见面,就能对自己哥哥的救命恩人指手画脚冷嘲热讽,他本来无意与安婕有什么交际,但是既然关系到了王俊凯,还是说清楚为好。况且,安阳是个不错的人,有这样的妹妹也真是头疼。

“不管你和他曾经关系有多好,但是王俊凯喜欢的不是你,安小姐,你一直这样霸道无理,难道就没有碰过壁吗?还是说闯了祸都是王俊凯在你后面收拾烂摊子?”王源并没有带什么指责的语气,只是心平气和的说明,“不管是王俊凯,还是什么人,什么事都好,谁都没有义务去忍让你,宽容你,指责谩骂不能服众,要靠自己的实力赢得你想要的东西才有说服力。”

安婕被说得哑口无言,还从来没有人这样不留余地揭穿过她,但是王源说得又不无道理,好像句句都是针尖,扎了她的七寸。

可是安婕怎么是轻易服输的人,尤其是面子上。“我不管凯哥喜欢男人还是女人,我偏要喜欢他,你能把我怎么样!还是你会有危机感?”

王源忍不住笑了,他慢慢走到安婕身边,低着头看她梨花带雨的脸颊,不管她故作成熟的紧身长裙,还是精致的棕色卷发,安婕,在感情方面,就像一个还未长大的孩子。王源突然明白了王俊凯对她像对妹妹一样的宠爱,但安婕总要成熟起来的。于是,他像王俊凯一样,伸出温热修长的手,揉了揉安婕柔软的头发。

“等你搞明白了爱情是什么,才会遇到那个对的人。在爱别人之前,要先学会爱自己,不然你总会是受伤的那一个。王俊凯和安阳,他们爱你,都不希望看到你受伤。”

安婕听着不自觉地陷入了沉思,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听一个“情敌”对自己说教,但是王源的手掌温暖,语气诚恳,眼神笃定,她有一种错觉,眼前这个男人,其实并没有把她当成情敌,反而在真心为她着想。

安婕转身看向王俊凯,王俊凯对她点点头,安婕突然转身跑了出去。

王源摸不清了,难道自己话说的太重了?

两个人追着安婕出去,没想到安阳已经拉住了他。

“你来了。”王俊凯打招呼。

安阳冲王俊凯眨眨眼睛:“小婕可是第一次从你这哭着出来。”

王俊凯无奈地笑笑,王源向他打了个招呼,“安阳,是我……”

安阳一手搂着安婕,眼光在王俊凯和王源两个间来回流转,心领神会地一笑,“我就知道有这么一天,”然后他低头对安婕说:“他欺负你了?”

安婕反而摇摇头,有些无地自容。

安阳哈哈一笑,捏了捏安婕的小脸,“以后又多一个哥哥,不好吗?”


安婕便委屈又可怜地望向王俊凯,“凯哥,你真的喜欢男人吗?”


王俊凯走下台阶,替安婕擦了擦眼泪,“小婕,从小到大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妹妹,我不对你好,还对谁好呢?但是王源是我喜欢的人,以后对他礼貌一些好吗?”


安婕低着头,像下定了决心,“王源……他……其实很好。”


“以后有事,他也会帮你的。”王俊凯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傻瓜。”


安阳带着安婕道别以后,王俊凯这才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王源一番,调侃道:“我是你的,不准别人喜欢?”



王源脸一红,解释道:“逗小孩的,别当真。”

“可我当真了。”

“那就当是真的吧,好饿,可以吃饭了吧?”王源摆摆手向着餐厅走去。

王俊凯几步追上,一把扛起王源就向着楼上走去。

“好啊,走,吃饭去!”

“王俊凯!”王源拍打着王俊凯的背挣扎着,“你秘书到底给我送不送手术刀啊!”

“刮胡子可以,威胁我,免谈。”






————end







*其实有点不自信,毕竟隔了这么久,就算从头撸一遍,也怕有些东西不连贯不一致,但是要交代的事都完成了。写的不好,但总算没有弃坑。





评论

热度(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