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宝

爱吃爱玩小可爱

【虐/巍澜】情动(完结篇)

咖色小画:

大学教授沈巍(普通人)+重案组组长赵云澜


(ooc预警!)


前情提要:赵心慈赶来解救两人,沈巍手上的炸弹依旧没有解除,赵云澜该何去何从?


----------------------------------------------------------------------------------------




赵心慈冷眼看着已经被摁在地上拷上手铐的王向阳,不咸不淡地说道,“为了一个意外,赔上自己的青春和未来,值得吗?“


 


“一个意外?哈哈,你说得倒是轻松,因为你所谓的意外,一个家庭支离破碎,从此天人永隔,原来在你眼里,竟是如此微不足道吗?!“王向阳充血的眼睛仿佛要爆裂开来,他死死地盯着赵心慈,似要把他的脸盯出个洞来。


 


“如果是这样,那我确实,欠你一句对不起,但是,那只是我该做的。“赵心慈的态度谈不上傲慢,但也丝毫没有王向阳期望的那样痛哭流涕,后悔莫及。


 


“哈哈哈哈哈哈!杀了人,如果说声对不起就可以了,那还要警察做什么?这辈子,我报不了仇,那就让那位沈教授,跟我一起陪葬吧!看看你的儿子,是不是可以这么大度,一句对不起就可以忘记一切!别忘了,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才害他最爱的人死的!“


 


赵心慈的表情明显扭曲了一下,但很快便恢复了镇定,用充满威严而又低沉的声音说道,“说出解开炸弹的密码,我可以考虑请法官给你减刑。“


 


“不可能,除非我死!哈哈哈哈哈哈……”


 


经年的仇恨如同一把利剑,伤人的同时也会重伤自己,此时的王向阳就像是一个伤痕累累的野兽,正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


 


后面的对话,赵云澜没有再听下去,周围的声音仿佛都消失了,耳旁只剩下沈巍呼吸时沉重的声音,他什么都不想再去想,只是伸手搂紧了自己最在乎的这个人,轻手轻脚地扶着他送上了车的后座。


 


“快去医院!”赵云澜几乎是气急败坏地,对驾驶座上的楚恕之吼道。沈巍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病情又严重了,刚上了车便又剧烈地咳嗽起来,赵云澜眼见沈巍咳了几口血出来,呼吸变得又短又急促,整个人因为高烧而打着寒战,赵云澜不得不将他的身子搂入自己怀里,心疼得看着沈巍的发丝在眼前颤抖着。


 


如果只是身体上的伤病,赵云澜愿意请个无限期的长假,好好陪在沈巍身边,直到他痊愈为止。但是现在,事情却没有这么简单……


 


赵云澜看着沈巍手上那个像是智能手环的东西,上面的显示屏一跳一跳地显示着一串乱码,看上去好像是一个咒语,诅咒他和沈巍永远都不能在一起,不然为什么只是想拥有一天安稳的日子都那么难?


 


车窗外的景物快速地向后方掠过,赵云澜茫然地看着怀里的爱人和窗外这个美好而又冷漠的世界,是啊,如果没有了沈巍,这世界如此美好,他却再也不能和最爱的人分享,这世界如此冷漠,即使少了一个人,地球还是会继续转下去,而他的世界却从此不一样了……


 


赵云澜现在脑子很乱,和沈巍相识相知的画面一点一滴浮现在眼前,他终于想起了属于他们的一切,却只能含着泪笑着,为什么?老天爷要让他在这个时候想起所有的一切,让他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么爱沈巍?


 


 


 


 


 


17:18分,龙城医院


 


沈巍被确诊为急性肺炎加严重失血,还好送医及时,没有生命危险,输液后,高烧便退了不少,人也清醒了些。


 


赵云澜拉着林静在病房外商量对策,他眼看着赵云澜在他面前急得团团转,都快把他给转晕了。


 


“到底怎样才能把那个东西拆掉?”赵云澜咄咄逼人的脚步直接把林静给逼到了墙角。


 


“除非输入正确的密码,否则,强行拆除只会加速爆炸……”


 


“那现在还剩多少时间?”


 


“刚刚我看了一下,还有不到两个小时。”林静摇着头叹道。


 


“两个小时……两个……小时?”赵云澜简直无法相信这样的事实,原来还以为来日方长,没想到,他和沈巍剩下的时间,竟然只有不到两个小时。


 


“赵组长,要不,你们俩单独谈谈?我再去想想办法……“林静面色沉重,言语间似乎委婉地表达了你们赶紧道个别吧这样的信息。


 


难道所有人都觉得没有希望了吗?


 


赵云澜绝望地用拳头砸向了墙面。


 


收拾好凌乱的心情,赵云澜把沮丧的表情伪装在一副笑脸之后,开心也是一天,难过也是一天,如果真得要道别,也应该开开心心的才是。


 


病床上的沈巍脸色十分苍白,嘴唇也没有半分血色,见赵云澜进来,似乎用尽力气才挤出一个笑,故作轻松地说,“云澜,我想带你去个地方。”


 


赵云澜很清楚,这个手环炸弹虽然爆破范围不大,但在医院这种地方,终究是不合适的,沈巍大概是在为自己找个死得其所的地方吧,还没等自己开口,沈巍已经拔掉了手上的针头,颤颤悠悠地下了床,赵云澜赶紧上前扶住他的身子。


 


“走,去我们第一次相见的地方吧,真正的第一次。”


 


 


 


 


18:25分,龙城宜兰路十字路口


 


这里是一条十分偏僻的路,就是那天晚上,在这里的路旁,见义勇为的沈巍遇见了年轻正义的他,两颗悸动的心从此找到了最深的羁绊。


 


深秋的傍晚,风也已经有些刺骨,赵云澜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沈巍身上,听他诉说着内心深处的那些话。


 


“云澜,你知道吗?其实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了。”沈巍轻启嘴唇,用轻得仿佛随时都会飘散的声音低语道。


 


赵云澜知道沈巍说这番话意味着什么,沈巍这人太过隐忍,爱一个人这样的言语,只有死亡才能逼着他说出来,赵云澜心里不好受,只能用温暖的拥抱去替代内心的千言万语,听着他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如世上最美的音律一般。


 


“我们再次相遇的那天,在龙城大学,你来跟我打招呼,我其实很高兴,我本来以为,这辈子不会再遇见你了,可是命运还是跟我开了个玩笑。“沈巍轻笑了一下,仿佛也不太习惯说这样深情的话,”我本想着,如果再次遇见你,我一定会先向你走过去,跟你说声你好,但是那天,我却逃避了,我没有鼓起勇气给你一个拥抱,早知道,应该那个时候就告诉你,我等了你很久了。”


 


赵云澜的肩膀开始颤抖起来,他舍不得,舍不得沈巍就这样离开。


 


“云澜,我好像从来没跟你说过,你是我生命中第一个和最后一个爱上的人,我希望,你可以……你可以记得我,但是,我又希望你忘了我,过好你自己的人生,这样……这样的话,我就能安心了。”沈巍有气无力地笑了笑,似乎在给自己短暂而又平淡的人生做个总结,再过一小时,可能他就再也说不了这样的话了,留赵云澜一个人在世上,总觉得有些遗憾。


 


“你别再说了,林静一定会有办法的。”赵云澜拥着沈巍的手又紧了紧,眷恋地嗅着沈巍身上熟悉的味道,“如果真的,真的解不开这个炸弹,那么我,直到最后一秒也不会放开你的手……“


 


“云澜,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爱过,就足够了。“


 


两人对视着一笑,赵云澜突然觉得,无论生死,自己都可以放下了。


 


 


 


 


18:55分


 


距离手环爆炸设定的时间还剩下最后五分钟……


 


 


 


 


 


一年后


 


又是这温暖却又有些寒意的秋日,傍晚时分,正是一天的工作和学习结束的时候,龙城大学门口聚集起了各种人,匆忙开始了属于各自的夜晚。


 


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男人,正倚在一辆颇为拉风的越野车旁,脸上戴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墨镜,却像个小孩般攥着棒棒糖舔着,画面看起来十分不和谐。


 


“这位帅哥,你在这里做什么?是龙城大学的学生吗?“几个胆子大的女生看这人有意思,便准备搭讪结识一下。


 


“怎么?我等人不可以吗?哦对不起,我已经有心上人了……“那人说话的口气比这外表更令人摸不着头脑。


 


几个女生好像在笑这个人奇怪,三三两两地出了校园。


 


远远地,从教学楼走出来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年轻男人朝着他挥了挥手,抑制不住脸上的喜悦。


 


“沈巍,你下课了?“


 


“嗯,今天讲了基因工程的课,学生们好像还不太理解,回头我得重新调整一下课程内容……“


 


“今天就不要那么劳模了吧,这可是我们正式在一起的一周年纪念日!走吧,去吃火锅吧!”


 


那个名叫沈巍的男人低头笑了笑,满眼尽是宠溺。


 


“还好那一天,我们猜中了王向阳的密码,他会用自己父亲的忌日做这个密码,也许是想用来纪念那一天,自己的人生轨迹彻底变化了吧?“摘下墨镜的男人笑得很灿烂。




赵云澜搭上沈巍的肩膀,两人一起上了车,向那未知的远方出发。


 


一年前的智能手环永远地停在了18:59分,一年后,两人新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


完结啦完结啦,感谢一直以来追看的小伙伴们,谢谢你们的支持让我竟然能写出这么多字来,可能会有番外之沈教授的日记本,不过最近比较忙会更的比较慢,我们新文见!(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摸沙雕小漫画了我会说吗?)

评论

热度(670)