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宝

爱吃爱玩小可爱

否命题 30

七月流火:

30


王源回医院报道了,带回了一批医学资料还有与当地医院合作的医疗项目,院长笑得合不拢嘴,直夸王源后生可畏,项目就交给了他来主持,王源升了职,本来的胸外科主任顺利升迁,王源成了星海最年轻的科室主任。

大家都嚷着要王源请客吃饭,王源本不想张扬可是又躲不过,最后还是请大家痛痛快快地吃了一顿海底捞。等各自说了再见,许茜像往常一样留在了王源身边。

“今天开心吧,王医生,哦,不,主任!”许茜毫不矜持地搭了王源的肩,嘻嘻地笑着。

“我看你吃的很开心。”王源敲了她的脑门:“别拿我开玩笑了。”

“哪有玩笑,我是真替你高兴,认识你那天我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今晚大家都是真心为你祝贺的。”

王源也只是任由许茜扯着胳膊往停车场走着,并没有看出多么开心。

“其实我也没有想那么多,院长这个决定很突然,一旦有了头衔,事务性的东西就会多起来,占用很多时间……”

“比起升职你更喜欢在一线,认识这么多年我能不知道吗,但是王源,你这么优秀的人不应该只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医生,人都是在改变在突破的,咱们前主任不是说有了更大的平台就可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

王源点点头:“这个我知道,所以接受了啊。”

“王源,除了工作,你有没有想过在其他方面也该做些努力,去突破自己?”

王源不明所以:“什么?”

路灯下,许茜第一次表情显得不那么自信:“你就想这么一个人生活下去吗?”

王源停下了,本来平淡的脸上忽然闪过转瞬即逝的无奈:“顺其自然吧。”

许茜没再说什么,从包里拿出了一条格子羊毛围巾给王源戴上,换上了微笑:“升迁礼物,不能拒绝哦。”

王源先是一愣又乖乖地站稳了,任由许茜给他打理。

“还说我呢,你不也是这样吗?”王源说。

许茜忽然看向他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可最后还是换成了一句:“也就……顺其自然吧。”

王源点点头:“走吧,我先送你回去。”

一辆白色的车子行驶在高架上,车内却十分安静。许茜看起来虽然一脸平静,但却没有之前那么健谈了。王源却因为她之前的那句话陷入了沉思。昨天虽然喝多了,但他还记得王俊凯那句话“羽毛虽轻,却落在了我的心里”,要放弃谈何容易。他之前不理解汤羽的为情所困,现在却感同身受了,如果现在有人说“你要放弃王俊凯”,只想想,王源就感到心头的钝痛了。

送了许茜,王源便调转了车头,高架桥边连续不断的灯光在快速行驶中连成光线,似乎在深夜里悄悄地做了引领,就像跑道两边的旗帜指挥着已身在局中的人向着他梦想的终点奔去。

王源的车停在了王俊凯别墅门外的公路上。

初冬的郊外寂静无声。

王源下车熄火,抬头望见这里除了路灯就再也没有其他光亮了,整栋别墅沉睡在黑暗里。

腕表上的指针指向了11:35。

太晚了,王源此刻才感觉到自己的冲动与疯狂。

在许茜问他你是不是就想这么一个人生活下去的时候,也许就有了这个想法,他忽然很想见到王俊凯。

虽然,也没有什么可说的。王源找不到深夜突然造访的理由。他靠坐在了车头前,夜里的空气很凉,风吹动枝头稀稀疏疏的叶子,也吹散了大衣里仅存的一点温暖。

王源拿出手机,在通讯录“王俊凯”那一页犹豫了很久,最终点开气泡发了一条短信。“我们主任升职了,我接替了他的位置,今晚请同事们吃了海底捞。”平淡自然,又迟疑了很久,才点了发送。他想不到还有什么事值得他在半夜里去打扰王俊凯,似乎只有这么一个可以拿来当做理由的事情,虽然王源觉得这并不值得庆贺。

又等了一会儿,没有回音。王源看了一眼别墅,把手机塞回兜里,捧起手哈了一口热气,坐回了车里调转了车头。



王俊凯醒来的时候在蓝绿的二楼,7:00,过一会儿要上班了。他揉了揉太阳穴,刚想放下手机就看到了一条信息,是王源。

这个名字多少是让人有些激动的,但还在微微作痛的太阳穴提醒着他昨晚为什么醉在了蓝绿。

他答应了王源,要放弃的。那天夜里,靠在酒吧墙边单薄的身影像一颗刺扎进了王俊凯的心里。每每想起,牵扯出的疼痛都让王俊凯告诫自己一遍,不要让他尴尬和难堪。

王源现在愿意像朋友一样去交流工作上的事,应该值得庆幸了,善良如他,自己也该把握好度,尽量让他觉得舒服一些。

“祝贺你。”删删减减,最终只留了这么三个字,王俊凯就起床洗漱了。

“你不休息一天?这衣服,你哪来的?”韩齐顶着一头乱毛上厕所,看到已经收拾妥当,一身精英打扮的王俊凯,惊讶地说。

“秘书送过来的,他在外面。”

韩齐摇了摇头,搂了他的肩:“企图用忙碌赶走失恋的痛苦吗,兄弟。”

王俊凯嫌弃地甩开韩齐的手,下楼去了。



王源盯着手机屏幕上的三个字看了很久。不是面对面的话,他感觉不到这三个字的温度,他能想象到以往的王俊凯笑着说出这几个字,顺便加一句“我请你吃饭吧”,是这样的,以往王俊凯的一定会说一起吃饭庆祝一下吧。可是,这次不一样,王源觉得这三个字是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甚至还带了些敷衍的意思。

王源忽然感觉到他和王俊凯之间不一样了。确切地说,是王俊凯对他不一样了。之前的亲密无间,无话不谈,甚至悬崖上生死之交的情意,随着那天晚上的谈话,渐渐淡了,变得疏离了,变得尴尬起来。

王俊凯是怪自己多事,还是看透了自己隐藏的心思。终是招人厌了吧,虽然王俊凯已经留足了面子。本以为他说会试着放弃应该庆幸的。可是,喜欢这件事情,远比王源想的要复杂得多。他有些焦虑,握着手机的双手也变得潮湿了。从来没有感觉到过这种患得患失的情绪,但王源还是假装淡定又不失面子地回复了:谢谢。

昨晚的疯狂,就此结束了。

一个星期,不冷不热,一直如此。

王源觉得自己就像是雷雨天还沉在水底的鱼,过低的气压让他闷得喘不过气来,他焦虑地撞来撞去却始终撕不开一条口子得以喘息。

最终还是给汤羽打了电话。自从他去国外,汤羽就搬回了自己的家,因为工作的原因,两人也没了每天混在一起的时间。

“怎么了,王源儿?”

“王俊凯这几天有没有找过你?”王源问。

“没有啊,你找他有事?”

果然。王源迟疑了一下,“也没什么事。”

“今晚我有事,明天一起吃饭吧。”汤羽似乎在忙。

“好,你忙吧。”王源大概能猜到汤羽是去找谁,所以在即将挂断前,他还是问了一下:“汤羽,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你都会这样主动争取吗?”

电话那头突然安静了下来,汤羽似乎在思考,过了一会儿,他说:“王源儿,如果你喜欢了一个人,一定要让他知道,不要等待,不要守护,不要用'他幸福就好了'来麻痹自己。他若喜欢,你便留下,他不喜欢,你想方设法也要离开。”

“就这么简单?”王源忽略了汤羽对主语的转换,因为他这句话,太让人惊讶了。

“就这么简单。”汤羽笃定地说,“就像我说希望你幸福一样简单。”

“好。你忙吧,别喝太多酒,注意安全。”

“嗯,好。”汤羽嘴角边的苦涩又渐渐漾成了一抹笑。

王源挂了电话,坐在诊室里盯着眼前的笔筒一动不动。

要说吗?说了也许会像汤羽说的那样,连朋友也没得做了。但是不说,现在他和王俊凯的关系,似乎也没好到哪去。

思考间,王源听到了敲门声,一个小护士笑着走了进来。

“王医生,我是住院部的护工。”

“你好,有什么事吗?”王源礼貌地站了起来。

“前段时间有一位王先生腿部受伤住了vip病房,今天新的病人入住这个房间时发现了一张遗落的卡片,有同事说之前的王先生跟您是朋友,所以,我想也许你能帮我们把这张卡片转交给他。”

王源接过卡片翻开,确实看到落款处签了王俊凯的名字。

“好,我会转交给他的。”

“那真是谢谢你了,王医生。”小护士脸微微有些红地摆了摆手,“那我先走了,”

“好,谢谢。”送走了人,王源拿着卡片坐在灯下仔细看了起来,roseonly?王源不明白这代表什么意思。但看卡片末端有一行浅浅的字,像是装饰。

“一生只爱一人。”王源读了出来,忽然觉得整张卡片都滚烫起来,拿着卡片的手也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一生……只爱一人……

这样的决心……王俊凯……

这是告白的信件吗?又像是花束里的卡片,可是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会丢在医院里,如果花是在医院里当面送过的话……王源想起了他离开医院那天,韩齐和汤羽一起来过,所以,这张卡片其实是被丢弃了吗?

究竟发生过什么,在他离开的这些日子里。王源想不明白了却看着那个醒目的二维码出了神,扫一下的话,应该也没有关系吧?

王源心口开始扑通扑通跳了起来,就像窥探别人秘密一样,有些紧张又有些心虚。

信号不太好,进度条爬了很久,每多一秒王源都更紧张一分,不知道这个会刷出来什么,如果只是一个官网,虽然失望那也放下了,如果是别的什么……

终于页面刷开了,温馨的背景上面,只有几个字。

“王源,许个愿吧,我帮你实现。”

王源看着这几个字定住了,手指边涔涔的汗把卡片也浸湿了。竟然,竟然是自己的名字。

这是送给自己的吗?roseonly是一束花吗?那么,一生只爱一人……

王源有太多的疑问,太多肯定了又否定的想法,让他的大脑混乱不堪,但腿脚已不听使唤地向着停车场走去。摁下启动键的手都是颤抖的,车头迅速调转直向着王俊凯的别墅奔去。

同样的位置,同样灯光,同样的风景,王源想起了前几日遭遇的冷漠,但想要知道真相的迫切让他顾不得那些难堪,也许只是一个误会,也许只是为了欢迎自己从山区归来并没有什么特殊含义,也许……但是王源握在手里的手术刀从来没有犹豫过,就算今天刀锋朝向了自己,毫无反抗之力地躺在了无影灯下,也好过诟病埋在心底成了一碰就痛的隐疾。

随着管家进了大厅,就看到王俊凯穿了宽松的白色毛衫和同样宽松的灰格裤子正从二楼的旋转楼梯上走下来。在大厅温柔纯白的灯光下更显温暖又高贵。

“王俊凯。”王源上前几步,手里捏着那张卡片,发现自己的嗓音都是沙哑的。

“王源,你怎么来了?”王俊凯快走了几步到他面前,一只手捂上他的肩头,触手一片冰凉,“怎么只穿了衬衫?”

王源这才发现自己走得匆忙,大衣和围脖都丢在了医院。他感受到肩头掌心的温暖,却不敢贪婪。

“王俊凯,这张卡片,是你的么?”王源举起了那张已经让他捏到变形的卡片。

王俊凯接过来翻开看了看,有片刻的沉默,他想起了那天王源不告而别的决绝,眼睛里瞬间没了刚刚因为王源的到来死死按住的惊喜。他把卡片随手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弯腰给王源倒了一杯热水,递给他时触到了那双冰凉的手。

“暖暖吧。”然后又拿起在沙发旁叠好的薄毯给王源裹上,让他坐在了沙发上。

王源低下了头,“你……不必刻意装作和以前一样,我知道我们……”

王俊凯也坐在了沙发上,离王源有一段距离。

“王源,你知道,我从来不是强人所难的人,这么久了,我以为你已经慢慢习惯了我的存在,慢慢接受了世间这种特殊的感情,但是,没有想到,你还是让我放弃。不是太久我不愿意等,是我不想让你难堪,因为你说了,这让你很难过……这卡片……都过去了,不说也罢。”

王源像是听懂了,又像没有听懂,他放下了水杯,“不行,卡片的事必须说。”

王俊凯靠在了沙发上似是无奈。

“我以为你会和医疗队一起回来,就订了一束花,想要送给你,没想到我们在医院门口等医疗队凯旋的时候,你已经在飞往国外的飞机上了。”

“我……我那是……”王源低下头来,有些惭愧。

“我知道,你不用解释,是我太鲁莽了,以后不会了。”

“那……花呢,枯萎了?”王源抬起头。

“怎么会,那是永生花。”王俊凯笑了笑,“秘书喜欢,拿去给他女朋友了。”

“是……什么样子的?”

“你还记得山神庙雨后的彩虹吗?”

王源点点头,不只是彩虹,还有那时的晚霞,那时认真许愿的王俊凯,他都记得。“王俊凯,你当时许了什么愿望?”

王俊凯忽然看向了他,眼睛里满是温柔,可是过了一会儿,他意识到自己失态,立刻收敛了眼光。装着无所谓地调侃:“果然向神仙许愿这种事是不可信的,还是不提了吧。”

王源眼神也暗淡下来,“那花……就只是为了欢迎我回来?”

王俊凯点点头。

“那上面写了……一生只爱一人……”

王俊凯像是做了一番挣扎,终于靠近了王源,像往常一样揉了揉他的头发:“你不要有负担,王源,这件事与你没有一点关系,我们就还是像在山里那样,可以同吃一碗饭,同用一个盆洗脚,都没有关系,等我调整好了,我们……可以做朋友的。”

王俊凯越说,王源赶来时的一腔热忱越发没了温度,好不容易生出了一丝希望又一点一点坠落谷底。

他突然站了起来,薄毯也从身上滑落,“王俊凯,那打分呢,还算吗?你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分?”

王俊凯也站了起来:“你还记得?”

“当然记得。”

“也好,你说吧,我也好知道自己差在哪里。”

“没有什么加减,王俊凯,从来都没有加减,就是一百分,一直是一百分。”王源微微扬起脸,看着他。

王俊凯忽然笑了:“你总是这么直接,王源。这发好人卡的技术一点都不高。”

“人这一生会遇到许多来来往往的人,但是满分的人不用下车,这是你说的。”

王俊凯有些不解:“你……什么意思?”

王源似乎在纠结,又像是给自己打气,反正话已至此……

这时,靠在墙边的立钟忽然响起,沉静的夜里,古铜色的钟摆有规律地敲击,沉重的声音仿佛敲着王源的心脏,一下一下,有力而霸道,仿佛在催促着什么。

王源忽然走近了它,伸出右手握住了钟摆,整栋别墅都安静了下来,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他转过身来问王俊凯:“那卡片里的话,还作数么?”

“你看了?”王俊凯走向他。

“对,我看了,还作数么?”

王俊凯点点头,诚恳地望着他,“作数,什么时候都作数。”

“那你听着,王俊凯,我知道我这么说,会让你很意外,甚至觉得恶心,或是卑鄙,但我就是这样一个人。这些日子,我像个胆小鬼一样把自己藏起来,是因为我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我控制不住,就像你说的,羽毛再轻也落在了心里,比羽毛更柔软的地方,所以那区区鸿毛也成了沉重的烙印。我希望你放下,是因为不想你难过,我想陪你喝酒抽烟,是想留在你身边。但是,我怕我再不说,就没有机会说了,哪怕你讨厌我也好,瞧不起我也好,都无所谓,即使百般求证都已落空,但我还有一个许愿的权利不是吗?”王源忽然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可是眼神却是让人无法忽略的坚定,他走近了王俊凯,抓住他白色毛衫的领口,微微仰起头:“我的愿望是,满分的人不许下车。”

王俊凯被迫靠近了他一步,眯起的眼睛里仿佛暗藏了汹涌的波涛:“王源,你这样,是故意让我误会么?”

王源非但没有后退,手上用力王俊凯便又近了一分,开弓没有回头箭,刀尖已扎在了心瓣上,哪有退出缝合的道理。鼻尖几乎贴近鼻尖,王源依旧直视着他的眼睛:“王俊凯,我喜欢你,不管你放不放的下汤羽。我从没想过我会是一个同性恋,但是,我喜欢你。你讨厌的话,就狠狠给我一拳,我绝不闪躲。”

王源仰着脸,闭上了眼睛,承受一拳的力量,他早已做好准备。

藏匿在深色眼眸中的浪涛忽然如海啸般汹涌而出,王俊凯的眼睛如同揭开了掩盖整片夜空的纱雾,巨大的震撼与惊喜再也无法按捺。灯光下,王源坚毅而又白皙的脸庞,毫无防备,他一手猛然搂了王源的腰,将他撞进自己的怀里,有力手掌托住了他的脖颈,一个热烈的吻扑面而来,挤走了本就稀薄的空气。一步一步狠狠地攻城掠池,仿佛此刻就要把王源整个人揉进骨子里。

王源的后背撞在了钟上,惹得钟摆又开始当当地敲击起来。但却掩盖不了王俊凯送进他耳膜里的那句话。

“没有别人,王源,我喜欢的从来都是你,只有你。”










*完成使命,呼~


职位因为不懂所以瞎编的。

评论

热度(1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